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推与敲
——读与写心得
黄东平


故典:唐朝诗人贾岛,上京应考,骑着驴作诗,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后又想把“敲”字改成“推”字,但犹豫不决,就用手比划着推与敲之状,无意间碰到当时显赫的韩愈的马,左右抓他见韩愈。他向韩愈说明原委并求教。韩愈想了好一会儿,说:“用敲字好。”后人就用推敲来比喻反复琢磨字句。

若据我这浅薄幼稚的写作者看来。这问题很简单,容易解决的,不必一路用手作推敲之状。

我的见解是;先问作者写这诗的意图何在?于是从“造情”“造景”着手。如果这首要写的是深夜之景,在这样的时刻,是“静”的世界。鸟雀在黄昏的树上聒噪了一阵之后,这时早选定树枝,安静地睡着了。僧有事从外面回来,如夜已深,用敲就会破坏了这静,甚至惊动树上的鸟儿;而敲,又说明寺里还有别的人还没睡,走来开门,若再加上两人谈话,就有了一场活动,是闹非静。虽然在闹过后,能显得更静,但我认为,这样的处理,没有这必要。所以我认为,如写在深夜,应该用“推”字好。推,表示门没有上闸,只掩着,况且寺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掩着只表示人不在,这也可以显示僧一个人住,很显得孤寂情状。

我认为,写作,尤其是写诗,“造情”和“造景”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