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最后期限


晓星

今天是最后的期限了。身负重任的苏瓦诺特别紧张,大儿子是否能顺利升大学,二女能否转入高中,小儿子能否报上初中,就全看今朝。

虽然昨晚拉客拉到深夜,可是离目标还差那么一大截,因此今天他还是起了个大早,驾着他那辆像慧星般拖着长长黑尾巴的小巴“风尘仆仆”地上路了。

上班上学的一个都还没见到,老远就看见路中央立着个写着:“停车!检查车辆!”的牌子。

苏瓦诺的瞳孔在收缩。这么早就出来“觅食”了?我连一个客都还没拉到。但他又退一步想,或许对方也在为其儿女今日的“最后期限”而作最后的冲刺,这么一想他心中也就释然了。

苏瓦诺坦然地停车接受检查:驾驶执照,车牌执照,指示灯,刹车系统,反光镜,灭火器……苏瓦诺看着渐渐热闹起来的马路,心急着就要失去这“觅食”的黄金时间,可是检查程序却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看来不找到一个“碴儿”,会一直检查到进入车厢,翻开车座,钻进车底作模仿北京奥运的反恐模式搜查也说不定。

于是,苏瓦诺在裤带中摸索了一阵,上前和其中一位“亲切”地握手。这一握真灵验,检查马上中止,车辆马上放行。

运气不错,接二连三身穿制服的上了他的车。前头又有两位在招手,苏瓦诺立即停车接客,与此同时,一位满脸横肉的大个子来到驾驶座旁,“中介费,这两名搭客是我带来的。”

苏瓦诺只觉得一股气直冲上脑门,明明是那两位自己招手,怎么是他带来的?就这么一迟疑,那大个子一伸手就拔掉了他的车锁,看来不和平解决,吃亏的还是自己。英雄不吃眼前亏,或许大个子也在为其子女上学的最后报名期限而努力吧?这么一想,苏瓦诺也就消了气。

前头有个小岗哨,不是在边境上守卫边疆的岗哨,而是监督着每辆小巴路过必须要孝敬的岗哨。苏瓦诺放缓车速驶过,一位“哨兵”立即上前从车窗接过了“孝敬”费。

连过几关,囊中“损兵折将”,心中那消失的怨气又“死灰复燃”,但当他看到车内“高朋满座”,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眼看有得有失,得以取长补短,愤愤不平之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拉了几趟,苏瓦诺囊中渐渐“丰满”,正喜不自禁,皇天却忽地翻脸,哗啦啦的大雨恰如黄河之水倾盆从天上倒下。像魔术般地水城威尼斯一眨眼就从意大利搬到了眼前。面对一条条声势汹涌的“小河”,低矮的小巴恐怕要抛锚。于是,苏瓦诺随着在他车前的小巴拐进了一条地势较高的小路。一向以来车辆稀少的小路忽地车水马龙。小巴一辆接着一辆的宛若过江之鲫。

车队忽然停止。前方路中央横摆着两条长凳,车队过不去。几个裸着上身的青年冒雨守在那儿。领先的小巴司机只好“劳烦”青年们移开长凳。一辆小巴才开过去,长凳马上又回到了原位挡住了去路,第二辆小巴司机只好再次“劳烦”这些“守凳员”……看着长凳子像水闸门似地一开一关,苏瓦诺真服了这些青年“逢雨发财”的高招。

大概海龙王也懂得面面俱到,见好就收,所以,不到一个时辰又阳光普照了。

看着威尼斯渐渐消失,小巴纷纷转回大路。前头路中央出现了一长列人影。有者挥舞着小旗示意车辆慢行;有者拿着扩音器在喊些什么,更多的是拿着渔网兜在上下抖动。真新鲜,怎么在旱路上也钓起鱼儿来。苏瓦诺望着这些“渔夫”暗自好笑。当他的小巴缓缓驶过这些“渔夫”的身旁时,他留意到兜里花花绿绿的很有一些“收获”,而且他也听到其中一位看到他装聋作哑没有什么表示之后,骂了他一句“吝啬鬼!”

夕阳西下,最后期限步步逼近,但是,离目标还有一小截,看来今日又得拉客拉到半夜了。精疲力尽的苏瓦诺突发奇想:要是能改行当“哨兵”或“渔夫”不是不必起早摸黑的拼老命了么?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