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说媒


广月

A村有位村民伯拉默,不是大户人家,也不是一呼百应的勇武之士,只不过家里有一位冠盖全镇的貌美独女——其实,镇上不曾举办过美女评比,怎么会定出伯拉默的女儿是镇上的美女呢?既然全镇的人都公认了,权充是父母的一项殊荣。

一天,镇上数一数二——只是“人传人说”而成名的媒婆走进伯拉默的家。不必明言直说,媒人婆的来意伯拉默夫妇已经明白了,彼此省去了一段客套。

“镇上一位大财主,前两年死了夫人,现在想续弦,要我替他物色……”

“难道他看上了我们的瓦蒂?”伯拉默的老婆突然快言快语冲着问。

“怪不得你听了显得这么惊喜?原来都听说过这位财主,真是托真主之福,看来我没有白跑了。”媒婆高兴到把双手摊开在胸前作祷告。

“是不是向来都在镇上……”伯拉默的老婆欲言又止。

“是的,他一直都住在J镇!”媒婆插上去。

“她不是这个意思。”伯拉默忙给老婆把话说完:“那位为非作歹,不务正业……”

“哎呀,你们和其它村里人全都听信了谣言。”媒婆翘起两唇血红的嘴:“他怎么会是做这种勾当的人?”

“对不起,布嫩嫩,我们可是听大家说的。”伯拉默的老婆解释:“因为我们村里人,一谈起这个人就要把他看成……”

“看成什么?”媒婆满脸堆笑,显现出一位“职业高手”的风度。

“会不会他是在背后操纵、主使干这些勾当?为什么村里人对他都很反感?”伯拉默问。

“这些都是你们村里人道听途说的,有没有人证实过?”媒婆心平气和地说:“我是来替你女儿说媒的……”

“所以我们更要知道他的底细?”

“难道布嫩嫩的这张脸是垃圾堆里拣到的?布嫩嫩的嘴巴也可以随意在杂货店里买的吗?我们纠缠了半天尽谈不关紧要的事情,反而误了正事。”媒婆摆了摆洁白的头巾:“告诉你们,虽然你们有天仙般的女儿,要不是那位财主的嘱托,我是不会老远跑来的。”

“布嫩嫩,婚姻大事父母作不得主。过几日我们征求过瓦蒂才来答复你,好吗”伯拉默说:“可是,我们心里总还是不踏实。”

“好吧,你们既然不相信我布嫩嫩的话,现在我问你们,一位镇上的治安局长平白会与一位流氓地痞之流平起平坐吗?”

“也有道理啊,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利益上的朋友。”送走媒婆,伯拉默边走自语,却见厨房角落的垃圾桶里,一只老鼠竟然和一头猫在一齐觅食,正像媒婆所说。他立即拿起扫帚问老婆:“先打老鼠还是先打猫?”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