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焚给 廖晏民兄


金梅子

呜咽的素车

一辆接着一辆

      开出

抛散的冥镪

一把又一把

     飘落

走到这悲怆的人生终站

生命的另一起始点

近了


来自於土让它回归於土

白手而来亦须空手而去

涤尽世俗尘埃

留取纯心一片

融入

另一层次

更广阔 更清净的空间


生命之旅连绵无尽

人生仅是

游乐场中

回旋木马的游戏

玩倦了 就该走人


“晏民兄

该走时

您就走吧

该去的地方

尽管去

眼前的道路

肯定

不比人间险峻!”


注:2002年,华文解禁,我蒙棉兰《华商报》诚邀,投入报社工作。首次召开编委会时,我在座中认识了一位慈眉善目,文质彬彬的长者,他就是廖晏民兄。晏民兄为人忠厚,诚挚,个性善良,对工作认真负责,我很尊敬他。他家住得较远,来报馆工作要转两趟公车,但每天清早都是第一时间签到,从来风雨无阻。我们文友个个都谈得来,大家分工编报,合作愉快。可惜后期我因一场大病离职,辗转来到耶京,彼此间的交往也就疏远了。昨日阅报惊闻噩耗,抚今忆昔,感慨万千,遂提拙笔写感一首,以资悼念。

(2007年7月稿于耶京)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