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过”年


杨思萍

咚咚锵!咚咚锵……。

年三十日,小镇里清早已锣鼓喧天,迎新送旧的气氛比起往年更热烈。

巷里,阿香在房里来回踱着,阵阵的锣鼓声好像敲击在她心房似的让她难受,她不时还跑到门口,向巷口张望……随即紧锁眉头,失望地自言自语:“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锣鼓声边拍手边跳跃的小美跑了过来,她那刚学会走路的弟弟一摇一摆地紧跟着。小美淘气地问道:“妈,爸爸怎么还不回来?不是说要给小美买漂亮的衣服和洋娃娃吗?”

“小美,我的乖女儿,爸爸就在路上了,很快就到家了……去,跟弟弟房间里玩,哦!”看着蹦蹦跳跳的小美牵着弟弟走进房里,她长长地叹了口气,丈夫真的在回家的路上吗?   她依旧倚门而立,痴痴地看着巷口,多么希望丈夫突然出现在眼前……

一年前,失业了几个月的丈夫阿强跟着朋友到城里找工作,几天后来电话说他们已在一间韩国人开的工厂工作了。开始每个月丈夫都会寄钱回来,近两个月来却说领不到薪水没钱再寄了。前几天她给丈夫打电话时丈夫还说年廿八会赶回家过年,电话中丈夫还哄女儿说:“要买漂亮的衣服和洋娃娃给小美和弟弟。”但,今天已年三十了……

中午,阿香忍不住又给丈夫打电话,丈夫的手机依然关机,丈夫的朋友阿明的手机也打不通,她只好拨工厂的电话,也没有人接。

夜幕低垂,西边的一片彩霞也慢慢黯淡下来。阿香对着餐桌上自己特意准备的几样菜,一点胃口都没有。早上,她还蛮以为丈夫一定能赶上这顿年夜饭,此时,一切都破灭了……

“强嫂!强嫂……”就在这时,阿明背着行李出现了。

“明哥!阿强……阿强呢?”阿香从厨房跑了出来,脸上呈现些许喜悦又随即紧绷着脸。

“强嫂,别紧张!你听我说……”阿明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了。

“那是三天前的事,因为我们工作的工厂已拖欠工人两个多月的薪水,前几天还宣布要停工,工人们知道后个个气愤填膺,有人号召到工厂的办事处去示威抗议,工人们马上一呼百应,我和阿强也不得不跟。结果一百多人像被捣怒般的蜜蜂倾巢而出,浩浩荡荡地向工厂办事处涌去……不想办事处却大门紧锁,工人们更气愤了!开始有人向办事处抛掷石块,后来越闹越凶,前面的人还敲开大门,让愤怒的工人蜂涌而入,他们大喊大叫,并破坏办公室里的各种物件,还抬出桌椅点火焚烧……我们跟在后面,越看越怕……就在这时,突然大批警察出现,人群马上慌乱逃散……当时我拼命地跑,连手机都丢了,总算没给警察捉住,但……阿强却给警察逮着拉上了警车……”阿明断断续续地说着。

“哎呀!怎么办?阿明!怎么办?”阿香听后六神无主,脸色苍白地喊道。

“强嫂,别急!昨天我们已到警局去探明情况,知道阿强没事,但听说警察是不会很快放人的……强嫂,你千万别着急,阿强不会有事的,明天我们再来想想办法。”阿明说。

阿明临走时又再安慰阿香道:“强嫂,阿强会平安无事地出来的,别担心!况且,明天就是农历新年了,无论如何,年还是要过的!”

留下眼神呆滞的阿香,僵硬的站在门边,嘴里还喃喃自语:“是呀,年年难过年年过呀……”

夜幕早已悄悄落下,屋外变得漆黑一片,但锣鼓声仍然敲个不停,偶尔还夹杂着几声鞭炮声……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