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狸猫换太子

晓星

那是一个迥然不同的黎明!

犀利的阳光像一把利剑,劈开了迷蒙的夜幕,也一并把她的心剖成了两半:一半留在印度尼西亚,另一半则跟随着出国深造的儿子乘坐的航机飞到了西半球。

在那一段失落了半颗心的日子里,她只觉得这恬静的世界似乎乱了套:鸟儿的歌声是那么刺耳,蝶儿的舞姿是那么碍眼,连晨风也失去了往日的温存,吹在身上使她感觉到说不出的烦躁,总之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觉得不顺眼,不顺耳。唯有手机一响,哦,像魔术一般,一切都改变了。这世界就唯有在手机里响起了远在西半球的儿子的声音的那一刻才显得光辉灿烂、朝气蓬勃!

可是,这日夜期待着的声音却有一个星期没出现了。她打过去的电话也总接不上。这些天里,她的心里像揣了只兔子似地咚咚跳着。

她天天找邻居诉说,诉说她的担心和思念。终于,今天她再也坐不下去了,开了门,尽往人多的地方走去。只有人多的地方她才觉得心里踏实些。

巴刹必然人多,人多碰见熟人的机会也多。

“阿姨,好久不见。看你脸色?”

她恍恍惚惚地瞧去:似曾相识的一位妇女,乌黑发亮的卷发在脑后盘成了一个别有风韵的高髻。水灵灵的大眼睛上的柳叶眉向上耸了耸,表示招呼。

“噢?”她一时之间想不起是哪一位。

“哎,你脸色不对,恐有灾难?”

“噢?”她木然地又“噢”了一声。突然,她回过神来,抓住了那妇女的肩膀急促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儿子?”

“对呀,你儿子不是在外国读书吗?他多天没给你打电话啦?”

“是啊是啊,他怎么啦?”

“他眼下就有大祸!就在今晚!我懂得貌相掐算。你印堂泛黑,眼神失色,幸好你先生福星高照佑着你,有惊无险,当可平安无事,可是你儿子就成了替死鬼罗。”

“那要怎么办?怎么办?”她即刻慌了手脚,心想怪不得老接不通电话。

“办法是有,但天机不可泄露!”

“我求求你,求求你把办法说出来吧。我?”她几乎就要下跪了。

“哎,也怪我自己多嘴。好吧,我就传你一招,但是,你要先发誓,不许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先生在内!能吗?”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上的柳叶眉挑战似地向上耸了耸。

“行行!我现在就发誓:皇天在上,我要是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就不得好死!”

“你现在就回去,把你所有首饰和私房钱全部带出来。我在这里等你。记住!先放进一小盒子里,再用一张旧报纸包好,然后在上面贴上一张红纸,放进黑色塑胶袋提出来就行。我和你作法。替你儿子消灾挡难。快去快回,记住对谁都不能说,否则,法术将不再灵验。你儿子今晚就没命了!”

像被催眠一般,她真的不理会家中老公疑惑的询问,匆匆提了装着她所有首饰和金钱的塑胶袋来见那个妇女。

接过了塑胶袋的妇女在前头走,她就像影子般地在后头跟。在巴刹里转来转去,最后转进了一间庙宇。那妇女把塑胶袋往神桌上一搁,点燃了一把香,分一半给她,然后就和庙宇内的许多善男信女,轮流在各个神座前又是跪拜又是磕头地膜拜。

拜毕,那妇女将桌上的塑胶袋交回给她,郑重嘱咐她七天之后才可以打开!嘱咐完毕,她仿佛见到那妇女和那位听她诉说过的邻居打了一下手势就匆匆离开了。

就像梦醒了一样,当她回到家后才突然觉得事有蹊跷。她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把首饰金钱交给一个陌生人?一个陌生人怎么会知道她的儿子在外国读书,还知道他多天没来电话?还有从不拜神的那位邻居怎么会突然在神庙内出现?

她连忙提起了塑胶袋,噢,怎么会那么轻?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