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五月桐花雨

袁霓

“桐花叶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


五月的台湾,桐花盛开。桐花盛开的季节,称为“五月客家桐花祭”,是台湾客家人的节日。从四月桐花发芽开始,客家族群聚集的桃园,新竹,苗栗等地都有很多庆祝活动,在台湾时,看到一分资料称,从四月桐花发芽至五月盛开到凋零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围绕桐花祭共有2000多场的活动。海外其他地方的客家人,好像都没有专属的这种庆典节日。

五月桐花盛开的时候,我刚好在台湾,参加五月初台湾元智大学邀请的"族群•语言与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因为有这一份邀请,我才能看到美丽的“五月雪”。元智大学中文系刘阿荣教授知道我想看桐花,特别给我送来“客家桐花祭”在台湾几个地区的庆祝活动节目表,我看了看,活动都是在郊区山上,对于我这个匆匆来去的海外来客,时间匆促,也不敢单独前往,只好遗憾地错过了。

与我们陈家情同兄弟的台湾朋友柯先生,原本有事要到外地去,特别为我留了下来,会议结束后,他带着我坐着捷运到台北动物园站附近,排队坐缆车。

缆车缓缓地爬升,台北景物在我们的视线里一览无遗,脚下,是绵延青葱翠绿的树林,间中一两间红瓦屋顶;忽然,青葱翠绿中,眼前一片雪白,一丛一丛的白花缀满了山头。桐花就在我脚下,层层叠叠,铺天盖地,开得那么茂盛,白皑皑地让人震撼!

与我们同一缆车的是一家人,一对夫妻带着他们的父母以及一个五六七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兴奋地从缆车这一头跳到另一头,有畏高症的爸爸,一个壮汉,使劲地抓着老婆的手,一边喊着:“不要跳!”小女孩喊:“爸爸,快看哪,好美啊,雪白雪白地,好多好多……”“知道,知道,爸不看,不敢看……”

“桐阴瑟瑟摇微风,桐花垂垂香满空。”


朵听着他们的对话,我不由笑了……

我们在终点“猫空站”下车。人潮如织,是不是都来看桐花呢?柯先生带我一直走,一直走……我喘着气,紧跟着他的脚步,不知要带我到那里去。

走啊走,忽然一卷真实的画,摊开在眼前这一条小山径,纷纷飘落的白花,如雪铺盖,美景似梦,我站在那里,如沐霜雪,心境一片沁凉。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叫做“五月雪”。我轻轻蹲下,拾起了一朵花,五星形花瓣,白色的花冠,花心透着淡紅與粉黃,美的让人透不过气来。不明白高八九公尺的大树,怎么会生出这么细致粉琢的花?远远看,它是一丛丛一团团,近看原来只是这么一小朵一小朵堆叠起来的。

满地的落花,有刚刚飘落、透着姣美的鲜花,被雨吹落的残花,则软绵绵地瘫在地上,失去了它在树上意气风发,风华正茂的样子。风雨残花,让我有丝丝伤感,花如人,总是禁不住摧残啊。

柯先生带我在一个清静的茶座里喝茶,吃着花生、橄榄,山脚下碧绿青葱,风微微地吹着,白色的花雨在眼前飘坠,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花香,在鼻端萦绕……五月的桐花让我沉醉。

洁白的油桐花,旋转飞扬翩翩而飞,又在我眼前美丽地陨落。有幸在五月,桐花一年只有一次的花季,我在它的树下见识了短暂而苍茫的美丽。



返回《袁霓散文》

《袁霓新诗与小说》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