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庙会

杨叶青

hello

上世纪60年代,我们搬迁到丹绒槟榔新桥路水屋村里。村里的和平安宁最难得,那条经常要修补且长长的木板桥、左右两排的勤劳人家常在我的记忆里;这里还保留着浓浓的中华传统文化:新郎迎亲是在午夜时分,还要提着灯带着草席到新娘家拜堂;春节初八的祭祀比大年气氛更浓;每到端午节一过,这里的村民就开始要打扫除,为的是迎接5月13日关帝君诞辰。

隆重的庙会,已成了今天旅游亮点。听老前辈说,上个世纪以前,南来的福建乡亲,他们也将祖籍绍安镇五都村里的关帝神像带来供奉,延续至今。

祭祀那天,为了香客的方便,互助社的元老将村后寺庙那尊神爷隆重请到村头搭起的大棚里。一大早,四方香客已把敬神的棚子围得水泄不通。没有寺庙的庙会显得异样欢腾。

响午时分,在锣鼓声中,只见拥挤的桥上走来了一位披袍挂甲、背上插着两裉园球棒的花脸中年人。膜拜后与神明对坐。顷刻,他讲起胡话来,却有人用闽语转达。他又伏案涂写一张张符纸。冷不防他一个飞鹤冲天,动作怪异,围观之众轰然散开。空地上,他舞起乱拳,轮起那两管带铜刺的圆球棒朝身上猛扎猛打,他依然无恙。突然,他像昏迷似的,被人抬了出去,此人便是乩童。接着,香客又为他的指示虔诚膜拜起来。

下午时分的锣鼓声宣告龙舟赛就要开始。面向海湾的桥后住屋成了上好观赛台。我好不容易才下到一艘熟人的舢舨。辽阔的海面上,人欢水笑。小船靠近了,张灯结彩的龙门已围成一道船的防线。这时,频有节奏的欢呼声、掌声一浪高过一浪,两队竞赛人马快冲过来了!领先的一个个冲劲十足,伴随着鼓手鼓声和领航的呐喊声,龙舟飞也似的冲到终点。胜方高举船桨,神采飞扬!欢呼声掌声响彻云霄。

回程了,小船朝寺庙扬桨进发,近了,美轮美奂的寺庙映在水中,波光中格外好看。栏杆下边泊了好几艘渔船。扶梯上去,地板非常清洁。精雕细琢的殿堂里,香客络绎不绝。膜拜后我凝视着那盏守门的长明灯,为融合多元民族的信仰,它默默厮守,默默奉献,默默细数着主人的创业史。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