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永恒的爱
莲花

小时候我是个贪玩又调皮的女孩,十多岁就经常与邻居孩子玩到深夜,所以家里人格外担心,因而经常受骂。一挨骂就索性不回,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太任性了,十多岁的女孩经常深夜不归,多令人头痛与担忧的事,没办法,母亲只好把我送到远亲家住,希望在新的环境里能变好。

那里的环境不一样,比较清静,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因此心情也比较开朗,远亲家有几个姐妹,而男孩只有一个,年龄只大我几岁,天真的我什么都不懂,只贪玩与贪吃,几个姐妹都很疼爱我,而雁兄更是爱护我。保护我,不许任何人欺侮我,与我形影不离。每天早上用摩托车载我兜风,连送货也少不了我。吃更不用说了,那里简直象是天堂,我给捧上了天。他母亲看出了孩子的心事,心里非常焦急,在暗中找人替我们看八字,知道了八字不合,马上叫我母亲接我回家,我们都不知道原因,他母亲只说:“女孩子不好离家太久。”其实她老人家也舍不得我走,她也很疼我,无奈只好在依依不舍的情况下离开了他们。

不久,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位年轻、健壮、性格开朗、温柔的男人阿华交往不久,认为他不错,感觉上可以把终身付托给他,所以我们结婚了。在若干年后,有了四个孩子(二男二女)。丈夫很体贴、很爱我,我们全家过着幸福的生活。

有一天,姐约我去看望远亲的老母亲(现已八十多岁了),我也很想念已离开廿多年的姐妹,也好想见见他们所以答应了。

我们的突然到来,令他们大吃一惊,尤其是二姐、三姐更是高兴的抱着我跳了起来,四妹赶紧去报信给雁兄,他一听廿多年不见的心上人突然来了,简直不敢相信,他飞也似地跑到母亲家,见到我却只会傻笑,呆了一会儿,突然拉我到他家,连生意也不做了,只留下我们在屋里闲谈,谈至深夜,都还没谈完,他乘机把几十年藏在心里的话全抖了出来。

他说我很残忍,没有看出他已爱上了我,而我却嫁给了别人,害他得了相思病。当他听说母亲要把我送回家时,他曾尽力反对,但那时斗不过母亲的决定,当听到我将出嫁时,他简直要疯了,不顾一切地赶到我家想见我一面,把心事说出来,想劝我嫁给他。但却被我哥拒绝了,因为雁兄的母亲交代过,不许我们相见,他来过几趟,都被拒绝,所以只好回去,一气之下随便与一个不相识的、没感情的女人结婚,(那女人是看上他家的钱),生了一个儿子,不久就分居了,他母亲很后悔,相信八字而害了自己儿子一生的幸福,但后悔已晚了,现在雁兄的儿子己念大学了和我的女儿是同一学校但不同级,他说:“我们虽然没有缘份,那就让孩子来延续我们的缘份吧!抽空给他们介绍认识一下,我们居然不能成为夫妻,希望能结为亲家。”说时流下了眼泪,我不知如何安慰他好!到如今他还爱恋着我,他与妻不合是极痛苦的事。一开始就是错误,他是想气气母亲,让母亲后悔,因为母亲而使他失去自己心爱的人。他痛苦了几十年,好大的一个家,却是冷清清地一个人过日子。

听他姐说,当我出嫁那天,他像疯了一样赶到我家,而后失去了笑容,每天只顾吸烟、喝酒来麻醉自己,问一句答一句像个呆子似地,而母亲看他这样,心里也不好过,每天叹气,在忏悔里过日子。他老人家见了我,也有向我道歉,但这己是过去式了,现在我只能开解雁兄,对他说:“如果爱我就要好好保重身体,要能吃、能睡,现在孩子都长大了,我能经常来看你,而且你也可以来我家啊!我丈夫一定很欢迎你来的。”我们在他家住了几晚,那时是他最快乐的、难忘的日子。我们在愉快的气氛下离开了他。

有一天,我坐在店门前乘凉时,突然看到一位戴着帽子的中年人一直望着我发呆,我认出是他,我马上过去请他进屋,介绍给丈夫、孩子们认识,他好高兴,我们一家很热情地招待他,他答应我们,他会经常来玩。

可是过了几个月,突然从远亲家打来了长途电话,说是雁兄过世了。我差点晕倒,这是不可能的,这不是真的!他的身体看来很好啊!怎么这样快就走了呢?他说还会来的啊!但这是事实,我匆忙赶去吊唁,一路上回忆起小时候与他在一起的幸福生活,感受到他的温和爱护,想到他对自己的暗恋,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到了那里,他孩子把我带到他家里,指着摩托车说:“这摩托车是爸爸的心肝宝贝,他每天都把它擦得发亮,而后对着它发呆好长时间,似乎是回忆吧!谁也不可动,说是他的宝物,只有它能带给他安慰与幸福的回忆。”我听后心里一阵酸痛,原来当时我就已占据了他整个的心,他爱得这么深、这么苦,唉!我后悔没早点来看他,来安慰他,现在除了悲痛外,我只能把他的恋情埋藏在心里。雁兄!安息吧!我会永远惦记着你!(这是阿秀口述的故事)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