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咖啡座聊天

金梅子


读报随笔

国与国之间的恩恩怨怨,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包袱,每日充斥报刊,身为升斗小民,一早在咖啡店喝茶聊天,聊够了,各自离开寻饭碗,政治头头们的斗智游戏,不容我等小人烦心。

遍遍在今晨,咖啡座又热闹喧哗,大家扯开嗓子,争相谈论着一则要命的新闻。 原来台独“头头”李登辉的政党,最近竟带了他的爪牙们携妻带子,远赴日本去参拜“国神社”,向那一批残杀他数百万同胞,还企图并吞他国土的二战甲级战犯献殷勤。哈巴狗似的丑态,令人看了作呕,台独“爱国人士”的虚伪面貌,又一次在世人面前表露无遗!



台政党主席苏世强在参拜完“国神社”后大刺刺地说:“在历史上,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意思是说,不止他参拜“ 国神社“是对的,就算今日日本所有的二战屠杀行为;或在中,韩干下的惨绝人寰,伤天害理的滔天罪行,都没有罪,它之所以成为罪,是因为他们战败了,如果是赢的话,就可以成其为王。

这一歪理,台湾东风电视“解码陈文茜”节目主持人陈女士愤愤地骂:“我听了蛮气的!”

其实谁听了不气?杀戮了自己同胞,奸遥了自己的族群,焚烧了自己的家园,还要强占自己的土地,这些人居然还软骨蛇一般,千里迢迢地赶赴日本去参拜“国神社”,向甲级战犯叩头敬礼,向狰狞的杀人魔赔不是。

陈文茜之后感叹说:“苏世强带着太太去,还有女的前任立委也去,那些女的为什么不留在日本当慰安妇?那些男的为什么不做军头?”

说得对,要讨好主子,就该以身作则,作些牺牲,这才能表现出自己的“坚贞”,“伟大”,与对二战军阀们死心塌地的投诚。



时至今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似乎仍不避前嫌,坚持要选个“吉日参拜他的“国神社”。

他说:“这是他的个人信念,与首相职务无关,别国无权干涉!”

当然,人各有志,自己要的,谁也阻挡不了,小泉何必太动气?

身为首相的他,大权在握,也许可以依靠当前的气势左右自己的内政,甚至不惜开罪盟国,伤害友帮的感情,这是他的自由。

不过,在大是大非之前,如果要推说:一切所作所为不代表国家,那就说不过去。至少,龙袍还是披在他本人身上。



这是一则感人的新闻。

一位九十一岁的日本老兵多立太郎跪在“七七事变”发生地北京卢沟桥畔,为自己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罪行向中国人民谢罪。

我从来很少流泪,但看了这张照片,我的眼泪溢腔而出,禁不住盖起眼睛,向这位可敬的老兵敬礼!

就连日本老兵都会忏悔,都懂得思过,而我们受尽欺凌的炎黄子孙,却甘于挺着丑脸,哈着腰,向可恨的敌人恭身献媚,多麽无耻,多麽可笑!




笑谈“稿费”问题


文人谈稿费,就犹如主妇话家常,总有发不完的牢骚。

这个问题不止圈内人敏感,就连圈外人听后,也会感慨连连。在印尼,当个职业作家不容易。

其实何止不容易?简直是“行不得也哥哥”;其实岂止在印尼?全世界许多大作家,都有“得天独薄”的凄凉感受,这不容否认!

笔杆摇它一辈子,最讲究也只能摇出微名来,有名那有利?

各行各业都有专才,重重专才都能专业,唯独作家不行,写作只能当“零食”。

所以我说:发明“儒商”这个名词者确实是个大天才。他知道:唯有集儒与商于一身,才能发挥“光合作用”,才能亮出灿灿光芒,所谓“钱做胆,饭做力”,没胆又没力,文人能干什么?!



稿费问题,的确是个“问题”,文人自鸣清高,羞於启齿,心里即使不满,也不敢太伤和气。

这问题虽也偶而被人提起,但一直都未被重视。办报刊赔钱嘛,有什么办法?大家既然发心走在一起,就应该“有钱赔钱,无钱赔力”,有难同当,同舟共济。 文学既然无法“商品化”,那就只好当成“施舍品”,换取来生福报。

其实说文人出不了头,也不尽然。我虽孤陋寡闻,也知道地球上至少有个 瑶,,有个金庸,有个古龙,还有个爆“诺贝尔文学奖”冷门的高先生。他们都是此中幸运者。

金庸,古龙,我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所以无法请教“致富秘诀”。不过,六,七十年代席卷全球的“武侠小说狂潮”搜空了武侠迷们的钱袋,这几位大作家,想不发达都不行!全球有分量的大作家不在少数,能冒出来的又有几个?这说明什么?

佛说:“前世因,后世果”,前世不种,今世那有收成?

看来,要怪,还得怪自己,与人无尤。



在某次座谈会上,又有文友提出稿费问题。

其实这问题,永远存在着问号。暂时(或永远)无法维持平衡。

如何解决“民生问题”,是长期来困扰人心的“结”,“结”解不了,文人始终无法“扬眉”,只能“吐气”。

因此,座中有外国文友提议说:“向社会募捐,存一笔款用於补贴稿费,意即”一稿两酬”。

他还说:“这麽一来,收支不平衡的局面就能迎刃而解,而写稿人也可用此买油买米了……!”

这建议似乎很有“建设性”,当场就有好心的外国文友支持,慷慨地捐出一千元美金“开路”。

看了这情景,我心头涌起一阵哀伤。可怜的印华文人,真的已处于穷途末路了吗? 姑且不谈“骨气”问题,若长期伸手手受援,就算不磨损印华文人的脸,也肯定会引来外界的非议声,请问这白眼,谁受得了?!



我写稿写了几十年,从来很少拿稿费。少年时期不用说,只要习作能发表,赔上头颅都行,还敢提稿费?那是不自量力,不知死活!

之后成年,在一份大报涂鸦。蒙老编错爱,发给了些稿酬,高兴得要死。可惜棉,耶两地相隔千万里,当时的汇款工具又不发达,乘飞机去领更不合算,故而,平日不缺钱用,也就懒得去动它。让它自生自灭,以后有便人赴耶,才一网打尽捞回来。

近年好多了,处处投稿都有稿费,而且包寄,十分方便。(莫非来到极乐世界?) 稿费虽不多,不够买饭,却够买烟。抽烟能寻求灵感,灵感能写成文章,文章能变成稿费,稿费又能买烟……,相互循环,生生不息。

所幸有烟,文人才能思潮如涌,创作不歇。文学作品才能源源出炉。应该感谢香烟与稿费:“香烟万岁,稿费万万岁!”




笑眼看人间


社会越来越复杂,人心变得愈败坏。许多看似济世救人的行业背后,往往都掩藏着一段丑恶的尾巴。制假药,就是一个严重的例子。

药是治病用的,没有病,谁去买药?而病者一般对医药都很外行,这就给存心不良者制造机会,以鱼目混珍珠自肥。病人在医院花掉大笔“冤枉钱”,正感彷徨无计,走到最后,却被假药给误了生命,谁会死得瞑目?

虎毒都不食子,身为“高等动物”的人类,居然没有良心,难道这些人的良心都被野狗衔走了?白花花的银子在他们眼前一晃,竟比“道德”更可爱?过去,我曾在一家中药铺买药,见药包上印有两行醒目的大字:“制药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句话,直到今天还清清楚楚地印烙在我的脑海,每一谈起,内心就激动不已,心里真敬佩店主人的正直厚道(当然,我们希望这不会是违心的广告)。 人间真的太污浊了,“悟者”见了,谁都害怕。而我们“迷者”不幸被轮回到这世间来,一双肉眼看不到宇宙真相,还以为蛮自在,蛮好玩的。

我从来不搞“迷信”。但我酷信真理。佛法正是窥探真理的载舟。人类坠落到这一步上来,迷失了本性。为满足私欲,什么坏事都敢干,这正是不屑于亲近佛法的缘故。



人心是个无底洞,难怪佛会说:“其大无外,其小无内”。

得到“大”的人,越大越不满足,越不满足就越追求,越追求就越疯狂,越疯狂就接近毁亡……,这是物极必反的道理,世上有好多例子随处可见。

台湾的过气总统陈水扁家族近日惨遭媒体爆料,揭露黑钱的去向问题,几乎“诛连九族”。他老兄一定想不透,自己八字长在皇帝头,堂堂一条“小龙”,怎么会突然变成“小虫”?

其实,当他躲在法律隙缝干坏事的时候,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是,至少还有一个“人”可以看见他,这个人就是他“自己”(他的良心知道他在干坏事)。佛无处不在,故而,我们不论做什么坏事,都得先问问良心,良心告诉你不可行,你就千万不要勉强行,行了肯定会造业!



金钱挂帅的商业社会,一切都以“孔方兄”马首是瞻,能赚大钱,固然是好事。然而,钱赚得太多了,往往会忽视亲情,损毁了廉耻,道德……也就很可悲。刚刚听说陈水扁因贪欲几乎导至“家破人狂”的问题。今日看报,又见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兄弟又为了争夺天然气开发权而闹翻了脸。人,怎么总是贪得无厌?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财迷心窍的财主就像一只蚕,懂得吐丝织茧,却反将自己牢牢束缚,可怜!



我说:“人是善忘的动物!”

你不信?

你若一身辉煌,腰缠万贯,就是打个响屁,也会有人称赞;你若不幸“蒙主宠召,断了呼吸,马上就只剩下三天好日子过。

排场再热闹,也只是“排场”;广告登得再多,也只是“广告”。只有他人紧张,你自己不知道!

躺在比人情还冷酷的殡仪馆,你会真切地感受到:什么是财?什么是利?什么是情?什么是名?……,这一切一切,都是虚幻。

尤其:三天过后,你庞大的财产会从自己手中丢失;一月过后,你的名字会在他人口中“失传”;两月过后,你的影相会在他人记忆中模糊;一年过后,你曾经煊赫过百年的“臭皮囊”,亦将在泥土中消失……

何必执著于现有的一切?钱赚够了,就应该看开放下。人活一生,也不容易!

(2008年8月稿于耶京)




笑看人生一局棋


人生犹如一局棋,众生都是棋盘上的棋子,棋子分黑白,棋界分阴阳,两相对峙,水火不容。

这两组棋子,都有共同的通性,就像反向的磁铁一样互相排斥,互相对立。虽说这其中也有一些中和的棋子(如“士”)安守本份,不为世俗所染,但战鼓一歇,同样都得乖乖认命,回归本位。

其实,胜之也好,败之也好,待得百年后看清真相,必然恍然大悟,这多难的人生,原来竟是一场怪梦。

真的,何必去争?何必去斗?



棋盘上,“将”有将的威仪,“马”有马的骁勇,“炮”有炮的威猛,“相”有相的坚贞,“兵”有兵的忠诚。

之所以会有战争,总离不开统治者的好战。

为了一己野心,驱动全军拼搏,可怜无辜的小喽罗,至死还在抱怨:“到底是,为谁千古为谁亡?”

除却野心家的挑拨,整盘棋子平平稳稳,何劳动气?



一场大战对垒下来,胜败不分,算是和局。

能和解,是件好事,大家握手言欢,化干戈为玉帛。

笑容挂上脸庞,互相说句客气话:“还是你强,佩服,佩服!”

“不,不,不,承让,承让!”

彼此谦虚礼让,气氛愉悦安祥。

问题是:和局之后心不服输,又再磨拳擦掌,重新摆下决斗棋局,则和与不和,那有两样?



大战后的沙场,到处兵车马乱,尸骨横陈,惨相丛生。除了“头头”们躲在最安全的指挥部狂吼之外,其他前线战士死的死,伤的伤,早已溃不成军。

每一场棋局中,“将”,“帅”总是最安全的,喽罗就不行,该忠,该义,还必须乐于捐躯,才能胜任。

我心想:要是这些“头头“们都有勇气效西方牛仔独当一面,将自己的“野心”与“性命”拿出来当赌注,那麽,一枪就可解决的问题,就不必连累大众。

问题是:权力越高,越是“守身如玉”,全球“棋局”不都一样?



棋局摆开,难免一场混战。

胜之也好,败之也好,史册永远只为“头头”留名。

香的也好,臭的也好,那有喽罗的份?

千百年来壮烈牺牲的小喽罗数以亿万计,请问:“谁人识荆?”



要是有一天,世界能够大同,人心都能向善,“人”吃“人”的社会就能蜕变,而这千古不变的棋谱才有可能改写。

可惜,地球是园的,它方不了,正不了。

棋局何尝两样,人又何尝两样?




笑眼看文坛


目前报刊杂志林立,稿源缺乏,是印华文人“发稿财”的大好时机。

於是,有人对我说:“拼你的老命,尽量多写,不分青红皂白地写,废食忘寝地写,写多了,不但财源广进,还可以扬名!”

反正,有稿万事足!

他还说:“物要尽其长,人要尽其能,有机会不抓紧,就是文坛大傻瓜!”

也确实,稿费积多了也是一笔小遗产,子孙都会感恩,嘿嘿!



有道是:“不管是白猫,花猫,能捕老鼠的就是好猫!”

邓公一句话,改变了中国一穷二白的贱命。

可见,懂得中国文化的巧妙运用者,一针可以见血。

但若说:“不管是废稿,滥稿,能填篇幅的就是好稿!”,那就不见得,读者不会没有眼睛!



有个卖炒饭的朋友对我说:“干我们这行,不能赚大钱,生意好时炒不多,没生意时喝西北风。”

我告诉他:“我们摇笔杆的何曾两样?需要买香烟解瘾时,灵感偏不来,不合读者口味,还得碰钉子!”

但是,我还是安慰他:“卖炒饭没销路可以吃自己,摇笔杆灵感不来只能干着急!” 比一比,还算他强!



多写少阅读,作者像短途客车,永远在两地巡回,写得再多,不见进步,没有用。 多阅读少写,作者像个跟车员,虽是识途老马,却是不懂开车,空握笔杆,写不出东西,也没有用。

少阅读少写,作者像犯便秘的老头,努红了脸,粪便还在肛门徘徊,想排排不出,更没有用。



写稿者自称“爬格子动物”,格子虽不多,但耐心地爬,慢慢地爬,爬久了,也能爬出一些微名来,成一些气候。

身为写作者,每写一篇文章都须龟步爬行,凭实学,凭毅力。实地实修,一点取巧不得!



外人看“168”是“一路发”,轻轻松松,自自在在;文人看“168”是“一路爬”,又苦,又累,又寂寞。

但愿明天会更好,文人也可以出人头地,爬出一个春天来!



有道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莫笑穷人穿破衣”。

目前文坛不景,“生意”难做。懂方块字的文人难求,君不见,就连我们这批七老八十的“存货”统统派上用场,都还不够分配呢。

货源奇缺,供不应求叹奈何?十年风水轮流转,是机遇?是运程?文人因势利导本可以抬高身价,值得庆兴。

问题却是:穿一袭破衣,吃一碗稀粥,纵然是个巧媳妇,也一样羞於见公婆。 这社会,左看右看都是势利眼,叫人胆寒!



写文章改用笔名,为的是作者谦虚,不想出风头。

有人爱写骂人的东西,目的当然也一样——不想露出卢山真面目。

其实,写匿名文章用个假笔名,有时也是蛮可爱的。它有保护色,不但可以护主,还可以暗箭伤人,用它的人更可以躲在一旁窃笑,兴灾乐祸。

其实,这正是“王八”的本色——可伸可缩。知廉耻的文人,不宜效仿!



写讽刺文章拥有两种功能:有人感觉它香,有人感觉它辣。

感觉它香的人会拍手称快,产生共鸣;感觉它辣的人就像误咬小辣椒,连舌头都会吐出来,十分难受。

可笑的是有些人疑心生暗鬼,不是送给他的小辣椒,却遍遍咬进口里去,能不辣得难受吗?




笑谈传宗接代


生之为人,为了传宗接代,必须结婚。结婚,意味着生命中加多一重束缚,这束缚有时像条彩带,绑在人生的道途中,多彩多姿,甜甜蜜蜜。有时又像沉重 的镣铐,痛苦 背负一辈子,就是想摆,也摆不脱。

故而,有人当它是天堂,有人视之为地狱。

绕是如此,人到青春时期,总会经历一段“制梦”的日子,这段日子充满暇想,也充满 美好希望,人人都希望能配个好伴侣,恩恩爱爱地度过一生,然而,理想终归是理想,到得头来,仍不得不承认命运。

乘坐时间的列车,箭一般飞驰过去,许多迟疑者因此失去婚缘。

其实,抓得住的就紧抓,抓不住的也不必抱怨,因为,草率得来的爱情,也很可能是导至你痛苦一生的悲剧。



新潮流的发展,造就了一批叛逆性青年,这些人崇尚自由,思想不愿受约束,多以“单身贵族”为荣。他(她)们自力更生,独享其乐。

我有一友人K君,50出头,还是不想成家,问他为甚麽迟迟不结婚?他笑而不答。

论经济,不成问题,看容貌,也称英俊。为甚麽不结婚?家长比谁都焦急,可他悠哉游哉,虚度着日子。

有一天,在无意中,他对我泄露了内心的秘密。

他傲然对我说:“我不结婚,但我有好多女朋友,这些女朋友有房产,有高职,收入多,不必我供养,我们是浪漫夫妻,又是好朋友,谁都约束不了谁。”

我听后膛然,神仙般的日子,也难怪他会乐不思蜀,视婚姻为“困笼”了。



若仔细观察,妻子有好多种类型:

有些妻子是壮胆用的,坏蛋来敲诈,自己躲起来,穿由妻子去挡灾,再凶的坏蛋,也不敢动手打女人。

有些妻子是当衣架用的,大庭广众间,穿得花姿招展,逢人就炫耀:“这是我老公进口的时装,种类繁多,快去选购!”

有些妻子是媲美用的,社交上,打扮得珠光宝气,丈夫有头,她就有脸。

有些妻子是珍藏用的。寄放在“瑞士银行”,对内对外都严守秘密,需要时才拿出来用一用。

有些妻子是当保姆用的,家里有老人,孩子又特别多。整日逢头垢面,就只懂得照顾好家庭,料理好家务。从来任劳任怨,这种妻子登不上大雅之堂,但在这社会上百不挑一。娶到她的男人福报无穷。

有些妻子是……

总之,如数家珍,不一而足。



有人说:“成功人士的背后,必然有个女军师。”

他们口中的女军师,当然指的贤内助,可见,精明老婆的潜在力,不容忽视。

她可以为你献策,“将”别人一棋,让白花花的银子,哇啦哇啦地流入你的银行户口;她可以与你共担风险,帮你度过事业的难关,对你关心,给你勇气;她更可以冒着生命的危险,为你制造“遗产继承人”,不必担心庞大的财产,会落入别人的口袋。

有贤内助而不懂珍惜,就犹如家里有口油井,不懂开采,十分可惜。



忠贞的妻子,即使一贫如洗,饿扁了肚子,也会在人前打饱呃,替丈夫遮羞。

不忠的妻子,即使无所欠缺,还会口口声声抱怨丈夫不如人。

有道是:“人比人,气死人”,往上比,永远都比不到头。

欲望是个无底洞,站在地球上,论名誉,论地位,论财产,谁又比谁强?

娶错弟二类妻子,就算气她不死,也会被她气死!




笑谈天体活动


据报导:台东一家民宿日前举办“天体活动”,有几十个“性开放”者参加,其中有九名是女性。一位行为艺术者对此还十分赞赏,他夸赞女性终于也懂得了“解放自己”。只是这些人担心隐私被曝光,还大骂混进来的媒体人员“不道德”。

既然有勇气在众人面前“剥光猪”,又十分欣赏女性“解放自己”,这人何必顾面子;既然自己也在败坏道德,又凭什么骂媒体不守道德?

我倒想问:这群举着非法旗帜高喊“性解放”者,在坑害别人的同时,是否也考虑过将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统统先脱个精光以身作则?


广州一知名学生网站大谈黄色“性经验”,导至网友不满,提出异议。该网站一位“家庭教育指导中心”的刘老师却坦言:“当代学生性早熟已经是个现实问题,一味采取回避,杜绝的态度也不甚可取。”

如果连正当的“性教育”与“败坏道德行经”都分不清。这位“教育家”也该自我检讨了。

怪不得,近年来学校频频发生教师性侵犯小女生的事件,原来神圣的教育界,居然还存在着一些卑鄙无耻的豺狼呢,家长当心呀!



陈水扁这回真的扁了,再也膨胀不起来了。这一位气数已尽的落水总统,想再“咸鱼翻身”,显然已不可能。

亚扁当初若有自知之明,何妨当个清廉的“公仆”,备受国人尊重,自己风光,家人也有面子,一生活得光彩。

然而,人,总是最可悲的动物,不管读多少书,行多少路,一旦被名利攻心,就很难把握得住自己。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悔之晚矣,悔之晚矣!



台湾讲“民主”,而“民主”却失了控。每一回开会,都有好戏上演。一群饱读诗书的文化痞子爬上讲台,高跟鞋满场飞。还自承是维护党的过硬角色呢!

重了民主,却轻了法制,真够可怜。这些名实不符的“知识份子”频频在电视上出丑,不知是护持台湾呢还是糟蹋台湾?

丢人,真的丢尽国人的脸!



听说:“红衫军”又在磨拳擦掌,准备发动攻势了,这一回,是否有能力板倒比顽竹还难拗的亚扁。大家拭目以待。

道高一尺,必然魔高一丈,也是道理。但,真要去怪,还得先怪被台湾当局宠坏了的“民主”政权。

所幸,“英雄的石像”建得再宏伟,也须靠千万块小石头将它垫起,石头放手,石像就会坍塌无存。

群众的力量是不容低估的!




笑谈晦涩诗


晦涩诗很难看懂,正因它难懂,文坛就出现种种看法。

“看得懂”的人会说:“要理解新潮诗,不难!学诗就好像学英语,初初听洋人说话,听不懂。听了几十遍,几百遍,最后终于理解了,能和洋人交谈了。学看晦涩诗也一样,要有执着的精神和耐心,看它一遍不懂,看百遍,百遍看不懂,看千遍。再看不懂,勉强自己去懂。最后,必然能融汇贯通,进入虚无飘渺的“内 心世界”,去感受晦涩诗的“精妙意境”。

是不是这样?很难说准。灵魂不过,细细想开来,也不无道理。君不见,不是 也有许多通灵人能用天眼观察第三次元空间吗?这些看似虚幻的东西,我们常 人肉眼是看不到的,甚至不被承认的,可它确实存在呀。

所以有人说:“你看不懂,不一定别人也看不懂”;“你看不到,不一定别人也看不到”。

这也许是悟性问题。难怪郑板桥会说:“难得糊涂”。哈哈,真的难得糊涂!太认 真了,反而害苦自己,讨人厌,做人应该圆滑!

另外,看不懂“晦涩诗”的人都说:畸形文学发展到今天,已经迷失了“本性”。 想接受它,就必须能包容它;“百花齐放”它; 开只眼闭只眼去同情它。要不然, 你就干脆闭起眼睛不去“关心”它。否则,一定觉得很憋气!

说得有道理,不过,如果自己不是同性恋犯者,那有可能迎合同性恋者的变态心 理,去同情他们,甚至帮他们摇旗呐喊争取合法自由?

不过,人心到底很复杂,为了洁身自守,虽然大部分人都看不懂,却谁都不好意 思说:“不!”。只为免伤了和气!就好像名人写的难登大雅之堂的书法;名画家莫名其妙的的杂志封面;名文学家的诗文;名流为应酬硬着头皮买下的展览品……。再再都令冷眼人看了窃笑?

法律讲究“人权”。西方传来的“渣滓”在一小撮人的意识中产生腐化作用,然后绘声绘影地帮着推广,辩护。这并不奇怪,问题是:承传了五千年的正统中华文化究竟还要不要脸,我们可怜的,懵懵懂懂的下一代子孙会不会成为疯狂年代激流下的牺牲品?能不流泪?

(2009年6月1 日于耶京)




笑眼看人间


“微软”创办人盖茨在电视节目访问中表示:“将于退休年间将全数财产捐赠给慈善基金会,一分钱也不留给自己的子女。”

这位“微软天皇”前些时慨然捐出半数财产的善举,曾经轰动一时,引为美谈。今日再度口出“狂言“,当然更令人不可思议。

我觉得,盖茨的”出世”思想深不可测,不是一般常人可以理解的,这与当年释佛出家同出一辙。

人生在世,首重金钱,金钱越多,声望愈重。一般常人就很难摆脱它的诱惑。有些人追逐一生,越追越疯狂,甚至年纪很大很大了,仍然看不开,放不下,浑身充满铜臭味。还有些人更贪得无厌,不惜埋没天良,以种种昧心手段将别人的财物占为己有,自己还认为了不起。

当然,“金钱非万能,没有金钱万万不能”,钱不够用,很苦恼,钱太多了,更苦恼。各个阶层都有不同的感受。

人生苦短,要活得轻松,自在,活得有意义,就该摆脱金钱的桎梏。盖茨是聪明的,他的智慧高于常人,他看清了这一点,因此选择了全身而退的哲学,将自身的福德保住。



台法院近几年来对一些袭胸,摸臀,舌吻等强制猥孰亵案,因犯罪时间不超过十秒钟而被判无罪的法规。令民间妇女团体深感荒谬。

我们认为:妇女们不必气愤。何妨鼓励丈夫也出来吃些“合法豆腐”。别忘了,执法者的妻女也是女人,不服者都可依法施些“毛毛手”,随便摸一摸,十秒钟也够用了。

嘿嘿!我说:“白鼻仁兄”有福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美国法律开始承认同性恋,令年轻“同志”大大解放,就连八十岁的老妇也公开登记,结为爱侣。

和一般人一样,我当初也认为怪异。人心变态了?连法律也变态了?之后想开来。倒认为这些法律好像也有些道理,最低限度法官们是眼光老到,看清了将到来的人口膨胀,粮食短缺的危机。让同性恋合法,正是推行“节育”的绝妙良方。 这个“发明”将来可以推展至全球,不必节育,人口都会大大束减。只是,“挚友”这名词就会被忌违,同性朋友不要太接近,否则会被疑为“同志”,真丢人,不是麽?!




三言两语


小孩玩玩具汽车,你抢它,它会痛哭。

成年人玩大汽车,目的在于摆身份,显威风。

玩的同样是“汽车”,身份不同,意境各异。

生之为人,不论成人也好,孩童也好,对这“世间玩具”,也都一样痴迷,一样执著。



有人沉迷于财富,将名誉地位充当“叠木游戏”,叠得越高,贪性越重,永远都不满足。

有人明心见性,看得透世间名利地位仅为玩物,故乐善好施,广种福田,不求回报,活得清净自在。

人生短短几十载,不懂得利用天 的福报多做好事,就犹如皇上恩 了百吨大米,施又不舍得施,吃又吃之不尽,带又带它不走,到头来,只好眼巴巴地任其腐烂,白度一生,十分可惜。

有道是:要想得到天上的,就须舍去地上的!

这句话,值得深思。



不管是贫,不论是富,想做善事,人人有份。

有钱,你就出钱,无钱,你就出力。

公公平平,平分秋色。

不过,却有两个公而不平的共识:(一)出钱者摆在台前,出力者搁在幕后。(二)有钱者出“脸”,没钱者出“手”。



会议中发言,有钱者声如洪钟,无钱者气虚声弱。

真没想到,这人体的混账丹田,居然也和主子一样趋炎附势,可笑!



有钱的“白丁”,有资格当“名誉董事”,没钱的“学究”,只配“普通文员”。

有人问:“学问值多少钱一斤?”

我回答:“取一具最轻最轻的天平秤一秤!”

变态的社会是颗大秤铊,平衡不了它。



就因有个肉身,你才有烦恼,有晦气。

长得不漂亮,怨天;财富不如人,骂地。

试试抛开这具臭皮囊,这世间的“玩具”,对你就毫无诱惑力。



要交朋友?不难!

利用“鱼肉”作饵,要钓多少有多少。

所幸的是:并非人人都爱吃“鱼肉”,也并非人人都是没有脑筋的动物。

分得清黑白的还是大有人在,稍感安慰!



有人是个好人,他其实是坏人;有人是坏人,他其实是好人。

杀人放火的江洋大盗,当他和爱慕的女友沉迷于爱河的一刻,或抱着他刚出世的婴儿兴奋地亲亲时,他此刻的心情最是纯真,最是净洁,他其实是个好人。拜佛吃素的居士,当他朝佛像礼拜,口中虔诚祈求:“菩萨好心,帮我画张符,顺顺利利将假药卖出去!”。他此刻的心就是恶心,他其实是坏人。

好人坏人,端看人心。这世界,处处都是大谎!



佛门修行有两类信众:

一类像长不大的孩子,一生都在求福,求寿,求姻缘,求庇护。佛不在,就好像没有安全感。

另一类像独力自主的孩子,他不向外求,只听佛教,忏悔消业。

他相信,身外无法,佛在自心。




读报随笔


只要是人,都长有一张嘴,只要是嘴,90巴仙缺德。搁开其中10巴仙不谈(它也许受戒,也许是哑巴),10巴仙以外,那就不敢恭维。

早两天看报,获悉:加拿大尊贵的国库部长艾尔国又错用了他的口,发表了一些歧视华裔的言论,引起群情激愤。

我有时真恨造物者,为何要在人类完美的头颅上制造一张要命的嘴巴?要是没有嘴巴,人人以手势沟通,就可以减少许多争辩,抗议,流言,蜚语,这世界肯定宁静太平。而加拿大的部长先生,当然也就不必灰溜溜地赶写道歉函了。



中国国共和谈,举世腾欢。连宋这两趟和谈之旅,不单缓和了两岸僵持了数十年的格局,赢来世界的掌声,同时也将一路来执迷不悟,企图分裂求荣的台独份子逼向死胡同,痛快!

陈水扁脚踩两条船,彷徨不能定位,将来两船合一,肯定会将亚扁压成簿饼皮。 亚扁已够扁了,千万不要再扁下去!



中国是块神奇的国土,中国人是实现神话的英雄,翻看五千年历史长河,它缔造了多少神奇事迹?出现了多少盖世英豪?化多少“不可能”为可能?

两岸统一,是历史移交下来的使命,这使命必须完成,而且必须在我们这一代完成!陈水扁走与不走,都得朝前移步。否则就会被人潮踩在脚底下,成为新时代的渣滓!



在“民视”的银幕上,我看到一位白衣老伯在嘶声狂喊:“我不是中国人!”

不是中国人,那是什么人?我觉得奇怪。

仔细看他,有张“黄色的脸”,分明是如假包换的炎黄子孙。可他矢口否认,硬说他不是中国人。而且说得“壮壮烈烈,视死如归”。

我心想:既然不是中国人,那该是台湾人吧?但,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不要自欺欺人。

这世道真的变了,有些人明知自己是娘生的,却昧着良心,不认亲娘,可悲!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