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文言文句式简述

(资料取自互联网教学共享版)


【定语后置和状语后置】

定语后置

通常定语应该放置于中心词的前面,但文言语句中却有很多句子将定语放在中心词之后,称定语后置。

定语后置一般以“……者”为标志。

如: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又如:石之铿然有声者。

状语后置

现代汉语中状语置于谓语之前,若置于谓语之后便是补语。但在文言文中,处于补语的成分往往要以状语来理解。

例如:《鸿门宴》:“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战河南”即“战(于)河南”,应理解为“于河南战”。《促织》:“覆之以掌”即“以掌覆之”应理解为“用手掌覆盖(蟋蟀)”。


【其他回答】

定语后置

文言文中,定语的位置一般也在中心词前边,但有时为了突出,中心词的地位,强调定语所表现的内容,或使语气流畅,往往把定语放在中心词之后。

  1. 用“者”结句,形成“中心词+后置定语+者”
  2. 用之。“中心词+之+后置定语”的形式。
    如:“其嵌然相累而下者,若牛马之饮于溪;其冲然角列而上者,若熊罴之登于山。”(《钴姆潭西小丘记》)
  3. 用“者”又用“之”。“中心词+之+后置定语+者”的形式。
    如“石之铿然有声者,所在皆是也。”(苏轼《石钟山记》)等。
    1. 状语后置

      是指文言文中处于谓语后面作补语的部分,在理解和翻译这类句子时要以状语来看待。有三种情况:

      1. 用介词“于”组成的介宾短语在文言文中大都处在补语的位置,译成现代汉语时,除少数仍作补语外,大多数都要移到动词前作状语。
        例: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荀子《劝学》)
        分析:此句中的“于蓝”介宾短语,前者应该移到“取”的前面做状语;后者“于蓝”介宾短语应该移到“青”的前面做状语,即译为“比蓝青”。
      2. 介词“以”组成的介宾短语,在今译时,一般都作状语。
        例:具告以事。(《史记•项羽本记》)
        分析:“具告以事”,即“以事具告”,“以事”介宾短语做“告”的状语。
      3. 还有一种介词“乎”组成的介宾短语在补语位置时,在翻译时,可视情况而定其成分。
        例: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韩愈《师说》)
        分析:“生乎吾前”中的“乎”就是介词“于”;“乎吾前”应该移到“生”的前面做状语。< /li>

      【文言文句式】

      文言文的句式,跟白话文的句式,有的相同,有的很不相同。即使是相同的句式,文言文句式也有它自己的特点。

      一、判断句

      判断句是对人或事物表示断定,断定人或事物是什么、属于什么的句式。判断句可以分为有标记的判断句和无标记的判断句这么两大类。

      (一)有标记的判断句

      有标记的判断句又有几种情况。

      有动词做判断词的判断句

      在古代,在一般情况下,“是”是代词“这”,不表示判断。但是,“是”也偶尔相当于现在的“是”,成了判断句的标记。如:

      1. 汝是大家子,仕宦于台阁,慎勿为妇死,贵贱情何薄!(《孔雀》)
      2.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明月几时有》)
      3. 而欲投吴巨,巨是凡人,偏在远郡,行将为人所并,岂足托乎!(《赤壁》)
      在更多的情况下,“为”是判断动词。如:

      1. 公子姊为赵惠文王弟平原君夫人。(《信陵君》)
      2. 今操得荆州,奄有其地,刘表治水军,蒙冲斗舰乃以千数,操悉浮以沿江,兼有步兵,水陆俱下,此为长江之险已与我共之矣。(《赤壁》)
      3. 板印书籍,唐人尚未盛为之。五代时始印五经,已后典籍皆为板本。(沈括《活板》)
      4. 我为赵将,有攻城野战之大功。(《廉颇》)
      当时“为”的作用相当于现在的"是"。

      用“者、也”做标记的判断句

      用“者、也”做标记的判断句,按理说,有三种情况。

      一种是有“者”也有“也”。如:

      1. 蔺相如者,赵人也。(《廉颇》)
      2. 且将军大势可以拒操者,长江也。(《赤壁》)
      3. “离骚”者,犹离忧也。(《屈原》)
      4. 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师说》)

        这一类句子,都是“者”表示提顿,最后用“也”加强判断的语气。有“者”也有“也”的判断句是比较多的。
      一种是有“者”没有“也”。这样的判断句很少。如:

      1. 四人者:庐陵萧君圭君玉,长乐王回深父,余弟安国平父、安上纯父。(《褒禅》)
      2. 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爱莲说》)
      3. 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陈涉》)
      还有一种判断句,只有"也"而没有"者"。如:

      1. 我,子瑜友也。(《赤壁》)
      2. 兵挫地削,亡其六郡,身客死于秦,为天下笑。此不知人之祸也。(《屈原》)
      3. 曹公,豺虎也。(《赤壁》)
      4. 此世所以不传也。(《石钟山》)

        这样的判断句,靠"也"表达判断的语气。

      (二)没有标记的判断句

      这样的判断句是极少的。如:

      1. 此人力士,晋鄙听,大善;不听,可使击之。(《信陵君》)
      2. 秦,虎狼之国,不可信。不如毋行。(《屈原》)
      这就是把主语和谓语放在一起,靠意思组合成判断句。

      二、被动句

      在文言文当中,使用"被"表示被动的句子不少。

      1.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琵琶行》)
      2.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永遇乐》)
      3. 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屈原》)
      很显然,这样的被动句,跟现在的被动句差不多。

      1. 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屈原》)
      2. 欲予秦,秦城恐不可得,徒见欺;欲勿予,即患秦兵之来。(《廉颇》)
      这是使用"见"做标记的被动句,是现代汉语当中没有的。
      1. 兵挫地削,亡其六郡,身客死于秦,为天下笑。此不知人之祸也。(《屈原》)
      2. 升死,其印为予群从所得,至今保藏。(《活板》)
      3. 而欲投吴巨,巨是凡人,偏在远郡,行将为人所并,岂足托乎!"(《赤壁》)
      这是使用"为" 做标记的被动句,现代汉语当中有时候也用。不过,文言文主要使用"于"做被动句的标记。
      1. 臣诚恐见欺于王而负赵,故令人持璧归,间至赵矣。(《廉颇》)
      2. 怀王以不知忠臣之分,故内惑于郑袖,外欺于张仪。(《屈原》)
      3. 夫赵强而燕弱,而君幸于赵王,故燕王欲结于君。(《廉颇》)
      有时候,这个“于”也能省略掉。如:
      1. 荆州之民附操者,逼兵势耳,非心服也。(《赤壁》)
      “逼兵势”是“逼于兵势”。

      三、倒装句

      文言文中的倒装句比较多,有定中倒装句、动宾倒装句、介词短语倒装句、主谓倒装句等。

      (一)定中倒装句

      在一般情况下,定语应该放在中心词前面,如“彼童子之师”,“师”是中心词,定语"彼童子"处在中心词前面。但是,中心词也可以处在中心词后面,形成中心词在前,定语在后的句式,这就是定中倒装句。如:

      1.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望天门山》)
      2. 村中少年好事者驯养一虫,自名"蟹壳青",日与子弟角,无不胜。(《促织》)
      3. 豫州军虽败于长坂,今战士还者及关羽水军精甲万人,刘琦合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赤壁》)
      4. 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师说》)
      (1)的“一片”是定语,处在中心词“孤帆”的后面,(2)的“好事者”是定语,修饰的是中心词“少年”。“少年”前头还有定语“村中”。(3)的“还者”是修饰中心词“战士”的。(4)的“师”是中心词,前面定语“彼童子”,后面定语是“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师”的前后都有定语。

      (二)动宾倒装句

      在一般情况下,动词在前,宾语在后,这是汉语的语法规律。可是,有时候动词和宾语也可以倒装,让宾语处在到动词前面。在文言文当中,动宾倒装句是很有规律的,大约有三种情况。

      否定句宾语提前

      这样的句子必须是否定句;有了否定的条件,宾语就可以提到动词之前。如:

      1. 古之人不余欺也!(《石钟山》)
      2. 世溷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涉江》)
      3. 自比于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隆中对》)
      4. 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齐桓晋文之事》)
      这些句子都是否定句,否定词是“不、莫、未”。(1)是“古人没有欺骗我”;动词是“欺”,宾语是"余"。(2)是"这个世界真浑浊,不能理解我";"知"是动词,“余”是宾语。(3)是“当时的人并不认可他”;动词是“许”,宾语是“之”。(4)是“但是这样还不能做王,没有这样的事”;动词是“有”,宾语是“之”。

      疑问句宾语提前

      这种倒装句式的先决条件是,必须是个疑问句,而且是疑问代词做宾语。有了这个先决条件,疑问代词宾语就得提到动词前面去。

      1. 大王来何操?(《鸿门宴》)
      2. 沛公安在?(《鸿门宴》)
      3. 客何为者?(《鸿门宴》)
      4. 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论语》)
      5. 豫州今欲何至?(《赤壁》)
      这些句子都是疑问句,疑问代词都是“何”,这个“何”就提到了动词前面。(1)是“操何”(带来了什么),(2)是“在安”(在哪儿),(3)是“为何”(做什么),(4)是“有何”(有什么),(5)是“至何”(到哪儿)。

      用"之"帮助把宾语提前

      这种句式,也必须是疑问句:

      1. 宋何罪之有?(《公输》)
      2. 何功之有哉?(《信陵君》)
      3. 何陋之有?(《陋室铭》)
      这种句式的特点是动词“有”在宾语后面,宾语在前面,动词和宾语之间有“之”。“何”是定语。(1)是“宋国有什么罪?”(2)是“有什么功劳?”(3)是“有什么简陋呢?”

      动宾倒装句主要有否定句宾语提前、疑问句宾语提前、用"之"帮助把宾语提前这么三种情况。还有一些别的情况。如:“人君无愚、智、贤、不肖,莫不欲求忠以自为,举贤以自佐。(《屈原》)”“自佐”是“辅佐自己”。“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浪淘沙》)”“多情应笑我”是“应笑我多情”,宾语“多情”也提到了宾语的前面。

      此外,还有其他的办法组成倒装句。如:“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屈原列传》)这里不是用“之”帮忙,而是用“一”帮助把宾语提到动词前面去。

      (三)介词短语倒装句

      介词短语倒装句有两种情况。

      介词短语后置句

      介词短语后置句的特点是,应该在动词前面的介词短语,却放在了动词后面。“试以猪鬣撩拨虫须,仍不动。(《促织》)”介词短语“以猪鬣”放在动词“撩拨”的前面,这是正常的次序。如果介词短语放在动词的前面,说成“试撩拨虫须以猪鬣”,就成了介词短语倒装句。

      1.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出师表》)
      2. 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得道多助》)
      3. 皆不可限以时月。缘土气有早晚,天时有愆伏。(《采草药》)
      4. 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崤之战》)
      (1)是“故临崩以大事寄臣”,(2)是“不以封疆之界域民”,(3)是“皆不可以时月限”,(4)是“郑商人弦高将于周市”(郑商人弦高将在周这个地方做买卖)。

      介词宾语前置句

      介词短语倒装句还包括介词短语本身倒装。在一般情况下,介词总是在前面,介词宾语总是在后面。可是有时候,介词在后,介词宾语在前,跟动宾倒装句的情况很相似。这就是介词宾语前置句。

      1. 噫!微斯人,吾谁与归?(《岳阳楼》)
      2. 臣舍人相如止臣曰:“君何以知燕王?”(《廉颇》)
      3. 问:"何以战?"(《曹刿》)
      4. 余是以记之,盖叹郦元之简,而笑李渤之陋也。(《石钟山》)
      “谁与”是“与谁”(跟谁),“何以”是“以何”(凭什么),“是以”是“以是”(因此)。

      其他的倒装句,还有主谓倒装句,如“甚矣,汝之不惠(《愚公》)”“安在公子能急人之困也!(《信陵君》)”,可以认为这是修辞方面的倒装句,这样的句子是不多的。

      四、省略句

      文言是最精练的语言,最讲究省略,省略句非常多,主要有主语的省略、谓语的省略、宾语的省略、介词短语的省略。

      (一)主语的省略

      在文言文当中,省略主语是很常见的,有承前省略,有对话省略,承宾省略等。

      1. 儿俱,()啼告母。母闻之,()面色灰死。(《促织》)
      2. 备曰:"()与苍梧太守吴巨有旧,欲往投之。"(《赤壁》)
      3. 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醉翁亭》)
      4. 居五日,桓侯体痛,使人索扁鹊,()已逃秦矣。桓侯遂死。(《扁鹊》)
      (1)是“儿俱,儿啼告母”“母闻之,母面色灰死”,这是主语承前省略。(2)是“吾与苍梧太守吴巨有旧”,(3)是“作亭者乃山之僧智仙也”,这是在对话中省略主语。(4)是“扁鹊已逃秦矣”,而“扁鹊”是上一句的宾语,这是承宾省略。

      在古汉语当中,主语可以换来换去,如:

      1.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桃花源》)
      2.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捕蛇》)
      (5)是“桃源人见渔人,桃源人乃大惊,桃源人问所从来。渔人具答之。桃源人便要渔人还家,桃源人设酒杀鸡作食”,(6)是“永州之野产异蛇,异蛇黑质而白章;异蛇触草木,草木尽死;异蛇以啮人,人无御之者”。见到这样的句子,要依靠上下文,边读边补充省略了的成分。

      (二)谓语的省略

      文言文的谓语也经常省略。这当然也是利用了语言环境。

      1.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浪淘沙》)
      2.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琵琶行》)
      3. 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曹刿》)
      4.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狼》)
      根据上下文,把省略了的成分补充进来,(1)是"一时产生多少豪杰",(2)是"初为《霓裳》后为《六幺》",(3)是"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理之",(4)是"途中遇两狼"。这些省略了的成分都是谓语。

      (三)宾语的省略

      省略的宾语往往是前面出现过的,所以补读省略的宾语,主语要依靠前面的名词和动词。如:

      1. 操军方连船舰,首尾相接,可烧()而走()也。(《赤壁》)
      2. 于是王召见(),问蔺相如曰?quot;秦王以十五城请易寡人之璧,可予不?"(《廉颇》)
      3. 具告()以事。(《鸿门宴》)
      (1)的前面有“船舰”,可见把宾语补出来是“可烧船舰而走船舰”。(2)是利用上文“臣舍人蔺相如可使”而省略,补读出来是“于是王召见蔺相如”。(3)是“具告之以事”。“之”代替的是上文“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这件事。

      在文言文当中,省略兼语(既是前一个动词的宾语,又是后一个动词的主语)是常有的事情。如:
      1. 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陈涉》)
      2. 今杀相如,终不能得璧也,而绝秦赵之欢。不如因而厚遇之,使()归赵。(《廉颇》)
      3. 相如视秦王无意偿赵城,乃前曰:"璧有瑕,请()指示王。"(《廉颇》)
      如果补读出来,则(4)是“上使扶苏外将兵”,(5)是“使相如归赵”,(6)是“请吾指示王”(让我指给国王看)。

      (四)介宾短语的省略

      介宾短语的省略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可能省略介词,一个方面是可能省略介词宾语。

      在文言文当中,可能只写介词宾语,而把介词省略掉。遇见这种情况,就需要根据名词或名词短语(介词宾语)同前面词语的关系,来断定是省略了什么样的介词。如:

      1. 不用,则以纸帖之,每韵为一帖,()木格贮之。(《活板》)
      2. 臣语曰,臣尝从大王与燕王会()境上,燕王私握臣手曰,“愿结友”,以此知之,故欲往。(《廉颇》)
      3. 海内大乱,将军起兵江东,刘豫州收众()汉南,与曹操共争天下。(《赤壁》)
      4.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桃花源》)
      根据上下文来看,(1)的“木格”是“贮”的工具,所以补读出来是“以木格贮之”,可见这里省略了介词“以”。(2)的“境上”是“与燕王会”的处所,素补读出来应该是“与燕王会于境上”。这里省略了介词“于”。(3)应该是“刘豫州收众于汉南”,因为“汉南”的“刘豫州收众”的处所,也是省略了介词“于”。(4)的“捕鱼”是“为业”的方式,所以应该是“以捕鱼为业”,省略了介词“以”。

      在文言文当中,更常见的是省略介词宾语。如:

      1. 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狼》)
      2. 此人——为()具言所闻,皆叹惋。(《桃花源》)
      3. 旦日,客从外来,与()坐谈,问之:“吾与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邹忌》)
      4. 攻陈,陈守令皆不在,独守丞与()战谯门中。弗胜,守丞死,乃入据陈。(《陈涉》)
      5. 今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仆所以留者,待吾客与()俱。(《荆轲》)
      6. 权以()示群下,莫不响震失色。(《赤壁》)
      把介词宾语补读出来,(5)应该是“盖以假寐诱敌”,(6)应该是“此人——为桃源人具言所闻”,(7)应该是“与客坐谈”,(8)应该是“独守丞与义军战谯门中”,(9)应该是“待吾客与吾俱”,(10)应该是“权以之示群下”(“之”代替曹操的战书)。

      五、其他句式

      文言文当中还有其他种种句式。

      (一)复句

      1. 相如曰:“秦以城求璧而赵不许,曲在赵;赵予璧而秦不予赵城,曲在秦。均之二策,宁许以负秦曲。”(《廉颇》)
      2. 今不速往,恐为操所先。(《赤壁》)
      3. 我见相如,必辱之。(《廉颇》)
      4. 且公子纵轻胜,弃之降秦,()独不怜公子姊邪?(《信陵君》)
      5. 今君乃亡赵走燕,燕畏赵,其势必不敢留君,而束君归赵矣。(《廉颇》)
      复句的情况跟现代汉语差不多,(1)是并列复句,(2)是假设复句,(3)是条件复句,(4)是假设-转折复句,(5)是多重复句,层次是“今君乃亡赵走燕,/ (转折)燕畏赵,//(因果)其势必不敢留君,///(连续)而束君归赵矣”。

      (二)语气句式

      陈述、疑问、祈使、感叹四种语气,形成了四种句式:陈述句、疑问句、祈使句、感叹句。

      1. 扁鹊见蔡桓公。(《扁鹊》)
      2.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愚公移山》)
      3. )秦王以十五城请易寡人之璧,可予不?(《廉颇》)
      4. 且行千里,其谁不知?(《崤之战》)
      5. 寡人窃闻赵王好音,请奏瑟。(《廉颇》)
      6. 愿将军量力而处之!(《赤壁》)
      7.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石壕吏》)
      8. 嘻,技亦灵怪矣哉!(《核舟记》)
      以上的句子,(1)(2)是陈述句,(3)(4)是疑问句,(5)(6)是祈使句,(7)(8)是感叹句。

      (三)固定格式

      文言文里还有一些固定格式,需要牢牢记住。

      1. 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以残年余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愚公》)
      2. 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陋室铭》)
      3. 其妻献疑曰:“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愚公》)
      4. 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岳阳楼》)
      5. 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崤之战》)
      6. 先轸曰:"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为?(《崤之战》)
      需要记住的格式是,(1)的“如……何”,(2)的“何……之有”,(3)的“如……何”,(4)的“得无……乎”,(5)的“无乃……乎”,(6)的“何……为”。

      【题解】

      一、与众不同的判断句是

      1. 嬴乃夷门抱关者也。(《信陵君》)
      2. 且将军大势可以拒操者,长江也。(《赤壁》)
      3. 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屈原》)
      4. 蔺相如者,赵人也。(《廉颇》)
      A有“也”无“者”(里面的“者”不是表示判断句的“者”,而是代词“的人”,“夷门抱关者”是“夷门抱关者的人”),B、C、D都是既有“者”,也有“也”。所以,答案是A。

      二、哪个判断句与例句相同?

      例句:孤违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崤之战》)

      1. 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屈原》)
      2. 今所谓慧空禅院者,褒之庐冢也。(《褒禅山》)
      3. 此数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赤壁》)
      4. 此地势高下之不同也。(《采草药》)
      例句实际上是“此乃孤之罪也”,是一个“也”无“者”的判断句。其他各句,都是有“者”有“也”的判断句,只有D没有“者”而有“也”,所以答案是D。

      三、与众不同的倒装句是

      1. 古之人不余欺也!(《石钟山》)
      2. 何功之有哉?(《信陵君》)
      3. 自比于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隆中对》)
      4.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望天门山》)
      比较一下几个倒装句,A应该是“不欺余”,B应该是“有何功”,C应该是“莫许之”,都是动宾倒装。D应该是“一片孤帆”,是定中倒装句。D与众不同,答案便是D。

      四、与例句相同的省略句是

      例句: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陈涉》)

      1. 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桃花源》)
      2. 成妻纳钱案上,焚拜如前人。(《促织》)
      3. 旦日,客从外来,与坐谈,问之:“吾与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邹忌》)
      4. 今杀相如,终不能得璧也,而绝秦赵之欢。不如因而厚遇之,使归赵。(《廉颇》)
      例句的“上使外将兵”是“上使扶苏外将兵”,省略了兼语。只有D上省略了兼语的,所以答案是D。A应该是“为之具言所闻”,省略了宾语。B应该是“成妻纳钱于案上”,省略了介词。C应该是“与之坐谈”,省略了介词宾语。这三句都跟例句不一样。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