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迁坟记


金梅子


祖母去世近30年,该迁坟了。迁坟也叫”取骨”,客家人管叫”检金”。父执辈对这传统习俗看得很重。

早在5年前,弟妹们就有此建议,打算为祖父母取骨火化,与已故亲属们供奉在一块,以后扫墓就很方便,不必像今天东西南北满山跑。只因种种原因,这建议一再拖延,结果就拖延到如今。

祖父原本葬在“广东义山”,60年前政府发布征地条例时,被迫取骨搬迁到这里。我们家穷,没有选择的余地,结果就被分配到一家“大户人家”的屁股。这家“大户人家”子孙很霸道,故意将”风水”建得又高又大,不仅侵占了祖父坟前的地盘,就连跪拜的空间都不给留下。我们每年来到坟前都感愧疚,总觉得对不起祖父。但愧疚又管什么用?人家财大气也粗。

其实在这里,不只我们受气,蜗居在阴间的祖父,也同样不会好过。早在两年前,不知那一位邻居得罪了“地头老鼠”,祖父坟前的好几座“后土”都被铲成平地。这群流氓不惧因果,藐视神灵,总有一天会得恶报。

说到祖母,祖母在世时,原本也是发愿火葬的。她曾为自己订制了一个坐式棺木放在房间里。这棺木呈塔型,上窄下宽,不像传统棺材那么恐怖。她还准备了敛被与寿衣,更交代家人说,万一她老人家到寿时,可以到“观音堂”去找阿英姑,她会帮我们料理身后事。现在想起来,祖母真是用心良苦,她是文盲,头脑古旧,可想象力却比我们细心与周到。她关心我们子孙,不想我们因她受累,就连身后事都安排妥当,真令人感动。

当初将棺木送进家门时,家人个个都很忌违,尤其是我们小孩子,更吓得连祖母的房间都不敢走进,里面有棺材,真够吓人的。谁知阴差阳错,此举居然应了个“长生诀”,祖母原本病弱的身子,竟然一天比一天地健康起来,自此棺木变成了衣柜,让祖母装衣服用。而我们看久了,也都习以为常,不怕了。只是不知为什么,祖母后来突然改变了主意,不想火葬了。她将棺木寿衣布施给贫困的佛友,自己选择入土为安的归途。

祖母去世时,为方便祭拜,就只好和祖父安葬在同一处坟场。自此每逢清明节,我们就得东西两头跑,碰见大热天,真是累得难受。


迁坟决定了下来,日子选在清明节。”师公”由殡仪馆友人介绍,开出的费用近10吊。“师公”说,他只负责取骨及装瓮,安灵的事宜,全由庙中师父去处理。我们不在行,只好听他摆布。

“好厉害!”妹妹在我耳边说:“开个坟头就能赚10吊,什么生意比这好做!” 我白了她一眼:“那你也试试做做看,一头小老鼠都会把你吓昏,何况死人!” 妹妹伸一伸舌头,做作地打了个寒颤。

一切筹备就悉,“师公”交代说:凌晨4点,大家就得在坟场集合。工作必须赶在天亮前完成。我们当天一大早就摸进坟场。坟场一片漆黑,四周树影摇曳,虫声即即,气氛阴森恐怖。“师公”与几个工友早已坐在小咖啡摊前等候我们,一盏古旧的土油灯散发着昏暗的光芒,照得人人脸色惨白,就像来到阴间鬼狱,令人毛发耸然。

“先喝杯咖啡吧!”师公说:“再等一会就动工”

我们没有叫咖啡,其实那里喝得下,杯子很脏,心情也很抑闷。

大约半个钟头后,“师公”吩咐可以动工了。我将准备好的香烛供品摆上,并在“师公”的指导下讲了几句好话安了灵,就背过身去。动土之时,子孙谁都不准观看。

好容易挖到地头,天已微微露白。“师公”走前看了看,招手把我叫过去。

“来,长孙过来接阿嬷!”

我爬上坟头,向下张望,洞窟挖了一个人身高。负责取骨的老头将一个黑黝黝的骷髅头用纸金包了递给我。我接过骷髅头,心里一阵感伤,这就是小时候最疼我,也是对我百般呵护的老祖母啊!她怎会变成一堆枯骨了?

骨检好了,天也亮了。“师公”将骸骨用黄布包好带回去火化,并吩咐我们中午再到“灵骨塔”请师父安灵。我们在预定的时间来到灵骨庙。待一切处理妥当,已是下午3时了。

这次为祖母取骨,为祖父迁坟,总共花了几十吊。阴间的“组屋”不便宜,小小一方格就要20多吊,这还是中等的,上等的更贵。祖母是继室,不能同放在一处,(以防在阴间吃醋打架?),只好多买一间供奉。

这个金钱挂帅的脏浊世界,生也要钱,病也要钱,连死也要花大钱,处处非钱不行。将来我若西归时,很想交代子孙,将骨灰调些饲料畏野鸟,让鸟儿也补补钙,飞得更高更有力。而我,下辈子是不想倒回人间受苦了,既然不再倒回来,还留下骨灰干什么?孩子有孝心,留张纪念照就行。主要的,是让他(她)们脑里有个意识:在历届生命的过程中,曾与一位其貌不杨,名叫“郑金华”的凡夫结过缘,而不是一瓮冷冰冰的,没有生命的灰烬!

                (2010年6月1日稿于耶京)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