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寺城”之旅

思萍

我终于实现了多年的愿望,来到了华人众多的西加山口洋市。

当汽车在市内转了一圈,所目睹的一切却让我感到迷惑与意外……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阿茂说他要回乡扫墓,问我是否有兴趣到山口洋一游?他这么一问,令我“凡心”大动,那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怎能错过?自经营小店三年来,足不逾户,如今碰巧孩子学校放假,何不叫儿子帮着他妈,自己跟阿茂来个潇洒走一回?

从报上得知,西加山口洋那里华人多、中华传统习俗浓厚,且有“寺城”、“阿妹城”之称,是个气候凉爽、环境洁净的小城;华文解禁后这些年来,那儿的华人有识之士在振兴华文教育方面成绩有目共睹,在贫困的市郊及农村还创建了不少华文补习学校。前年,为了解决华语师资短缺,他们还特意培养了廿多位青年小教师来椰城培训……着实是个地灵人杰的好地方,值得一游!所以,不需再三考虑我就答应了阿茂的邀请。

拂晓时分,睡眼惺忪的我就被阿茂拖到了机场。六时正,载着一百多位乘客的“BATAVIA”早班机准时起飞了。想起年轻时自己就喜欢旅游,可说爪哇岛的东西南北都跑遍了,但去加里曼丹岛还是头一遭,所以心情觉得很爽快!但一想起大家都说那儿华人很穷困,又感到有些遗憾!

大概二十多分钟后,阿茂指着机窗下那片深蓝的海洋道:“你瞧,前面那黑漆漆的陆地就是勿里洞了。”望着下面辽阔的海洋,望着、想着,若不是空姐送上早餐来,我脑子可又要胡思乱想了……

是啊!美丽富饶的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人民应该过着丰衣足食、无忧无虑的安宁日子了,但……突然肩膀给人拍了一下,只见阿茂嬉皮笑脸的向我使脸色:“看!走过来的这位空姐,真是美人胚呀!”阿茂一语惊醒了我,急忙问他:“阿茂,听说山口洋姑娘也长得不错,是这样吗?”但这个死阿茂,一定在想入非非了!好久才听他慢吞吞道:“程辉,你又听人瞎说了,百闻不如一见,等会儿亲临其境,你再一饱眼福好吗?”说后又陶醉在他的桃花梦里。不得要领的我,只好望着窗外的云海发呆。看过美女不少,但耐看的却不多,反之有些女人虽长得平凡,却越看越顺眼,越看越美!大概就是人家说的内在美吧!

走出坤甸的SUPADIO机场,阿茂与一位华人“的士”司机讨价还价了一阵子,最后两人付了十五万盾包送到山口洋市区。车内已坐着四位乘客,我们上车后汽车就开动了。

大概十几分钟后,汽车来到了市区便驶上了一座很高的大铁桥,俯瞰桥下原来是我国第一长河卡江呢!淡黄色的江水在晨风吹拂下碧波荡漾,船只在江面上游动……突然彼岸一艘小汽艇,划破江面飞驶过来,船后掀起层层浪涛……

“这儿到了中午特别热,因为太阳比雅加达的大!”沉默多时的阿茂一本正经地说:“前面不远处你可见到一座赤道纪念碑,地球赤道线就在那里划过!因为它离太阳最近,所以就特别热!”

“哦!我倒感觉这里比雅加达还凉爽。”知道他胡言,我有意与他唱反调。

“车内有冷气当然觉得凉了!”阿茂回过头对我瞪着眼说。我与车内几个乘客都哈哈笑开了……

不一会,汽车已越过那建在路旁的赤道纪念碑。纪念碑的建筑虽不壮观却很独特,在那呈多角形的纪念馆屋顶上四支黑木撑着二个交叉的大圆圈,圆圈中间横穿一支箭。远处看去犹如地球被支箭穿过似的,很有代表性。

阿茂说:“从坤甸到山口洋大概一百四十多公里,若中途不停车,两个钟头多就可到达。”

汽车继续在平坦的柏油路上向北奔驰,沿途中经过了不少村镇,其中以“松柏港”、“喃吧哇”、“百富院”几个城镇比较大。阿茂继续说:“这里居民以马来由人居多,其它还有武吉、爪哇、达雅及马都拉人,华人也不少;自1967年‘红头事件’后,逃亡的内地华人就只好落户在这些沿海乡镇了。”沿途中,我看到了市镇里开店的多为华人,但他们简朴的穿着又与其它族人没什么区别,而且大家也相处得很融洽。

阿茂看了看表,说十点多就能到山口洋了。两小时后,但见前面的公路渐走上坡,青山也显现在眼前,好美的一幅画。据阿茂说,山口洋是个靠山对海的小城,东面围绕着山,西面就对着中国海;或许山口洋这个名字就因它的地形而取吧!让我好奇的是,公路旁已见多所庙宇,相信这外称“寺城”的山口洋,市内的寺庙会更多。

转眼间我们已来到山口洋市中心,街道两旁全是二三层楼的店屋。光顾商店的顾客虽寥寥可数,商品却间间摆设得琳琅满目;街道一旁,有几间商店却门庭若市,原来是卖香烛、纸钱、纸衣等供清明祭祖用品的专卖店。让我觉得很新鲜的是,开店的、在街上行走的,十人中有八九是华人。

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摩托车,我一时感觉眼花缭乱,心中反而感到意外与迷惑:山口洋很繁荣呢!穷人呢?

汽车来到一个路口停下了,一位农妇模样的中年华妇正从车旁经过,见她推着一辆旧脚车,车前车后挂满了各色各样的青菜及一包一包的塑料袋。这就是穷苦人吧?我心里推敲着。但见她将脚踏车放妥,立即传来了她那洪亮的河婆客家口音:“来喔……菜哟……鱼虾、螃蟹才上岸的!……阿姨,要瘦肉吗?今天屠小猪,三层肉、猪脚挺瘦的……”经她这么一叫,已有三四位妇女围拢了过来。

“程辉!到了,我们就在此下车了。”阿茂的叫声,拉回了我的视线。只见他指着小路道:“走进去不远,就是我大哥的家了。我买包香烟,你先走吧!”

看着阿茂向一间小店走去,心想不至于迷路吧,我就边走边看好了。走着走着,迎面碰上了一位约莫七十岁的阿哥,穿着一条半长短裤,赤裸着他那黄褐色的上身,正吃力地推着他的脚车,车后座还挂着两个木桶。看到他脚车后轮正陷在泥坑里,我赶忙过去帮他:“阿哥,我来帮你!”他笑呵呵地直向我点头道谢:“……我推得动,已经习惯了,我每天都要载这两桶猪食去喂猪,只是昨天下了雨路不好走。”……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摇了摇头,禁不住感叹道:“人,最怕的就是老来穷!”突然,我有些后悔,为什么刚才不拿出照相机,将这位老阿哥吃力推脚车的一幕还有那卖菜阿姐都拍了下来,也许以后也开个图片展什么的……

不觉到了小路的尽头,一旁是整列崭新的双层楼水泥屋,家家门前还种了五颜六色好看的花,环境挺不错。

此时,阿茂已连走带跑地赶了过来。

“来!我大哥的家就在第五间。”他拉了我走进一间房子边叫着:“大嫂,我来了!”

但见一位中年妇女笑容满面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小叔,这么早到。进来坐!别客气。”她看着我说。看着她家客厅的布置:沙发、电视机、DVD机、卡啦OK音响设备,还有不少唱碟样样齐全,就知道她是位懂生活享受的人。只听阿茂说:“大嫂还是喜欢唱歌?”“唉,闲来没事,有空就唱了。你大哥呀,还经常跑去电台那边唱呢!要付钱的……”渐渐的我们谈得很投机。后来我才知道她还有三个孩子在外地工作,而她做的糕点已驰名这个小城,经常有人上门订糕,生意不错。阿茂他大哥虽已退休了,却闲不下来,还在郊区养了几头猪。看到他们能在这小城里过着如此充实惬意的日子,真令人羡慕。

当我们洗了澡,吃了午饭,已是下午一点了。听到门外阿茂正与他大哥寒暄的声音,我急忙起身赶出去。

“哦!大……大……大哥!”惊讶中我吞吞吐吐简直说不出话来,这位大哥不就是刚才在小路上我帮他推脚车的那位阿哥吗?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一直想着白天遇上阿茂大哥与那位卖菜阿姐的一幕幕。听大嫂说,卖菜阿姐还供她的孩子到椰城念大学呢!当时,他们勤俭朴素的外表,却让我这个外地人产生了“他们是贫穷一群”的错觉;其实他们不贫也不穷,而是仍继承先辈们刻苦耐劳的奋斗精神,发扬着华人世代留下来的优良传统:“辛勤俭朴”!

夜深了,我应该抛去一切杂念,好好地睡一觉。阿茂已答应明天陪我到有穷人的郊区走一趟,希望这次“寺城”之旅能让我留下更多刻骨铭心的回忆!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