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钓鱼记
叶仪文

若有人问我。此生最大的爱好和兴趣是什么?我会不加思索地回答;钓鱼。”

小时候住在西加里曼丹的小镇,屋子前有卡江,后有小溪,溪中有大大小小鱼群游动,五岁时,我已学会游泳就开始跟着外婆和姨婆(外婆的朋友)划着小船。我坐在船中央,一齐去钓鱼,树林中的小河,流水潺潺,微风吹拂、空气清新。只可惜讨厌的蚊子叮人又痒又痛,无奈就用浴巾盖住双腿,这样一来小船也跟着摇动,外婆吩瞩“别吓跑了鱼群。”

有一次,抛下鱼线后,正全神贯注于系在鱼在线的浮标,突然间,我的浮标迅速下沉。我赶紧拉线。哗!钓竿都被拉得弯弯,拉上来一看钓到的竟是一只小乌龟,哈哈……有时鱼群多到随手拉起钓竿都会钓到鱼的背鳍,拉上来多有趣,我也曾经钓到一条独眼鱼,由此可见鱼儿在河中也会打架受伤。

跟着外婆钓鱼在船里所钓获的鱼,究竟谁钓的多呢?我们就把鱼尾折断作记号来分辨。

小学毕业后,来到雅城升学,我还是常常忆起和外婆在小河的钓鱼的乐趣。两年后,外婆在睡眠中安祥去逝,从此再也没有“同伴”划船钓鱼了,暑假回到小镇一天无意中在门背看到外婆遗留下的钓竿,一时兴趣到来,急忙找来蚯蚓钩上作钓饵,依窗坐下,把鱼线从窗口放到河中,河水清晰,看到处处草缝中一尾一尾的IKAN GABUS正在歇息;。一见钓饵立刻冲过来,张口把钓饵吞下后想溜之大吉,我顺手一拉,就把一尾又肥又大的IKAN GABUS 钓上来,真有说不出的高兴,暑假就在窗口边垂钓,这是个快乐的假期,难忘的假期。几年来,由于工作紧忙。好几年没有去钓鱼,可从未忘记钓鱼的乐趣, 甚至钓鱼的情景常会在梦中出现。

有一天,朋友问我有没有兴趣去钓鱼?我惊喜道:“钓鱼?真的吗?去哪儿钓鱼?”

朋友又再问我“会不会拿钓竿?”我急忙道:“别问了,快告诉我去什么地方?”结果我们去PONDOK CABE的鱼塘钓鲤鱼和三板鱼。入门票为两万盾,钓到多少的鱼儿,回家时再称一称,每公斤为1万盾付给鱼塘管理员,但那次白白坐了半天还是空手而返,据说是鱼塘主先把鱼儿喂饱了,所以鱼儿祇在水中自自在在游来游去,看都不看这么多鲜美的蚯蚓,真可恶。

在海上钓鱼更有趣,船在海中荡漾,头戴宽边竺帽行驶到七、八十米深的大海中,船上装有计算机可测出并看到鱼群的出没地带,我们就到“鱼穴”上抛锚垂钓,哗!鱼儿也许还没有“进餐”我们才放下钓饵,鱼儿就抢着啄食,不到十分钟,大家轮流将一条一条各色各类的鱼儿钓上来。在晨曦中片片鱼鳞闪闪发亮,尤其是红色的KAKAP,尤为可爱,此吋大家就赶紧将原来的一条鱼线,再分丫系上左右各两条,变成一条鱼线有五个钓钩,丢进海中,一会儿,手中的鱼线被鱼儿重重拖动,我不敢怠慢也顺势大力一拉噢!好重还以为是钓到了大鲸鱼,使尽力气,拖上来,哗!是一串红色的KAKAP共有五尾,我忘形大叫,太棒了,这是我毕生难忘的丰富收获,想起来心中还满有滋味。

连续两天的垂钓,都有好成绩,载了满筐的鱼上岸,每天大家都分工合作下厨,餐餐都有烤鱼,甜酸鱼、清蒸鱼、鱼头汤……真可谓“满桌鱼席”,过足了瘾。

回来后,脸和双手都晒得发红,尤其是脸部须花精神去护理,朋友问说,为何脸上长了那么多的黑斑?我说是出海钓鱼晒黑了,朋友对我说那又何苦呢?但我祇是笑笑不语,他们是不会知道“垂钓”在我心中有多么的快乐,而且是永远永远……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