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女佣与手机


金梅子

女佣西蒂回家过年,回来时带回一具手机。

她说:这是她姐姐要她买的,家乡离耶城太远,彼此联络不方便,有手机就可以经常联系。她还说:姐姐告诉她,电讯局特别优待,晚上10时过后可以不收费。她每晚都与家人谈天,心里特别高兴。

也的确,有几回我午夜上洗手间,都会听见佣人房里传来西蒂的谈笑声,她显然都在熬夜长谈,可惜所说的土语,我一句都听不懂。

外子得知西蒂玩手机,对我警告说:“你须留意留意,看有好的女佣就再请一个回来,西蒂做不长久了!”

“怎么说?”我有点茫然,西蒂在我家工作两年,一向都很尽职,今年回乡过年,为了挽留她,我还答应加工钱,她听了很高兴,原本放她两周的年假,她竟然不到十天就赶回来了。

我对外子说:“西蒂的工钱比一般同行都高,我们待她也不错,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则她是不会离开的“。

外子摇摇头,肃然道:“这丫头整天玩手机,连午夜都不放下,我跟你打赌,她绝不是跟家人谈天,跟家人那有讲不完的话,对方一定是她私下的男朋友,你得提防点!“

我不信:“你别乱诬人,西蒂很少出街,那来的男朋友?“

外子冷冷一笑:“信不信由你,手机讯息特别多,想找男朋友,还不容易,我是担心她交上坏人!”

近年手机市场泛滥,售价便宜,人手一具已非奢侈事。西蒂用自己的钱买手机,我当然没有理由反对,只是有时看她一边工作一边夹着手机况况长谈,小声讲大声笑,也挺气人的,偶而说她两句,还不高兴呢。

现在的女佣多是“皇太后”。稍一不如意,就满脸阴翳,不想工作。在这青黄不接的月份,介绍所难觅工人,想找个女佣顶替还不容易。为了息事宁人,我只好哑忍。

至到有一天,堂妹从棉兰来耶城探亲,顺便到我家玩几天。一天下午,她突然压低声音问我说:“西蒂跟你工作多久了?”

“快三年了!年年回乡都说不想再回来,不得已加工钱安抚,现在的佣工流动性很大,一般都做不长久,真气人!”

“您要小心,西蒂与男朋友聊天,说的话还真肉麻呢,一个女孩子,这脏话怎么说得出口,我听了都脸红!”

堂妹自小在乡村长大,对土语很熟。当然,西蒂是不会怀疑她在偷听的。

“真的,她说些什么了?”我好奇地问。

“你想知道?”堂妹神秘地一笑:“算了,不说了,现在的女孩子已不懂得什么叫廉耻,怪不得常会发生失身事件,都是咎由自取!”




一天中午,我从外面回来,远远就看到铁篱笆门半掩,门外杳无一人,心中暗吃一惊。是谁打开了门?是谁跑进了屋子里?

我加快脚步跑进篱笆,刚想关上门,西蒂大喊着从对面奔过来。

见我有怪责之意,她连忙抢口说:“我刚刚出去,一下子就回来……”

我朝对街望去,对面的小花园边站着两个中年男子,一胖一瘦,面孔黝黑,大约30来岁光景。

我望着他俩,他俩也尴尬地望着我,脸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人是谁?”我冷冷地问。

“他……他是我朋友……”西蒂嗫嚅说。

“进去吧!”我说:“家里没人,以后不可乱开门,碰见坏人怎么办?”

“是……”

西蒂见我不高兴,也不敢多说什么。我心里有气,却不能对她大声谴责。

这之后,西蒂似乎较有顾忌,玩手机也不敢太过公开,只是每逢午夜上洗手间,我还是可以听见佣人房里传来西蒂的笑语声,真是死性不改。

时间转瞬过去两个月。有一天,西蒂对我说,明天他表哥结婚,母亲要她回去参加婚礼,她想请假一天,后天就倒回来。

反正家里工作也不多,参加亲戚的婚礼也是正经事,我当然不会反对。为了表示祝贺,我还特地买了块蛋糕让她带回去当礼物。

第二天一早,我送西蒂到车站,在离站时我无意间望向反照镜,忽然看到一个中年男子走近西蒂,正低着头和她交谈,由于人群拥挤,我也不能停车太久。只是在我的潜意识中,总觉得这中年人背影很熟,就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似的。之后走了一段路,才恍然想起,这岂不是那天在家对面见过的西蒂的男朋友吗?

糟糕!我心里吃惊,西蒂和这伙人在一起,会不会出问题?

回到家里,思绪万千,总在担心西蒂会被坏人拐带,她虽已不是小女孩,但在我家工作,我总须负些责任。

果然,要担心的事终于出现了。第二天,西蒂没有回来,我打手机也没回应。再等一天,还是不见影踪。外子开始不耐烦,连连催我打电去介绍所报失。

我说:“再等多一天看看,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的东西没带走,总是要回来拿的!”

谁知,往工人房一看,四壁空空如也,衣物一件不剩,这狡猾的小狐狸,竟然在走前作了妥善安排。她肯定是乘我外出之便,将衣物交外人偷偷带走。

外子气得发抖,马上拨电话去介绍所。所里人也很吃惊,答应协助调查。

谁知,一个星期过去,介绍所里回复说:“西蒂家人反应冷淡,显然也卫护着她,你试查查看有什么东西被盗走,有证据我们可以将她拉回来,交警察处置!”

这显然也在推诿责任,我们能说什么?不过养虎为患,这样的工人再倒回来,我们也不可能再要了。

所幸靠了朋友介绍,新工人一周后就上门。

这小女孩叫丽娜,15岁。长得清清白白,高高瘦瘦。

我心想:年纪小些不成问题,比较容易管制。

为了让她有个思想准备,我特意将西蒂所发生的事警告她,让她心里有个戒备。

她听了一直在笑,对我说:“西蒂真傻,这男人很可能是有妻子的呢!”

“你怎么知道?”

“我朋友刚碰见一个,跟他私奔了三个月,被骗走了所有的银行存款,手机,金饰,最后发现是有两个妻子的!”

“结果呢?”

“当然分开了,钱被骗光了,两个前妻一直来捣乱”

“你也玩手机吗?”我问她。

“玩啊!”她回答。

“你也有男朋友吗?”

“有啊!”

“是家乡的男朋友?”

“城里的!”

“谁介绍的?”

“我买手机卡,卖卡的人介绍的,很多……”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西蒂很少出门,却能交到许多男朋友了。 社会越来越复杂,人心越来越败坏,我真替这些无知的小女孩们担心。

(2008年7月稿于椰京)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