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漫漫驼道话“驼铃”
黄墉

hello
骆铃(右)正与作协副秘书长松华攀谈。

参加第五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暨第九届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外国代表团群中有位一老者,年近古稀,精神却还矍铄,只是脚部似乎有些毛病,不良于行,要依靠一只拐棍走路。每当上下台阶,他看似走得辛苦,而且身体摇摇晃晃,如风中残烛,令人觉得担心。我几度跑上前去搀扶,次次都遭他轻声婉拒,只在没有扶手栏杆的坡地,他才让我扶着他的左手,右手却还是“信任”他的拐棍。

后来,我知道他“信任”拐棍的这种作法,实际上是在锻炼自己的意志,加强“自己走路”的信心,这使我对这位老者感到钦佩。

到了万隆,在颁发亚细安华文文学奖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就是马来西亚的得奖人──驼铃。

驼铃原名彭龙飞,祖籍福建晋江,1936年出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曼绒县。他曾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各地担任过教师或校长,直至1991年才退休。

驼铃曾担任霹雳文艺研究会会长及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主席,出版作品以新诗与小说为主,其中有:新诗文集《吉打的人家》和翻译小说《旋毛儿》,长篇小说或短篇小说文集《沙哑的红树林》、《硝烟散尽时》、《家福》、《可可园里的黄昏》、《无弦琴及其它》、《驼铃文集》等。

北京学者吕莺对驼铃的著作评价甚高,说他在小说中“无论是描述反殖民主义斗争的艰苦岁月还是经济文化建设的和平年代,透过种种纷繁的人物纠葛与情节起伏,爱国主义成了一面催人奋进的鲜艳旗帜。”同样,汕头文学评论家陈剑辉则以“于沉重处见真情”七字概括驼铃的小说风格。

驼铃虽然是资深作家,见识广博,谈吐也不俗,但他仍然虚怀若谷,对小辈尤为注意,不会倚老卖老,或摆老资格派头,这更是更令我佩服不已。

漫漫驼道,叮叮当当的驼铃声,声声穿越了茫茫草原大漠;在黄沙大漠上,严寒酷暑将考验每一个旅人的意志,“驼铃”也成了奋斗中的依傍,前进中的号角。

驼铃,驼铃,驼铃 ……这两个字眼令人想到缓步行走的骆驼。骆驼走得不快,但它行走的持久力却是惊人,意志坚强,尤其在沙漠上。

在一望无际、四顾茫茫的荒漠上,孤独或失散的旅人走得困乏了,感到干渴了,感到前途黯淡了,感到沮丧无助了。突然,远处隐约传来叮叮当当的铃声,铃声一声又一声,一声比一声更加响亮,愈加清晰,且沁人肺腑。这时,旅人必然会感觉到自己垂危的生命有了转机,有了新的希望,前途也豁然开朗。因为“驼铃”意味着骆驼旅队来了,也将获得维持生命的水分,使旅人可以重入征途,识途的老骆驼也会沉稳地携带他找到绿洲!

印华文学也曾经历过“沙漠时期”,幸好当时文友们能默默耕耘,不畏艰辛,任劳任怨,坚持提供有赖以“维持生命”的水分与养分;后来又得到一些外来的有心人士的照顾,以及印华文学写作人本身的努力奋斗与坚持迈步,印华文学才找到“沙漠上的绿洲”,印华文学才逐渐产生今日的成就,印华作协才得到了广大印华社会人士的鼎力支持,才能成功举办第五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暨第九届亚细安华文文艺营这两大盛会。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