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菩萨蛮

李白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赏析】

太白这首《菩萨蛮》乃为历代传诵,宋•黄晟曾赞其乃“百代诗词之祖”。清代王夫之曾说道:“夫景以情合,情以景生,初不相离,唯意所适。”复又言道:“情景名二,而实不可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然自明胡应麟以来,不断有人提出质疑,认为它是晚唐五代人作而托李白的。这场争议至今仍继续。

这是一首怀人词,写思妇盼望远方行人久候而不归的心情。开头两句为远景。高楼极目,景物相溶,人景合一。平林秋山,横亘天末,凝望之际,不觉日暮。“烟如织”是说暮烟浓密,将平林与烟雾相织在一起,寒山延展,平原之上树林如带,而那雾烟如织,看那漠漠寒烟山色转深。只落得一句“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夜色已临,愁思渐起,人却远离故里千万重。“有人楼上愁”正是指那远行之人,那思乡之人。

“王建《江陵使至汝州》诗:“日暮数峰青似染,商人说是汝州山”。薛涛《题竹郎庙》诗:“竹郎庙前多古木,夕阳沉沉山更绿。”是言晚山之青。而行人之远与伫望之深,尽在其中。“暝色”两句为近景,用一“入”字由远而近,从全景式的平林远山拉到楼头思妇的特写镜头,突出“有人楼上愁”的人物主体,层次井然。

下片玉阶伫立仰见飞鸟,与上片登楼远望俯眺平楚,所见不同,思念之情则一。“宿鸟归飞急”还意在反衬行人滞留他乡,未免恋恋不返。末句计归程以卜归期。远行之人眼见得那烟树寒山,广垠平林,愁极思绪。远行他乡,故里却又如此遥 远,何处是归程?蓦然间看到那宿鸟归飞急切,忽又想自己早已远离故土,魂飞天长梦远情牵。庚信《哀江南赋》有“十里五里,长亭短亭”之语。词中着一“更”字加强了连续不断的 以至无穷无尽的印象。征途之长亭短亭,不但说明归程遥远,同时也说明归期无望,与过片“空伫立”之“空”字相应。如此日日空候,离愁也就永无穷尽了。“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远行之人纵是有那万般情愁又能怎样?只能久久站立于玉石般的青阶上默默地看着那远方的故土空看宿鸟匆匆而过,而自己心中那一缕思念之情却愈加深烈了。

“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此句乃画龙点睛之笔。不怨行人忘返,却愁道路几千,归程迢递,不露哀怨,语甚酝藉。韩元吉《念奴娇》词云,“尊前谁唱 新词,平林真有恨,寒烟如织。”可见南宋初这首《菩萨蛮》犹传唱不绝。“长亭更短亭”将游子那缕挥之不去的思乡之情全然跃于纸面 ,读来让人倍觉惆怅。何处才是归程?游子何时才能找到归家的路途?太白诗中思乡之情并 不直诉,反以自我相问而作问,思乡之情并不多言,可是满篇尽皆思乡之意。读罢令人掩卷长叹,扼腕长息不已。杜甫有诗:“眼见客愁愁不醒,无赖春色到江亭。”细细读太白此诗,真个是:“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韦庄曾道:“乡书不可寄,秋雁又南回。”此叹和太白的“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相同之意,只是读来却不仅太白那般含蓄和婉约,太白此句读来更添了几分离索之愁。

李白字太白,凉武昭王九世孙,此乃蜀人。自幼能言奇诗,天才奇特,贺知章曾言道:“谪仙人也。”见于玄宗,因其文才奇思,甚得玄宗喜爱。只因忤于贵妃, 故放。太白诗纵化百端,其思无人能及,今人常说,其人必受天人所化,是以其诗古今无比。天下“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啸傲凌沧州”二句惟太白得以当之。王贻曾上谓:“太白,恭奉断句尤妙绝古今,别有天地。特天性不羁,故放浪于诗酒间,其忧时伤乱之心,实与少陵无异也。安得徒以诗人目之?”代宗立,其欲召回,只太白已悴。

宋初《尊前集》及稍后的文学《湘山野录》、杨绘《时贤本事曲子集》,都载有传为李白所作的这首《菩萨蛮》。黄昇《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且将此词推为“百代词典之祖”。

【注释】

近水杨宁益《零墨新笺》考证《菩萨蛮》为古缅甸曲调,唐玄宗时传入中国,列于教坊曲。变调,四十四字,两仄韵,两平韵。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