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解读璇玑图

苏若兰为情巧作“璇玑图”


东晋时代,北方被匈奴、鲜卑、羯、氐、羌五个少数民族占据,前前后后,大大小小共建立过十六个政权,史称“五胡十六国”。

在东晋与五胡十六国对峙时期,南方文物鼎盛,人才辈出,名垂青史的忠臣义士、才子佳人犹多;北国则沉陷于互相攻伐,战火连天中,几乎数不出什么著名的人物,除了前秦的宰相王猛,文韬武略,辅佐苻坚统一了北方,从而垂名史册外,再就要算是才女兼美女的苏蕙了,她的扬名则全在于那副玄妙的“璇玑图”。

苏蕙,字若兰,前秦始平人,生长于一个当地的一个富实人家,她肤色细腻,明眸皓齿,举止娴雅,完全象一个江南女子一样秀美。她不管屋外纷飞的战火,一 心沉醉于诗词歌赋之中,性情与当时热衷于玩枪弄刀的生活环境格格不入,她把自己的喜怒哀乐也就全部寄托在诗文之中。她的诗文辞句清雅,情感浓郁,表达方式往往又玄秘莫测,所以她的才华几乎就没人重视,她从未遇到过一个能与她谈诗论文的知音。由此一来,便形成了一种自怨自艾,孤芳自赏的心态,恰恰就象一株空谷中的幽兰。

到了婚嫁的年龄,她毫无选择地嫁给了前秦安南将军窦滔。出阁前,满心期盼能遇上一位知情可意的夫婿,谁知这窦滔将军,生来一介武夫,骑马射箭、玩弄刀 枪倒是十分在行,而对苏蕙,除了喜欢她的美貌外,至于什么文才诗意,他可是一点也无法欣赏。苏蕙大失所望,因而也愈加地落落寡欢,还不时地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发上一通脾气。

窦滔起初还算依顺着她,觉得漂亮的妻子,偶尔发发脾气也就宽容算了,可后来他遇到了歌妓赵阳台,娶作了偏房。这赵阳台,不但能歌善舞,而且娇媚可人, 引得窦滔对她宠爱不已。苏蕙看到赵妾那副媚态,心里自然窝心,不由得拿出正室的身份叱责她。赵妾不敢与她直面对抗,就不时地在窦滔耳边数落苏蕙的不是,窦 滔对妻子也就越来越冷淡了。后来,窦滔奉命出镇襄阳,本欲携妻妾同往,可当时苏蕙正为赵妾的事情生气,赌气说不去。这话正中赵阳台下怀,她极力怂恿窦滔,说苏蕙不去就不必勉强。于是窦滔只带着赵阳台赴任了。

苏蕙独自守在长安空闺中,日子稍长,便感到寂寞难耐。丈夫在身边时,不太能感觉出他的多少好处来,现在一离开,思念之情却是刻骨铭心,真是一日夫妻百日思啊!她不由得有些悔恨当初的负气了。

悔恨之余,她便夜以继日地用吟诗作文来排遣孤寂的时光。一天,她心不在焉地把玩着一只精巧的小茶壶,壶身上绕着圈刻了一圈字——“可以清心也”,她玩 着玩着,忽然发现这五个字不论从那个字开始读,都可以成一句颇有意趣的话。于是灵感顿至,她设想可以利用这种巧妙的文字现象,来构成一些奇特的诗。

这时,她正有满腔的幽思和深情想有抒发,现在又找到了这种奇巧的表达方法,于是废寝忘食地进行构思。构思既成,她又费了好几个月的工夫,把诗织在锦缎 上,这副锦缎长宽都是八寸,上面织有八百四十一个字,分成二十九行,每行也恰是二十九字,每个字纵横对齐;这些文字五彩相间,纵横反复都成章句,里面藏着 无数首各种体裁的诗,诗意多为倾诉她的思念之情。苏蕙把这副锦缎命名为“璇玑图”,璇玑,原意是指天上的北斗星,之所以取名璇玑是指这副图上的文字,排列 象天上的星辰一样玄妙而有致,知之者可识,不知者望之茫然。当然,其中也暗寓她对丈夫的恋情,就象星星一样深邃而不变。

“璇玑图”织好后,苏蕙派人送往襄阳交给窦滔。旁边的人见了这图,都不知其中有何含意,可对诗文不甚通解的窦滔,捧着“璇玑图”,细细体味,竟完全读懂了妻子的一片深情,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吧!旁人询问其故,窦滔意味深长地说:“这是我家的语言,不是我家的人,莫能解之。”

当即,窦滔派遣了一批人马,到长安接来了苏蕙。自此,夫妻恩爱日深,窦滔也渐渐跟着苏蕙学习诗词,两人常常一同流连于诗词的海洋中。

苏蕙的“璇玑图”轰动了那个混乱的时代,大家争相传抄,试以句读,解析诗体,然而能懂的人寥若晨星。“璇玑图”流传到后世,又不知令多少文人雅士伤透了脑筋。唐代女杰武则天,就“璇玑图”着意推求,得诗二百余首。宋代高僧起宗,将其分解为十图,得诗三千七百五十二首。明代学者康万民,苦研一生,撰下 《“璇玑图”读法》一书,说明原图的字迹分为五色,用以区别三、五、七言诗体,后来传抄者都用墨书,无法分辨其体,给解读造成困难。康万民研究出了一套完整的阅读方法,分为正读、反读、起头读、逐步退一字读、倒数逐步退一字读、横读、斜读、四角读、中间辐射读、角读、相向读、相反读等十二种读法,可得五 言、六言、七言诗四千二百零六首;每一首诗均悱恻幽怨,一往情深,真情流露,令人为之动颜。

总计八百四十一字,没有标点的“璇玑图”全文如下:

图玑璇文回锦织色五兰若蕙氏苏

琴清流楚激弦商秦曲发声悲摧藏音和咏思惟空堂心忧增慕怀惨伤仁
廊东步阶西游姿淑窈窕伯邵南周风兴自后妃经离所怀叹嗟
休桃林阴翳桑怀归思广河女卫郑楚樊厉节中闱遐旷路伤中情怀
翔飞燕巢双鸠迤逶路遐志咏歌长叹不能奋飞清帏房君无家
流泉清水激扬颀其人硕兴齐商双发歌我衮衣华饰容朗镜明
长君思悲好仇蕤葳桀翠荣曜流华观冶容为谁英曜珠光纷葩
愁叹发容摧伤悲情我感伤情征宫羽同声相追多思感谁为荣
春方殊离仁君荣身苦惟艰生患多殷忧缠情将如何钦苍穹誓终笃志贞
禽心滨均深身怀忧是婴藻文繁虎龙宁自感思形荧城荣明庭
伯改汉物日我思何漫漫荣曜华雕旌孜孜伤情未犹倾苟难闱
在者之品润乎苦艰是丁丽壮观饰容侧君在时在炎在不受乱
诚惑步育浸集我生何冤充颜曜绣衣梦想劳形慎盛戒义消作
故昵飘施愆殃章时桑诗端无终始诗仁颜贞寒深兴后姬源人
遗亲飘生思愆徽盛医风平始璇贤丧物岁虑渐孽班祸谗
旧闻离天罪辜恨昭盛兴苏心玑别改知识微至嬖女因奸
废远微地积何微业孟鹿氏诗图行华终凋察大赵婕所佞
故离隔德怨因元倾宣鸣辞理兴义怨士容始松远伐氏好恃凶
君殊乔贵其备悼思伤怀日往感年衰念是旧愆祸用飞辞恣害
子我木平根当叹水感悲思忧远劳情谁为独居在昭燕辇极我
惟同谁均难苦戚戚情哀慕岁殊叹时贱女怀欢防青实汉骄忠
新衾阴匀寻辛知我者谁世异浮寄倾鄙贱何如萌青生成盈贞
纯贞志一专所当麟沙流颓逝异浮沉华英翳曜潜阳林西昭景薄榆桑伦
微精感通明神驰若然倏逝惟时年殊白日西移滋愚谗漫顽凶
云浮寄身轻飞亏不盈无倏必盛有衰无日不陂蒙谦退休孝慈
辉光饬桀殊文离忠体一达心意志殊愤激何施疑危远家和雍
群离散妾孤遗怀仪容仰俯荣华丽饰身将无谁为容节敦贞淑思
怀
悲哀声殊乖分赀何情忧感惟哀志节上通神祇持所贞记自恭
春伤应翔雁归辞成者作体下遗葑菲采者无差从是敬孝为基
亲刚柔有女为贱人房幽处己悯微身长路悲旷感生民梁山殊塞隔河津

“璇玑图”这八百四十一个字排成的“文字方阵”,竟然能衍化出数以千计的各种诗体的诗来,读法更是千奇百怪。今天我们要想彻底读懂,纵使花上几年工夫,也不是人人能做到的;而当初苏蕙仅用了几个月时间,不但构思好,还要织在锦缎上,靠的除了她的一腔深情外,也绝对少不了她的绝世才情。

这里仅选择几首从“璇玑图”中整理出来的诗,以体现苏蕙情意之一斑:

  苏作兴感昭恨神,辜罪天离间旧新。
  霜冰斋洁志清纯,望谁思想怀所亲!

这是一位被“新人”取代的“旧妇”唱出的幽怨和不平,但对于远方的夫君她依然怀着“霜冰”般纯洁的一片真情。

  伤惨怀慕增忧心,堂空惟思咏和音;
  藏摧悲声发曲秦,商弦激楚流清琴。

这首诗正读、反读皆可,描述了满怀悲思的人儿,独自坐在空寂的堂上抚琴,琴声时而呜咽如泉,时而激越如风,倾诉着抚琴人翻卷涨落的心声。

  嗟叹怀所离径,遐旷路伤中情;
  家无君房帏清,华饰容朗镜明。
  葩纷光珠耀英,多思感谁为荣?
  周风兴自后妃,楚樊厉节中闲。
  长叹不能奋飞,双发歌我衮衣;
  华观冶容为谁?宫羽同声相追。

凄怆的六言诗,诉说着女主人公在空寂的“房帏”中对镜梳妆时的几多哀叹,她纵然有着“葩纷”、“耀英”的容颜,但韶光易逝,夫君难回,这如花的年华,又“治容为谁?”

  寒岁识凋松,真物知终始;
  颜衰改华容,仁贤别行士。

这首可回读的五言诗,用岁寒后凋的松柏作比,吐露了她对夫君矢志不移的贞情;倒转来读,则表现得更加激扬蓬勃,感人至深。

  谗佞奸凶,害我忠贞;
  祸因所恃,滋极骄盈。

这里又对那位夺她夫君的赵阳台进行了痛斥,喻她为“谗佞”,苏蕙之所以被丈夫抛在长安,全因了那位赵阳台谗媚进言,恃宠邀情,怎不让苏蕙愤恨至极。

一副深情玄妙的“璇玑图”的意韵,决不是一篇短文章能讲得清楚的,若想领会其中奥妙,只有自己会心品味,方能渐至佳境。它实在是中国文字深奥、古奇、优美与艺术化的最佳诠释。

一副“璇玑图”使才女苏蕙名声大噪,千古称奇。虽说当时南方因天时地利,才子才女多如过江之鲫,然而北国仅以一个才貌俱佳的苏蕙,就足以使他们黯然失色,真可谓是月明中天,群星失灿。

后来,历代不少有才之士纷纷想模仿“璇玑图”创作诗歌,以与苏蕙平分秋色;但最终除了作出一些“回文诗”外,仅有宋代大学士苏轼创造的一种“反复诗”,尚有一些“璇玑图”的意韵,全文排列如下:

                   烟
                雨     冷
              藏    云    衬
            山             红
          远        望        花
        水   流  春   老   吟  残   蕊
          洼        斗        远
            东             含
              隐    叉    香
                笋     吐
                   尖

“反复诗”的字排成一菱形,外圈任取一字开始,左旋右旋,读之皆可,能得五言绝句三十首;圈内十字交叉的十三个字,顺读、横读、逆读,可得七言绝句四首;以中间的“老”字为枢纽,左右上下旋读,又可得诗若干首;若将所有二十九字任取一字随意回旋,取其压韵,还能得诗若干首。据说以这二十九字反复变化,可读出七、八十首诗来,可以说是神奇巧妙,与“璇玑图”异曲同工。然而,从气势上,变化的花样和难度上,它仍与“璇玑图”难以相提并论。苏蕙用一腔幽情创制的“璇玑图”真能称得上千古之绝唱!

诗文说明

《璇玑图》最早是840字,后人感慨璇玑图之妙遂在璇玑图正中央加入“心”字,成为现在广泛流传的841字版本。璇玑图最早的五色已不可考,后人通过颜色区块的划分来解读《璇玑图》。因而有七色读法、井栏读法等形形色色的方式。

☆自初行退一字,每首七言四句,俱逐句退成回文:

  智怀德圣虞唐贞,妙显华重荣章臣,
  贤惟圣配英皇伦,匹离飘浮江湘津。

智怀至西林、至罗林、至玑心、至岑钦、至奸臣、至识深、至如林、至浮沉、至知麟、至恨神、至怀身、至繁殷、至始心、至苦身、至南音、至和音、至伤仁、至忧心、至唐贞。

以下十五段,读俱同前:所怀至芳琴、河隔至刚亲、清流至伤仁、妙显至梁民、生感至望纯、清志至商秦、曲发至唐贞、贤惟至长身、微悯至霜新、故感至藏音、和咏至章臣、匹离至房人、贱为至墙春、阳熙至堂心、忧增至皇伦。

☆自上横行退一字成句,逐句逐字逆读,俱成回文:

  伤惨怀慕增忧心,堂空惟思咏和音,
  藏摧悲声发曲秦,商弦激楚流清琴。

伤惨至乡身、至苦身、至始心、至何钦、至南音、至繁殷、至怀身、至恨神、至知麟、至浮沉、至如林、至识深、至玑心、至罗林、至奸臣、至章臣、至智仁、至唐贞、至忧心。

以下十五段读俱同前:芳兰至听亲、刚柔至河津、湘江至智仁、堂空至阳春、墙面至贱人、房幽至匹伦、皇英至忧心、藏摧至故新、霜冰至微身、长路至贤臣、章荣至和音、商弦至清纯、望谁至生民、梁山至妙贞、唐虞至曲秦。

☆自两间行退一字成句,下以递退一句成章,又纵横返复读:

荒淫至生民、王怀至皇人、志笃至方春、桑榆至贞纯、方殊至志贞、贞志至桑伦、岑幽至长身、加兼至刚亲、何如至故 新、阳潜至所亲、罗网至和音、凤离至清琴、苦惟至章臣、沙流至湘律、渊重至房人、遐幽至望纯、多患至清纯、浮异至墙春,峨嵯至曲秦、精少至阳春、忧缠至皇伦、华英至梁民、光流至刚亲、龙昭至霜新、当所至芳琴、荣君至所亲、乡旧至故新、所感至清琴、苍穹至湘津、西照至长身。

☆自中行退一字成句,以下迎退一句成章:


南郑至遗身、奸回至旧新,遗哀至南音、旧闻至奸臣、繁华至房人、识知至清纯、浮殊至曲秦、恨昭至皇伦、诗兴至刚亲、苏作至所亲、始终至清琴、玑明至湘津、时盛至望纯、辜罪至贱人、徵流至阳春、微至至梁民。

☆角斜退一字成句,以下递退一句成章:

  嗟中君容曜多钦,思伤君梦诗璇心,
  氏辞怀感戚知麟,种轻粲散哀惑亲。

嗟中至贞纯、至浮沉、至遐神、至遗身、至阳林、至沙麟、至旧新,至凤麟、至加身、至基津、至桑伦、至生民、至渊深、至华沉、至廊琴、至方春、至王秦、至精神、至多殷、至奸臣、至罗林、至苦身、至南音、 至基津,至图心、至妙贞、至皇伦、至恨神、至知麟、至怀身、至繁殷、至如林、至思钦、至平心、至识深、至曲秦、至堂心、至忧心、至皇伦、至微深、至徵殷、至唐贞、至多钦。

以下十五段同前:廊桃至基津、春哀至嗟仁、基自至廊琴、思伤至望纯、怀何至梁民、知戚至忧心、如怀至阳春、氏辞至霜新、图怨至长身、璇诗至和音。平端至故新、神轻至墙春、滋谦至房人、多曜至曲秦、伤好至清纯。

☆自中心诗兴起,各项字倒换互旋,八面分读:

  诗兴感远殊浮沉,时盛意丽哀遗身,
  始终曜观华繁殷,徵流商歌郑南音。
始终至遗身、玑明至旧新、苏作至奸臣。

四正左旋读:诗兴至旧闻、苏作至南音、始终至识深、玑明至浮沉。

四正右旋读:诗兴至奸臣、玑明至南音、始终至旧新、苏作至遗身。

四隅左旋读:璇诗至廊琴、平端 至春亲、氏辞至基津、图怨至嗟仁。

四隅右旋读:璇诗至基津、图怨至春亲、氏辞至廊琴、平端至嗟仁。

双句左旋读:诗兴至春亲、氏辞至旧闻、苏作至廊琴、平端至南音。始终至嗟仁、璇诗至奸臣、玑明至基津、图怨至遗身。

双句右旋读:诗兴至基津、图怨至奸臣、玑明至嗟仁、璇诗至南音。始终至廊琴、平端至旧新、苏作至春亲、氏辞至遗身。

☆各行退一字,于八面各取一句,左旋颠倒回文:

  南郑歌商流徵殷,廊桃燕水好伤身,
  旧闻离天罪辜神,春哀散粲轻神麟。

廊桃至时沉、旧闻至滋林、春哀至微深、遗哀至多钦、基自至徵殷、奸臣至伤身、嗟中至辜神。

八面右旋读:南郑学滋林、嗟中至时沉、奸臣至神麟、基自至辜神、遗衷至伤身、春哀至徵殷、旧闻至多钦、廊桃至微深。

☆各行退一字,四正面各取一句,左旋读:

  南郑歌商流徵殷,旧闻离天罪辜神,
  遗哀丽意盛时沉,奸因女嬖至微深。
旧闻至微殷、遗哀至辜神、奸因至时沉,

四正右旋读:南郑至辜神、奸因至徵殷、遗哀至微深、旧闻至时沉。

四隅左旋读:嗟中至滋林、廊桃至多钦、春哀至伤身、基自至神麟。

四隅右旋读:嗟中至伤身,基自 至多钦、春哀至滋林、廊桃至神麟。

璇玑图最早的五色已不可考,后人通过颜色区块的划分来解读《璇玑图》。因而有七色读法、井栏读法等形形色色的方式。上面是一幅选自《镜花缘》的璇玑图的五色读本。

☆四围四角红书读法

自仁字起顺读,每首七言四句;逐字逐句逆读,俱成回文:

  仁智怀德圣虞唐,贞妙显华重荣章,
  臣贤惟圣配英皇,伦匹离飘浮江湘。

仁智至惨伤(仁智怀德圣虞唐,贞志笃终誓穹苍。钦所感想妄淫荒,心忧增慕怀惨伤。)、贞志至虞唐、钦所至穹苍,钦所至荣章(钦所感想妄淫荒,心忧增慕怀惨伤。仁智怀德圣虞唐,贞妙显华重荣章。)、贞妙至山梁、臣贤至路长、臣贤至流光(臣贤惟圣配英皇,伦匹离飘浮江湘。津河隔塞殊山梁,民生推逝电流光。)、伦匹至幽房、伦匹至榆桑。伦匹由臣贤、由贞妙,至虞唐。余仿此。

湘江由皇英、由章荣,至智仁。余仿此。

以下三段读俱同前:津河至柔刚、亲所至兰芳,琴清至惨伤。

中间井栏式红书读法
自钦字起顺读,每首七言四句:


  钦岑幽岩峻嵯峨,深渊重涯经网罗,
  林阳潜曜翳英华,沉浮异逝颓流沙。

深渊至幽遐、林阳至兼加、沉浮至患多、麟凤至如何、神精至嵯峨、身苦至网罗、殷忧至英华。

自沉字起,逐句逆读,回文。余仿此:

  沉浮异逝颓流沙,林阳潜曜翳英华,
  深渊重涯经网罗,钦岑幽岩峻嵯峨。

自沙字起,逐字逆读,回文:

  沙流颓逝异浮沉,华英翳曜潜阳林,
  罗网经涯重渊深,峨嵯峻岩幽岑钦。

间一句,间二句顺读,或两边分读,上下分读,俱可。

自初行退一字成句:

  岑幽岩峻嵯峨深,渊重涯经网罗林,
  阳潜曜翳英华沉,浮异逝颓流沙麟。

渊重至遐神、阳潜至加身、浮异至多殷、凤离至何钦、精少至峨深、苦惟至罗林、忧缠至华沉。

黑书读法

自嗟字起,反复读,三言十二句:


  嗟叹怀,所离经;遐旷路,伤中情;家无君,房帏清;
  华饰容,朗镜明;葩纷光,珠曜英;多思感,谁为荣?

荣为至叹嗟、经离至思多、多思至离经。

左右分读:

  怀叹嗟,所离经;路旷遐,伤中情;君无家,房帏清;
  容饰华,朗镜明;光纷葩,珠曜英;感思多,谁为荣。

谁为至叹嗟、所离至思多、感思至离经。

半段回环读,三言六句:

  嗟叹怀,伤中情;家无君,朗镜明;葩纷光,谁为荣?

荣为至叹嗟、经离至思多、多思至离经。

半段顺读:

  怀叹嗟,伤中情;君无家,朗镜明;光纷葩,谁为荣?

谁为至叹嗟、所离至思多、感思至离经。

以下三段,读俱同前:游西至摧伤、凶顽至为基、神明至雁归。

左右间一句,罗文分读:

  嗟叹怀,路旷遐;家无君,容饰华;葩纷光,感思多。

荣为至离经、经离至为荣、多思至叹嗟。

从中间一句,罗文分读:

  怀叹嗟,路旷遐;君无家,容饰华;光纷葩,感思多。

所离至为荣、谁为至离经、感思至叹嗟。

中间借一字,四言六句:

  怀所离经,伤路旷遐;君房帏清,朗容饰华;光珠曜英,谁感思多?

谁感至离经、所怀至为荣、感谁至叹嗟。

两分各借一字互用

  怀所离经,踏伤中情;君房帏清,容朗镜明;光珠曜英,感谁为荣?

谁感至叹嗟、所怀至思多、感谁至离经。

中间借二字,五言六句:

  叹怀所离经,中伤路旷遐;无君房帏清,镜朗容饰华;纷光珠曜英,为谁感思多?

为谁至离经、离所至为荣、思感至叹嗟。

两分各借二字,互用分读:

  叹怀所离经,旷路伤中情;无君房帏清,饰容朗镜明;纷先珠曜英,思感谁为荣?

为难至叹嗟,离所至思多、思感至离经。

以下三段,读俱同前,阶西至摧伤,漫顽至为基、通明至雁归。

蓝书读法

自中行各借一字,互用分读,四言十二句:

  邵南周风,兴自后妃;卫郑楚樊,厉节中闱;
  咏歌长叹,不能奋飞;齐商双发,歌我兖衣;
  曜流华观,冶容为谁?情征宫羽,同声相追。

情征至后妃、周南至情悲、官征至淑姿。

取两边四字成句,四言六句:

  兴自后妃,厉节中闱;不能奋飞,歌我兖衣;冶容为谁?同声相追。

同声至后妃,窈窕至情悲、感我至淑姿。

两边分读,四言十二句:

  兴自后妃,窈窕淑姿;厉节中闱,河广思归;
  不能奋飞,遐路逶迤;歌我兖衣,硕人其颀;
  冶容为谁?翠粲藏蕤;同声相追,感我情悲。

同声至淑姿、窈窕至相追、感我至后妃。

两边各连一句,或两边遥间一句,俱可读。

以下三段,读俱同前:惟时至成辞、佞好至防萌、何辜至惟新。

两边分读,左右递退,六言六句:

  周风兴自后妃,卫女河广思归;
  长叹不能奋飞,齐兴硕人其颀;
  华观冶容为谁?情伤感我情悲。

宫羽至淑姿、邵伯至相追、情伤至后妃。

以下三段,读俱同前:年殊至成辞、谗人至防萌、愆殃至惟新。

互用分读:

  周风兴自后妃,楚樊厉节中闱;长叹不能奋飞,
  双发歌我兖衣;华观冶容为谁?宫羽同声相追。

宫羽至后妃、邵伯至情悲、情伤至淑姿。

虚中行左右分读,六言十二句:

  周风兴自后妃,邵伯窈窕淑姿;楚樊厉节中闱,
  卫女河广思归;长叹不能备飞,咏志遐路逶迤;
  双发歌我兖衣,齐兴硕人其颀;华观冶容为谁?
  曜荣翠粲葳蕤;官羽同声相追,情伤感我情悲。

情伤至后妃、邵伯至相追、宫羽至淑姿。

左右连一句亦可读。

以下三段,读俱同前:年殊至成辞、谗人至防萌、愆殃至惟新。

紫书读法

自岁寒反复读,五言四句:

  寒岁识凋松,贞物知终始;颜丧改华容,仁贤别行士。

士行至岁寒、松凋至贤仁、仁贤至凋松。

自寒字蛇行读:

  寒岁识凋松,始终知物贞;颜丧改华容,士行列贤仁。

仁贤至岁寒、松凋至行士、士行至凋松。

从外读入:

  寒岁识凋松,仁贤别行士;颜丧改华容,贞物知终始。

仁贤至华容、松凋至物贞、士行至丧颜。

从内读出:

  贞物知终始,颜丧改华容;仁贤别行士,寒岁识凋松。

颜丧至行士、始终至岁寒、容华至贤仁。

以下一段,读俱同前:诗风至微元。

自龙字起顺读,五言四句:

  龙虎繁文藻,旗凋华曜荣;容饰观壮丽,衣绣曜颜充。

从外读入:

  藻文繁虎龙,充颜曜绣衣;丽壮观饰容,荣曜华凋旗。

充颜至饰容。

从内读出:

  荣曜华凋旗,丽壮观饰容;充颜曜绣衣,藻文繁虎龙。

丽壮至绣衣。

以下一段,读俱同前:衰年至异世。

回环读:

  龙虎繁文藻,荣曜华凋旗;容饰观壮丽,充颜曜绣衣。

衣绣至虎龙。

顺读:

  藻文繁虎龙,荣曜华凋旗;丽壮观饰容,充颜曜绣衣。

充颜至虎龙。

以下一段,读俱同前:衰年至奇颜。

黄书读法

○自诗情起,五言四句:

  诗情明显怨,怨义兴理辞;辞丽作比端,端无终始诗。

诗始至情诗、辞丽至理辞、辞理至丽辞、端比至无端、怨显至义怨、端无至比端、怨义至显怨。

○自思感起,四言四句

  思感自宁,孜孜伤情,时在君侧,梦想劳形。

形劳至感思。

○顺读:

  宁自感思,孜孜伤情;侧君在时,梦想劳形。

梦想至惑思。

以下三段,读俱同前:愆旧至何如、婴是至何冤、怀伤至者谁。

○从外读入:

  宁自感思,梦想劳形;侧君在时,孜孜伤情。

梦想至在时。

○从内读出:

  孜孜伤情,侧君在时;梦想劳形,宁自感思。

侧君至劳形。

○从下一句间逆读:

  孜孜伤情,宁自感思,梦想劳形,侧君在时。

侧君至伤情。

以下三段,读俱同前:念是至独居、怀忧至漫漫、悼思至感悲。

○自诗情起,四言四句:

  诗情明显,怨义兴理;辞丽作比,端无终始。

始终至情诗、辞丽至兴理、理兴至丽辞、情明至始诗、丽作至理辞、无终至比端、义兴至显怨、显明至义怨、比作至无端。

余如始终无端,显明情诗,回环读,仍是四言四句八首。


琴清流楚激弦商秦曲发声悲摧藏音和咏思惟空堂心忧增慕怀惨伤仁
芳廊     王      南      荒     嗟智
兰 桃    怀      郑      淫    中 怀
凋  燕   土      歌      妄   君  德
茂   水  眷      商      想  容   圣
熙    好 旧      流      感 曜    虞
阳     伤乡      征      所多     唐
春方殊离仁君荣身苦惟艰生患多殷忧缠情将如何钦苍穹誓终笃志贞
墙      加怀     繁     思岑      妙
面      兼 何    华    伤 幽      显
殊      愁  是   观   君  岩      华
意      悴   冤  曜  梦   峻      重
感      少    端 终 诗    嵯      荣
故      精     平始璇     峨      章
新旧闻离天罪辜神恨昭盛兴作苏心玑明别改知识深微至嬖女因奸臣
霜      遐     氏诗图     渊      贤
水      幽    辞 兴 怨    重      惟
齐      旷   怀  感  念   涯      圣
杰      远  感   远   为  经      配
志      离 戚    殊    怀 网      英
清      凤知     浮     如罗      皇
纯贞志一专所当麟沙流颓逝异浮沉华英翳曜潜阳林西昭景薄榆桑伦
望     神龙      时      光滋     匹
谁    轻 昭      盛      流 谦    离
思   桀  德      意      电  远   飘
想  散   怀      丽      逝   贞  浮
怀 哀    圣      哀      推    自 江
所春     皇      遗      生     基湘
亲刚柔有女为贱人房幽处己悯微身长路悲旷感生民梁山殊塞隔河津

七七纵横线读法

○自初行退一字,每首七言四句,俱逐句退成回文:
  智怀德圣虞唐贞,妙显华重荣章臣,
  贤惟圣配英皇伦,匹离飘浮江湘津。
智怀西林、至罗林、至玑心、至岑钦、至奸臣、至识深、至如林、至浮沉、至知麟、至恨神、至怀身、至繁殷、至始心、至苦身、至南音、至和音、至伤仁、至忧心、至唐贞
○以下十五段,读俱同前:所怀芳琴河隔刚亲清流伤仁妙显梁民感至望纯清志商秦曲发唐贞贤惟长身微悯霜新故感藏音和咏章臣匹离房人贱为墙春阳熙堂心忧增皇伦
○自上横行退一字成句,逐句逐字逆读,俱成回文:
  伤惨怀慕增忧心,堂空惟思咏和音,
  藏摧悲声发曲秦,商弦激楚流清琴。
伤惨乡身、至苦身、至始心、至何钦、至南音、至繁殷、至怀身、至恨神、至知麟、至浮沉、至如林、至识深、至玑心、至罗林、至奸臣、至章臣、至智仁、至唐贞、至忧心。
○以下十五段读俱同前:芳兰听亲刚柔河津湘江智仁堂空阳春墙面贱人房幽匹伦皇英忧心藏摧故新霜冰微身长路贤臣章荣和音商弦清纯望谁生民梁山妙贞唐虞曲秦
○自两间行退一字成句,下以递退一句成章,又纵横返复读:荒淫生民王怀皇人志笃方春桑榆贞纯方殊志贞贞志桑伦岑幽长身加兼刚亲何如故新阳潜所亲罗网和音凤离清琴苦惟章臣沙流湘律渊重房人遐幽望纯多患清纯浮异墙春峨嵯曲秦精少阳春忧缠皇伦华英梁民光流刚亲龙昭霜新当所芳琴荣君所亲乡旧故新所感清琴苍穹湘津西照长身
○自中行退一字成句,以下迎退一句成章:南郑遗身奸回旧新遗哀南音旧闻奸臣繁华房人识知清纯浮殊曲秦恨昭皇伦诗兴刚亲苏作所亲始终清琴玑明湘津时盛望纯辜罪贱人征流阳春微至梁民
○自角斜退一字成句,以下递退一句成章:
  嗟中君容曜多钦,思伤君梦诗璇心,
  氏辞怀感戚知麟,种轻粲散哀惑亲。
嗟中贞纯、至浮沉、至遐神、至遗身、至阳林、至沙麟、至旧新,至凤麟、至加身、至基津、至桑伦、至民、至渊深、至华沉、至廊琴、至方春、至王秦、至精神、至多殷、至奸臣、至罗林、至苦身、至南音、至基津,至图心、至妙贞、至伦、至恨神、至知麟、至怀身、至繁殷、至如林、至思钦、至平心、至识深、至曲秦、至堂心、至忧心、至皇伦、至微深、至征、至唐贞、至多钦
○以下十五段同前:廊桃基津春哀嗟仁、基自至廊琴思伤望纯怀何梁民知戚忧心如怀阳春氏辞至霜图怨长身璇诗和音平端故新神轻墙春滋谦房人多曜曲秦伤好清纯
○自中心诗兴起,各项字倒换互旋,八面分读:
  诗兴感远殊浮沉,时盛意丽哀遗身,
  始终曜观华繁殷,征流商歌郑南音。
始终遗身玑明旧新苏作奸臣
○四正左旋读:诗兴旧闻苏作南音始终识深玑明浮沉
○四正右旋读:诗兴奸臣玑明南音始终旧新苏作遗身
○四隅左旋读:璇诗廊琴平端春亲氏辞基津图怨嗟仁
○四隅右旋读:璇诗基津图怨春亲氏辞廊琴平端嗟仁
○双句左旋读:诗兴春亲氏辞旧闻苏作廊琴平端南音始终嗟仁璇诗奸臣玑明基津图怨遗身
○双句右旋读:诗兴基津图怨奸臣玑明嗟仁璇诗南音始终廊琴平端旧新苏作春亲氏辞遗身
○各行退一字,于八面各取一句,左旋颠倒回文:
  南郑歌商流征殷,廊桃燕水好伤身,
  旧闻离天罪辜神,春哀散粲轻神麟。
廊桃时沉旧闻滋林春哀微深遗哀多钦基自征殷奸臣伤身嗟中辜神
○八面右旋读:南郑滋林嗟中时沉奸臣神麟基自辜神遗衷伤身春哀征殷旧闻多钦廊桃微深
○各行退一字,四正面各取一句,左旋读:
  南郑歌商流征殷,旧闻离天罪辜神,
  遗哀丽意盛时沉,奸因女嬖至微深。
旧闻微殷遗哀辜神奸因时沉
○四正右旋读:南郑辜神奸因征殷遗哀微深旧闻时沉
○四隅左旋读:嗟中滋林廊桃多钦春哀伤身基自神麟
○四隅右旋读:嗟中伤身基自多钦春哀滋林廊桃神麟

附:武则天为《璇玑图》所作序

前秦苻坚时,秦州刺史扶民窦滔妻苏氏,陈留令武功苏道质第三女也。名蕙,字若兰。智识精明,仪客秀丽;谦默自守,不求显扬。年十六,归于窦氏,滔甚爱之。然苏氏性近于急,颇伤嫉妒。

滔字连波,右将军于真之孙,朗之第二子也。风神秀伟,该通经史,允文允武,时论尚之。苻坚委以心膂之任,备历显职,皆有政闻。迁秦州刺史,以忤旨谪戌敦煌。会坚克晋襄阳,虑有危逼,藉滔才略,诏拜安南将军,留镇襄阳。初,滔有宠姬赵阳台,歌舞之妙,无出其右。滔置之别所。苏氏知之,求而获焉,营加棰辱,滔深以为憾。阳台又专伺苏氏之短,谗毁交至,滔益忿恨。苏氏时年二十一。及滔将镇襄阳,邀苏同往,苏氏忿之,不与偕行。滔遂携阳台之任,绝苏音问。

苏氏悔恨自伤,因织锦为回文:五采相宣,莹心耀目。纵横八寸,题诗二百余首,计八百余言,纵横反复,皆为文章。其文点画无阙。才情之妙,超古迈今。名《璇玑图》。然读者不能悉通。苏氏笑曰:“徘徊宛转,自为语言,非我佳人,莫之能解。”遂发苍头赍至襄阳。滔览之,感其妙绝,因送阳台之关中,而具车从盛礼迎苏氏归于汉南,恩好愈重。

苏氏所著文词五千余言,属隋季之乱,文字散落,而独锦字回文盛传于世。朕听政之暇,留心《坟典》,散帙之次,偶见斯图。因述若兰之多才,复美连波之悔过,遂制此记,聊以示将来也。大周天册金轮皇帝制。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