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流浪的心
雯飞

我有一颗流浪的心,几十年来被婚后的生活深深埋藏。有一天,当我不必再牵着孩子们的手,不必忧虑家中的柴米油盐时,好似刚从冬眠中醒来,兴奋得想去找寻过去的自己。喜欢独自一人不必涂脂抹粉,一袭T恤长裤,轻便自如的出去走一回。

外子说我是Anak Jalanan,他不怕我迷路不会回家。但他不喜欢我出门,要我乖乖的在家。我说,请放心,一直长久关在笼中的鸟,即使放牠出去,也绝对飞不远。

犹记孩提时代的自己是个爱逛马路的野孩子,足迹踏遍了整个城市。五十年代的泗水,车辆稀少,小孩子们极少坐车,上学放学到那儿都步行。我和大弟经常趁妈妈不注意时溜出去玩、总是饱尝妈妈的藤鞭,可是打归打,痛过了又跑。我们尤其最喜欢被爸爸“派遣”到二叔二姑家里走纸条,妈妈自然不会阻止,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出家门,一路走一路看,觉得外边的世界多么好,多么引人。我们走走停停,看路边摆着的各式各样摊子,观看路旁卖膏药的玩把戏,看牛车、马车行走,看耍猴戏,看男扮女装的卖唱者……

我们赤着脚,在炙热的阳光不,脚底踏到香烟头、刺到碎玻璃也不在乎,两个八、九岁的小孩每天不知走几十公里路。有时候实在走得双腿酸麻,就常常幻想着:要是能拥有一辆脚踏车多么好!碰巧遇到同路的牛车,我们就在车后缩着双腿跟它一段路,有些车夫不让我们跟,他会像赶野猫似的“苏!”回过头来甩起鞭子,我们赶紧跳下来,等车夫不注意又爬上去,有时我们也偷乘电车,从正在行走的电车跳上跃下是我们的拿手,这一招说起来可真够刺激!

长大后,流浪的心一直伴随着我,每到一个新地方,总喜欢到处走动,去探索各处的风光景色,对于未曾踏过的路充满新鲜好奇感。

不过,人到中年是会变的,随着年纪的增加、体力的渐衰,以往的朝气已逐渐消失,性情也不再像年轻时那般易于冲动,对外界的诱惑力业近乎无动于衷。

初来椰城时住在西部郊区,只要听到有远方朋友来,无论多远都会兴致勃勃的按址去找,曾经好几次到东区的Cipinang一带探访老友,因白天要工作,傍晚才有空出门,转搭几趟才到达目的地,已晚八时。现在回想起来,一个妇女携带两个幼儿上下公交车到那么远的地方,又是在晚间,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不禁替自已里一把冷汗。

忘了是在几年前的事,有次外出坐巴士,下车时我忽然童心未泯,想试试儿时的“绝招”,车子尚未停稳就左脚一跃的跳了下来,只觉得脚踝无力、膝盖酸软,差点儿翻了个筋斗,方始悟到年纪实在不轻了,再也不能与往日相比哩!

又有一次心血来潮,想踏脚车去上班。几十公里的路程,端出儿时的“雄心壮志”下决心锻练身体。呵呵!的确好玩,尤其练习走过那一段高速公路上的天桥,四天后才学会一口气骑过去,下桥时就像下山的感觉舒畅极了。可惜“往事只能回味”体力和意愿却背道而驰,一星期后双脚僵痛得连走路都困难,更别提踏脚车啦!

直到今天,心头总有一个愿望,很想有这么—天,自个儿出门去逛马路,去游整个椰加达,搭公共汽车从一个站到另一个站,每一号车都要坐一下,去触摸每一个城角,去观看每一条街巷,去回味童年时代的流浪生涯。

(1993年10月4日)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