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生活点滴


张颖

悠闲

懒洋洋的午后,呆在家里享受“不用上班”的悠闲时光。

朋友听说我休假,都问我要到哪儿去。我说,哪儿都不去,就在家里“修心养性”。其实,休假不一定非到哪儿去不可,呆在家里看看书,听听音乐,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过上几天与上班时间不同的生活,未尝不是一件乐事。

门外的空地上,几只猫儿也像我一样悠闲。三只小猫依在母猫身边,一会儿舐舐身体,一会儿舐舐爪子;一会儿伸伸懒腰,一会儿互相追逐,玩得不亦乐乎;母猫半躺着闭目养神,时而睁开眼睛看看它调皮的孩子们。……我想,天下最悠闲的动物要数猫儿了吧!尤其是现代的猫,它们不一定非抓老鼠不可,甚至还可以与老鼠“和平共处”。猫看见老鼠不再拼命地追杀,老鼠看见猫也无须慌慌张张地逃命。

看着、看着,忽然羡慕起这些猫儿来,羡慕它们悠然自得,天塌下来也不管,尽情地享受“猫生”的乐趣;不像我们人类,一早起来就为开门七件事忙得晕头转向。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人们都像猫儿这么懒散,这么“游手好闲”,那我们的国家将会是怎样的一幅景象?


脸色

俗语说“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这话不无道理。

要出门了,看天色阴沉,我们可以随身带上一把伞,问题就解决了;至于“脸色”呢,可就不是那么容易面对的事了。

我们每天外出,或到市场购物,或到公司上班,每天都要与人打交道,随时都要面对“脸色”问题。有时自己一厢情愿地送上一个笑脸,却迎来满面寒霜或不屑一顾,那时的心情可真是糟透了。久而久之,自己也就变得“聪明”、“灵活”了些,想与人打招呼要先“察颜观色”,看对方今天是否心情好,愿意还你一笑;否则只好收敛自己的笑容,戴上冷漠的面具,以免自讨没趣。

幸好在我周围,冷漠的脸孔不太多;否则,心情真会受影响。


敬业乐业

他拖着垃圾车,挨家挨户地去收集人们家里的垃圾。也许,这份工作在一些人眼中是低下的,毫无“前途”可言。可是,他却做得那么尽职,那么快乐。每天,你总会听到他那开朗的声音,由远而近,直到家门口。有时一天两三次,让你家里不会有“隔夜”臭。

这对于像他这样的职业者来说,是很少有的。他不把自己的工作当苦差,不会有拉长了的苦瓜脸,每天开开心心,满面笑容,与垃圾为伴,为社会为人群作出自己的贡献。

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一种高尚的品格——敬业乐业。


“出书”

那一天,我把自己利用业余时间、一点一滴地整理排版的习作文稿,装订成一本书。我把它在外子面前“炫耀”一下,说:“我出书了!”

外子看了,甚感意外!他端详着我的“杰作”,然后,似乎觉得那张透明的书皮不大理想,就说要为我设计一个封面。我不置可否,心想,把文章结集了,能给自己留下一个纪念就成,封面不封面没啥问题。

几天后,外子真的设计了一个封面,以黄山为背景,色彩鲜艳,比起我那单调的透明书皮好看多了!这一下,也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就真正地做起“书”来,每天利用闲暇时间,把打印好的稿纸一张一张地折叠,整理好了就带到“拷贝”店里叫人装订。于是,我的“书”就这么“出炉”了。可是因为费时费力,我做得不多,只将这些不规范的“有限公司”出版的书分给一些比较熟悉和较常见面的文友,让他们分享我的喜悦。

我的书收集了63篇短文,都是一些身边小事的记叙,没啥大文章。没想到,书发出去后,文友们都给我提意见、批评和鼓励;高鹰文友还写了一篇评文,令我感激之外也觉得不好意思。在此谢谢高鹰文友!

听到文友们出书要用上十几二十吊的数目,我这个上班族连想都不敢想,最后也只能以这种“自力更生”的方式,把自己的习作结集成“书”。所以,我的书既没有书号、没有出版社、没有请人作序,也没有前言和后记;就那么简简单单,开门见山。

文友们,谢谢您们对我的“书”的评价!


爱心

星期六的早晨,孩子告诉我,他和一些高中时期的老同学要去访问一些学校,确定今年要资助的“对象”。

这些年轻人,踏出校门几年,都已走上工作岗位。他们在享受自己的工作成果之余,还会想起为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事,自发地关怀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这是难能可贵的。

几年前,他们已开始做这种工作。他们十个人,每月各自储蓄五万盾,一年就有了六百万盾。若款项不够,就向亲友们筹款。他们每年帮助的对象不同,第一次是智障儿童,然后是流落街头的贫穷人家,等等。每年年底,他们就抽出时间去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或其他物资,利用业余时间大家动手包装,然后选个日子带上包裹去访问、去分发。今年,他们把目标定在需要资助的贫穷学校。

做善事,不一定要敲锣打鼓,也不一定要媒体报章去宣扬。只要凭着自己的一份爱心去参与,去奉献,就行了。


主妇

每天上菜市,总会听到一些主妇的心声。她们往往一边选菜一边唠叨:“不知买什么好。我费尽心思选购、烹煮,可家里人总是说‘INI LAGI,INI LAGI!’好烦恼啊!”

面对这些“同行”,我也有同样的感受。当个主妇,确实不易。不是吗?菜市里每天摆卖的是不变的“材料”,而你却要在这些“材料”中变换出各种不同的菜色,一年365天,一日三餐,若没有灵活的心思和灵巧的厨艺,这“主厨”的差事可真的难当。

我家几口人,老伴和孩子口味不同。孩子偏爱煎炸的食物,而老伴却喜欢清淡的饮食;所以我做菜也得面面兼顾,有时难免也会“顾此失彼”。尽管如此,我每天还是高高兴兴地上菜市,然后满怀兴致地烹饪,尽力当好我的“主妇”角色,而且从不厌倦。


下班路上

每天坐摩托车上下班,除了风吹日晒雨淋,有时还担惊受怕。驾车的老伴,虽年过半百,但那股冲劲仍不输给年轻一辈。驰骋在大街小巷,交通顺畅时开足马力奔驰,遇到堵车则“见缝插针”,绝不放过任何可“钻”的良机。他本人没觉得啥,我坐在后座可是心神不宁。有时走着走着,背后会有风驰电掣般呼啸而来的“飞车”,跟我们“擦车而过”,惊险的情况总让我忍不住惊呼起来。

虽是不安,却也无奈。所以,每当坐上车子,我就尽量不再去“怕”,而是尽情浏览路边的风景,注意街道旁有些什么建筑,有些什么有趣的街景;下班时,已是晚上十一时左右,回家路上不再堵车,幽暗的街上除了红灯黄灯白灯绿灯,已没啥风景好看。晚风飕飕地往身上吹,这个时候,我往往在机车后座闭目养神,只感觉车在飞驰,在转弯,在停顿;然后,又再行进,再转弯,就到了家门口。感觉上,夜路好走多了。

那一晚,和平时一样,正悠悠然地闭目养神,忽觉身旁有呼啸而过的车子,同时感觉怀中“动”了一下。警觉地睁开眼睛,发现我搁在塑料袋上面的皮包不翼而飞!往前看,只见那两个飞贼已“飞”出老远。他们速度之快、身手之敏捷,令人瞠目结舌。

从那天起,再也不敢在车上闭目养神了。每当经过那条幽静的街道,总觉得心里很不安,好像处处潜伏着危机。


岁暮感怀

“嘀嘀、嘀嘀……”

桌上的手机又在不停地呼叫。自进入十二月底以来,这只为人们传情达意的手机就开始“忙”了。它捎来了亲友们的问候和祝福,令接手机发短讯的外子也忙得不亦乐乎。

屋外细雨飘飘,十二月底的几张日历“孤零零”地悬在墙上。2006年,在无数天灾人祸的肆虐中蹒跚地走了过去,上天对我国人民的考验可真是无休无止。纵然道路再坎坷,生活还是要过,我国人民已在苦难的煎熬中学会了怎样生活。……

锅中翻腾着滚烫的汤圆,四溢的香味带来了“冬”的气息。炉灶旁,外子在为我念着手机上的祝福。——依稀仿佛,时光倒回二十多年前,在飘着细雨的十二月份,在老邮差“POS——”的呼唤下,一张张的贺卡愉快地飞到我手中。

发达的科技代替了邮差的服务,手机的“嘀嘀”声虽然也送来了亲友的问候,但以往那种在期盼后细细咀嚼“手写的祝福”的年代,还是那样令我怀念……

屋外,雨仍在飘。即将驾临的2007年,会不会是一个艳阳天?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