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怨女幽魂

杨叶青

海岛就快到了。坐在快艇上他心情很焦急。

当年鞋厂关闭,失业的他,离别了新婚的妻子,偷偷潜入邻国沙劳越当建筑工人。同年, 家乡接连发生种族大屠杀事件, 死了不少人,居民惊惶四处逃亡,乡镇变得冷冷清清。今朝回去能否还再见到妻子,还是个问题。

在渡头上了岸,他心急地等待摆渡的送他到家乡。

船夫一听地名,惊异地问道:“你还有什么亲人在那里?”

他说了,几位船夫认为地方太凶险,都不愿意去,他知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果然,有一位小伙子自告奋勇,愿意送他到目的地去。

伊呀的摇桨声中,他们划过了一湾又一湾的红木树林,四处除了乌鸦啼叫,很难见到人家。

听船夫描述了这里引发的群众大惨杀经过,他有些心悸,但他不得不回去,他必须在日落之前回到过去与妻子住过的偏僻破茅寮,他推测,妻子很可能就躲在这稀无人烟的地方避难。

日影己斜,他与船夫来到破茅寮,很幸运地,妻子果然隐居在那里。单独地过日子。

两夫妻又团圆了。

第二天,早起的小鸟在红树林里鸣唱。

妻子对他说:“洗个脸吧。”

他接过妻了送上的洗脸水,心头一阵温暖。

“看你胡子拉叉的。过来,我替你刮刮!”

他安然躺身草席上,打量着眼前娇美的妻子,心跳加速,他心动地动了她的手,让她架开了,又摸摸她的脸,也让她闪过了。她收起剃刀说:“来,下去游泳吧!”

他俩一同在河里出浴,但妻子始终不贴近他。

世外桃源般的日子过得很自在。这些日子,他将小舟修好,把鱼网补好,开始打渔生活。

有一天,他邀妻子上镇口看看,妻子说:“自你走后,人们都将我忘了。我不想去。”

他将咸鱼带了准备换点米粮。镇上碰见几位朋友,非常高兴。

听他的遭遇,大家都很惊异。

“你是说,你回到过去同她生活过的小茅寮?”

从人们瞪眼惊异的表情,他料到事情的严重性。

果然,友善的老乡终于把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对他说:你的妻子在骚乱期间已被打死,怎么可能留在世间了?”

他当然不信,妻子分明还活着,这些人讲的什么鬼话?

离开村人往前走,他又遇到好友亚松哥。亚松哥也一脸惊恐地说:“不错呀,她已死了,逃难时,被乱箭射死的。我亲眼看到的!”

他听得心烦,愤怒地说:“你如果再胡说,我揍你!”

带着满头迷雾回到家,见美貌的妻于端茶在等候。满腔的疑惑顿时消散,他想:“人们为什么要这样破坏我们?”

妻子明白丈夫此刻的心事,故意将杯子摔破,悲痛地说:“你连他们的鬼话也相信?自从你走后,这些人不但不同情我,还说我做对不起你的事。后来,我死里逃生,好容易才躲到这荒山野地里等你。你若不念旧,我们就分手吧!”

看着她滴满一脸的眼泪,他心感同情。

一个月圆的良宵。妻子做了甜品陪丈大在河畔观月。回家时,一不小心,将高脚屋的木梯踩断了。这不好的预兆令她面色大变。回房梳头,又带下一大堆落发,她深知,时机己到,跟丈夫相处的日子不多了。

第二天,丈夫砍了树,锯成木板,准备把阶梯换上。突然,斧头失手跌落脚屋下,他爬下去找寻。黑暗中窜出一群大老鼠,潮湿中还散出一股腐臭味。

他取回斧头朝上一望,不禁猛吃一惊。妻子身上的肉象面条一样从板缝里伸出来又缩回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忽然想起亚松哥临走时对他说的话:“你从胯下向上望,就能证实妻子是人是鬼。”

他鼓起勇气从胯下向上一望,顿时吓得目瞪口呆,眼前全是一片蜘蛛网,周围是一片荒凉情景,哪里还有什么高脚屋存在?哪里还有美丽的妻子?他呼天喊地地奔跑着,一口气窜出荒野。气喘喘地来到山上的妈祖庙,进去求师傅作法开脱……

法师见他满脸邪气,马上求妈祖显灵,把闯祸的女鬼唤来,以佛法帮她超度。而这位女鬼在消怨之后。也明白了冤冤相报何时可了的道理,从此他跟随妈祖过上修道的生活。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