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四面八方
好山好水好地方

上个世纪六十年印度尼西亚一位女歌星Erni Djohan ,出生于巴棠,当时她唱了一首歌叫“Teluk Bayur“,这首歌旋律优美,歌词哀伤。作曲家Zaenal Arifin所作的歌词大意如下:

“再见了美丽的港湾/我将远渡重洋/到海外求学 /那是未来的保障;

再见了亲密的爱人/祝福我很快学成归来/请每周给我来信/缓解我对你的思念;

你挥舞的手让我心痛/爱你只有越深/不知不觉泪流满腮/请你一定要在那美丽的港湾等我,请你一定要在那美丽的港湾等我……“

这首歌风靡了全印度尼西亚,也捧红了她。

9 月29日,随梅州会馆和黄氏宗亲会义诊团来到巴棠,前往朋姑露的路上,在一个转弯点,忽然看到一片深蓝色的海,巴棠的朋友告诉我们,这就是巴棠出名的海湾,让人离开了故乡而念念不忘要回来看看的“TekukBayur“。

巴棠本身没什么风景,离开巴棠2小时车程的Bukit Tinggi 却是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风景极美,西方游客多慕名而来,听了真遗憾。

虽然如此,前往义诊地点的五个多小时车程中,左边是从北到南横跨半个苏岛、绵延无亘的山脉,绿色的树,绿色的草,起起伏伏无尽头,一路伴我们前行;右边是海,深蓝色的一片,向天边展延,海天成一色,有时候大海隐在民居的后面,忽然一个转角处,它就在我们眼前,海浪温柔地拍打着我们的路堤,避风港出去,是广阔无亘的印度洋。

温柔的海,我们琢磨不着它的脾气,就像爱使性子的漂亮少女,说翻脸就翻脸。我从车窗望出去,痴痴地看着深蓝色的大海,心想,海啸真来的话,这些住在海边的居民可能都逃不了,高山虽然看起来在眼前,距离其实很远很远。

义诊回来,已经深夜,又再经过美丽的Teluk Bayur ,白天和黑夜,它给我们两种不同的感受,漆黑一片的海上,闪烁着万家灯火,四周是那么静谧,陆上的灯光和海上反射的灯光,氤氲着神秘的气氛,漫漫地飘进我们车里……

印度尼西亚真是个好地方,好山好水处处有,只是我们从不懂去珍视所拥有的财富,也许真的是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吧。而我真希望有一天,有机会再回来,放松身心,和家人好友去欣赏那好山好水。



返回《袁霓散文》

《袁霓新诗与小说》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