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受骗记


金梅子


最近看报,见警察破获手机撞骗集团。八人被捕,大快人心。这一类骗徒无孔不入,凡是拥有手机者,大都受过其干扰,不胜其烦。

笔者在半年前买了一部手机,当天就接获一通短讯,说:“恭喜你呀,得到我们电讯局的大奖,奖金25吊!”。他要我马上联络某某人,以便认领。

这类骗局我早有所闻,当然不会上当。马上拨了个电话去电讯局询问。经查证果然没有这回事。

近年来,市面上骗案层出不穷,一些外来的骗子亦借行医,买古董为名,骗取无知者的钱财。这种行经,十分卑鄙。我们希望有关当局能继续关注此事,以免影响社会的安宁。

这些蛀虫四下横行,我本人就亲眼目睹过几回。头一回是在前几年SARS病放肆逆期间。有一天,我家后巷来了个容貌猥琐的中年人,他先是借故问路,继而掏出名片自我介绍。自称是福建省某医院的内科医师。今次随国家医疗队来棉兰沟通,目的是指导SARS病的治疗方法。

他说,他本人乘公休的时间出来找亲人,问我们认识不认识该地址的人?地址很模糊,有张照片也很破旧,我们看不懂。他接着话题一转。就转到看病问题去了。

他说,他是中医,可以顺便为我们义诊。不收诊金。当时在场有几位病君听说有中国大夫义诊,马上趋前问讯。

这家伙装模作样,一手把脉,一口分析病情,把病者吓得目瞪口呆,想治疗吗?就得和他买成药。

他说:“不是我不开药方给你,外面假药多,治不了大病,我从国内带来许多成药,也不会太贵,我诊金可以不收,药钱一定要付。”

他还说:“重病者可以包医,抓一次药治一个疗程,时间三个月”。问一问价钱上百万盾,听者个个咋舌。

我当时就怀疑:国家派来的医疗人员何等尊贵,怎可能让他老兄单独离团四处溜鞑?而且看他那付猥琐相,真的不敢恭维。

果然不出所料,几天后,消息传来,这帮人又在附近村庄行骗,不慎被识破而惨遭痛殴一番。活该倒霉。

另一回是两年前,我陪弟弟从耶城赴棉,在耶城机场接到一通陌生者的电话,对方对弟弟说:“XX吗?(奇怪他怎么知道弟弟的名字?)我来自中国,与你们公司有生意来往,我们正在耶城投资设5厂,最近在工地中挖出一个土瓮,藏有许多金盾似的东西,很可能是古董,我不懂分辨,这东西不方便示人,你能过来帮我看看吗?”

当时,飞机正待起飞,怎可能过去?弟弟因此推辞。

截断手机后,弟弟将情况转告我,我猛吃一惊。知道弟弟受骗了,因在不久前,我亦曾从棉兰某报刊看到类似的新闻,这骗子以同样手法行骗,有个贪心者还因此上当。

类似的例子时有所闻,可仍有不少人会上当受骗,追其原因,不外是贪念作祟,要怪,也只能怪自己。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