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高山青,流水长

杨叶青

hello

好些日子没踏进别墅里的书房,淡淡的砚墨香好诱人。我凝望着东窗较为满意的字画,我感激这些年来书法老师对我的倾囊相授。从楷书到草书、从压着腕到提起笔,却还能把它写了吊着让人“观赏”,老师尽其所能的无私奉献更令我感激!带着兴奋,我勾画着:“心有凌云笔、砚池墨华飞”的笔迹,越写就像滑雪运动员过高峰下平地而一发不能收了!

毕竟是几个孙子的婆婆了,对着窗外的晨曦身子挥写的有些疲倦时,我端了一杯桂花茶与大院外那山坡下的风景对坐。适逢晴雨不定的天气,雾来得更勤快,远山楼宇清丽方现,转瞬间薄雾又重盖,将我斜坡下的游泳池、鱼塘罩了;又将近处红似火的刺桐花树遮了,当我希望雾从我脸上滑过的时候,它却退至远山之外,风景就像洗后的那么清亮明净。怪不得朋友们都鼓励我学画画,他们说,这里就是我的写生蓝本、最上好的山水画库。 真得,我今天才留意或近或远的美景。这时,老公正好从右边不远的练身房出来,下了餐桌他一见我品茶发呆的样子,走来把他身上的外套轻轻的盖在我身上,凝望着陪我走了半辈子的笑脸,真的很感激!他含情的一笑我更是喜欢。

昨天中午当我们巡逻了外埠几家商场驿站时,趁天际还早,我们下了航机就直接来到这别墅过夜的。围墙内守岗的工人一见我们到了很高兴,老公对其中的一个工人问,“孩子们来过吗?”“上个周末都来了。”听了我很满意,因为孩子们走了一定都将里里外外收抬干净了。老公开了车门让我下去时,我把手伸进他的肘腕间,哼看他爱唱的日本小调开步走时,他却逗我一句,“ 我们不是小别胜新婚?”我趁他开怀大笑时,捏了他一把腰身,自己也大笑起来。

带着甜蜜蜜的回忆,喝了茶,欠身经过平台的花径时,我为亲身栽种的杜鹃花园留步,往下望,山坡下的杜鹃花都开啦!想起朋友们对这罕见的花而惊讶的神色时我很自豪,当年,我从外国带来栽培的努力没有白费。花,陶冶我的心境,也陶冶我清逸飘然的笔锋,何乐而不为?

端了一杯咖啡和一碟面包送给老公时,他可安逸啦!抬起了二郎腿,对着门前经工友修得平平正正的茶树在看书。我很多时候都服了他的好学精神,说什么,为了生意的应酬不得不多学点日本语,于是,每天叽哩咕噜,还学唱着日本歌,坚持了多年来也真有他的一份耐心。其实,他很忙,却很关心我的爱好、业余关照我的文友们,就像刚来的一群文友,他对他们都很友爱,走了后他常说,什么时候再邀他们来?我很幸运,有他的爱护,我的业余爱好像长了翅膀,可以天马行空、高飞无阻了。

夜临星空亮了,望看对山的层层迭迭的闪烁灯火,陪他用着晚餐,不由想着他半辈子经;历的险峰恶浪,我的心变得很年轻,默默凝视中,我要和他同甘共苦再过五十年!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