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晴天霹雳
从《青果》的即将停刊谈起

晓星

创刊于1999年6月的香港纯文学刊物《青果》将在今年4月出版最后一期,即第44期之后,结束了它布满荆棘但却光辉灿烂的9年生涯。消息传来,闻者莫不惊愕叹息。

《青果》是香港仅存的极少数几份纯文学刊物之一。它自创刊9年以来一直没有走出随时随地停刊的阴影,不过,创办者每次在几乎支撑不下去的时候,都使出绝招,如将双月刊改为季刊,来解决“出版周期越密,亏损越大”的问题;发表作品不再送样书,而请老师鼓励同学购买,以达到“开源”“节流”的目的等等措施,终于使《青果》转危为安,避免了停刊的厄运。久而久之,读者们产生了《青果》是“不倒翁”的直觉。因此,《青果》停刊的噩耗宛如晴天霹雳。

有诗魔之称的洛夫在给《青果》的读者的信中这么写道:《青果》是一本寓教育于文艺的青少年刊物,内容丰富,栏目多元,相当正确而有效地引导年轻读者走向文学阅读与创作的道路,这对香港文艺水平的提升、文学教学的推广,都大有裨益。

著名作家隐地也说:从小不阅读的人大了,心灵就会枯竭,阅读应从小培养;《青果》是最好的青少年读物,从小阅读,请从《青果》开始。

《青果》不但以大篇幅发表青少年作品,为培养香港年轻一代作家作出了绵力,同时它也留下一定的篇幅以发表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稿件,因此,《青果》的停刊受影响的并不单单是香港文学界。

《青果》的即将停刊不禁令人想到:

在功利主义占主导地位,文学逐渐边缘化的大环境下,纯文学刊物一个又一个的从地球上消失,让作者投稿的园地日渐缩小,这些残酷的现实,促使越来越多从事文学创作的“傻子”也逐渐聪明起来,投笔从商、“下海”或者从事其它金钱滚滚来的行业,即使在拥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国情况也莫不如此,更何况在高度商业化的香港和阅读风气极低的印度尼西亚。

《青果》的停刊,或会使有意步入出版纯文学刊物的儒商“引以为鉴”;也会使一些正要步入写作领域的年轻写作者们“却步不前”;甚至有些从事写作多年的写作者或许也会有“时不予我”之叹。

从《青果》联想到本地写作者的出版个人专辑。本地写作者自费出书,出版后书难卖出去,大部分送人,送完了事。如此的大环境,怎不令人心寒,怎能大力推广健康文化,让印华文学蓬勃发展?

呜呼,文学是国家的上层建筑,是国民素质的体现。一个国家在发展经济的同时,理应兼顾到文学的发展,总不能任之自生自灭。

或许在国家的支持下,纯文学刊物才能走出窘境,但是国家出面支助的几率又有几何?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