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浮萍的自述

杨叶青

我是水里生长的植物,对我的总称叫浮萍,其实,我叫风眼蓝,我老家在南美洲。在浮萍的族群里我是老粗,因为我长得很粗线条,我那空心“管子”托起的叶子又大又厚,浮着很踏实,叶子中间开的蓝花非常好看,所以美国人在上世纪就把我带到他们老家当观赏,后来发现我繁殖力太快了,池塘容不下还把水里的鱼都枯死了,才把我抛弃。

我的繁殖力据植物学家的统计,10株风眼蓝一年之内,不受干扰就能长出60万株。我们曾经把墨西哥湾内陆水道堵塞,成了厚厚的浮垫,非常壮观。因妨碍了船只通行,才用割草机把我们铲除掉。这以后,也许就是我们飘到印度尼西亚的原因,当地人见我们的“颈项”像甲状腺先生,就叫我们是eceng gondok,从此我们就入乡随俗了。

水是我的温床,若将我搬到陆地,很快会就会枯死。难得文人墨客很同情我,可怜我有裉,没有地,其实,我倒不觉得少了什么。我会带来“灾祸”,那是人类不善待我,我是有用的植物,除了当养猪料,我们是石油的一种代替物,问题是提炼的成本太昂贵了,目前人类还不需要我们。这就说明,凡是自然界的东西,只要善于互相利用,就会保持生态的和谐。

我对农人有特别的记忆:他们把我养在一个活水塘里,用竹竿把我拦住,我每天早上都见到那位老伯母蹲在我身旁,一把一把将我提了起来,听她对人说是煮给猪吃的。还养了许多鸭子,这些顽皮东西吵得我很烦。后来,我来到雅加达,在红溪河里歇息,结果把整条河占去了,变成一条厚厚的浮垫,当河水干涸时,反而是上面积压的垃圾将我们弄死了!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