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上坟记


金梅子


转眼又是四月天,小黄花撒满一地,清明节又到来了。和往年一样,我陪着三弟夫妇往坟场祭拜祖父母。

坟场位在棉市郊区,离棉兰大约20公里远。当年政府发布迁坟条例,埋葬于“广东义山”的祖父,也跟着阴灵队伍,浩浩荡荡地搬迁到这里来定居。

地是公地,谁家都可以免费申请。我们家穷,没通过人事关系处理,结果分到大户人家“后院”的一角。

这坟地很小,前面顶着一个大坟,剩下的空地不到半公尺宽,连蹲下来点香都困难,而前面“大户”的大屁股却撬得高高的,可怜先祖父的阴灵,因此饱受了几十年的屈辱。

每一年上坟都深感歉疚,兄妹们纷纷商议,都想找个黄道吉日起骨迁坟。可是每年计划都面临阻碍,不是拨不到“胜杯”,就是年运相冲,如此一年过了又一年。

今年来到山头,刚刚将祭品搬下车,侄儿就气急败坏地高嚷:“舅舅,祖公的灵前堆满垃圾。”

“什么?谁丢的垃圾?”我捧起纸箱,加紧脚步走近坟前。一看之下,顿时气得七孔生烟,原来祖父原本就很狭窄的灵前,竟然堆满了大堆灰烬,这肯定是邻近那些没道德的家伙干出的好事,在祖父坟前烧他祖先的金纸。我只好花它一万盾,顾个乡人打扫干净。

今年的治安看似好了些,随处可见军警巡逻,其中一个还停下车来对我说:“如果有坏人找麻烦报告我们,我们负责这里的治安!”

我向他道个谢。其实,治安问题看似简单,要真正处理起来还不容易。早两年也不知是谁得罪了“地头老鼠”,我们祖坟前一整列“后土”,都被打砸粉碎,至今都没见谁重修,相信心都冷了,恶人肯定会遭报。

把供品摆好,点上香烛,身后一阵嚷嚷,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前边坟墓有人上坟,来的子孙还不少。其中有个中年妇女嚷着问:“大哥怎么还没来拜山呀?他不来,我们小辈先上香,大嫂会不会见怪呀?”

有人说:“管他呢,我们总不能处处迁就他,每年邀他一起来,他都有借口。他娶了个富婆,摆阔了,哪里还看得上我们这群穷措大!”

“他有钱是他的事”有人愤愤不平:“我们也没求他什么呀,赫,摆什么臭架子!”

一旁有个少妇看似不耐烦:“我们远道来自耶城,就为参拜祖坟。我儿子考上澳洲XX大学,正要送他出国呢,我那有时间久待?”

“对呀!”另一个说:“我阿彬也说,现在美国楼价大跌,是买楼的大好机会,我俩也打算赴美国看看,买一间给正在美国读书的孩子”。

“………”

正听得入神,身旁三弟说:“大哥,点烛啦!”

我回过神来,蹲下身子,身后那家“大户”顶着大屁股,就好像要把我挤出场外去。

我忍着大气,心里暗想:“阳间人没道德,阴间“那个”会不会也和他们一样跋扈?”

(2009年清明节稿于棉兰)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