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钥匙
林世芳

一个宁静的夜晚,阴云密布,天即将下雨了。

宁静的夜却隐藏着忐忑不安的气氛。在某地的警局暂扣所,咯嚓一声开门声,惊醒了小牢房的郭老伯,他慢慢地挣开劳累的眼睛,不屑地看了一眼奸笑的脸。昨天在他家里的读书会被人出卖了,他们一家有五口人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进监狱。在路上已不断受到殴打,身体多处的创伤已使他疼痛不堪,现在看来又将再遭毒刑。

“支那狗,站起来,走,要给你颜色看了!”青衣士兵得意洋洋地抓着他白衬衫后领前推后拥,把郭老伯推到和大儿子阿生同一审问室,那里已坐着戴着斜帽一脸狰狞面目的几个青衣头头。时钟正指向七点。

“跪下!”一个青衣人想把郭老推倒在地上,但,已踏入古虚年七十有余的老伯,白发苍苍、白皙而端正的脸上斑斑血迹,显出不可一世的坚强气概,他傲然而立。一个刽子手用一尺多长的棍子用力打在郭老背上,他倒下了,再站立起来。

“你犯了什么罪,知道吗?”一个有衔头的青衣人拍着桌子问。郭老咬着牙,一声不响,一棍打在他屁股上。

“什么人去过你家学习、开会?”

“哪个乡村有你的学员?”

“说!经常去你家学习的同伴是哪些?你说了我给你很多钱。”

“你的书籍文物藏在什么地方?你知道秘密学习就是犯法吗?”

“你们是造反分子吗?”

审讯官露出獠牙血齿,好像就要把老人整个人儿吞了似的。

几个头头接二连三的逼口供,只见郭老安然自若,就像眼前根本没有人。一个审讯官把郭老的手抓了过来,用力一扭,左手手指折断了两个,他咬着牙一声不哼。

“你哑巴吗?看你说不说?”另一个审讯官又抓住他右手。“说不说!”还是沉默。咯嗒一声,右手手指又断了两个。青衣一不做二不休,甚至把老伯的双手干脆放在桌子上用枪柄捶打,好像砍肉圆,手指被锤碎了,此时只听得喊打声,棍子劈啪此起彼落打得过老伯摇摇欲坠。棍子打碎了,他叫人再换棍子,一个审讯官把郭老推倒在椅子上,然后用棍子插进郭老的胸膛,把郭老的好几支胸肋骨插断了,再提起硬皮鞋向那双腿踢下去,郭老晕倒在血泊中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躺在小牢房里,刚好儿子阿生也拐着脚血迹淋淋的被推了进来。他也被青衣打得遍体鳞伤,他们这些野兽用抽着的烟烧他的脸烧得尽是火泡,挥动棍子把额角打破在淌血,背上流着血的伤口还被热热的灰从头上倒下,然后擦到他的胸前和背上,痛得他咬着牙顶住了。他就像他爸爸一样硬骨头,一声不响,完全不开口。

他亲眼看着爸爸被打得手折脚肿胸骨折,他感到心碎了。

回到狱房他抱着瘫痪了的爸爸说:“爸爸,你老人家被打成这个样子啊!真是禽兽不如的军人!”“阿生,要沉住气,好好对付他们,要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也受伤了,喝你自己的尿可以治伤。”郭老非常镇定地说,“我们只要不伤害别人,一人做事一人当,就是死也心安理得。爸爸不行了,你要好好保重啊!”

阿生忍着欲滴的眼泪,轻轻地抚摸着并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爸爸颤抖的身体。郭老叫阿生从他裤袋里取出一包沾满血迹的“包裹”,阿生机警地放进自己的裤袋里。

现在是一点了,他和爸爸一起躺着,五个小时的拷打,他知道躺下去一定再也站不起来了。他背上尽是灰好像蚂蚁在咬,他顾不上这些,关心地看看爸爸,好像他已闭上了眼睛入睡了,但又好像不对头,用手摸摸试一试他的鼻孔已经不再出气了,他省悟到爸爸已被折磨死了,他没有眼泪,心中只有一团燃烧的怒火!

他索性就和爸爸的尸体一起躺到天亮,天亮了军警把僵硬的郭老拉出去装进麻袋,叫死老会的人处理,死老会的人说:我们华人死了要用棺材装,但青衣不肯,几个死老会的华人不得不草草地把郭老埋葬了。坟墓向着大海。

“疾风知劲草,乱世见忠诚。”阿生被打得遍体鳞伤以后释放了。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茫茫大海边,只见一束束雪白的鲜花,不知是谁已先在这儿插上的。

“爸爸啊,我们坚持中华文化是错了吗?难道我们永远被人践踏吗?人活着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你默默地承受折磨至死,表现了中华儿女的不屈精神,深深地被人怀念,那些贪官污吏馨竹难书啊!”

阿生插上了三支香,还烧了一些纸钱给他爸爸,面对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无情的海涛,默默地喃喃自语:“爸爸,你知道吗,我们被捕的那天,你十岁的孙女被狗官强迫拉到椰林后路上,在光天白日下被强奸了,呼天不应唤地不灵,爸爸,你说我该怎办呢?爸啊!”他向自己大腿重重地捶下去,突然,他觉得裤袋里有个硬硬的东西,噢!对了,是爸爸最后交给他的一个小包包,他慢慢地把这个沾满血迹的包裹打了开来,“钥匙!”他想起爸爸最后的一席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附:这是根据真人真事而作的,作者再拜访生哥以后作了些修改。在此谨向不屈的老伯一家人致于崇高敬意!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