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四面八方
从食油谈起

不必为五斗米折腰的人,不知道也不会尝试去了解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市价,然而对于市斗小民来说,一公升食油涨价一两千盾是一件大事,更何况目前食油供应短缺,一涨五六千盾影响大,拮据的生活让人买不起食油,曾经还发生过有人用芭蕉叶熬油煎蛋的事。

印度尼西亚人民是一个膳食炸类的民族,炸香蕉,炸虾饼,炸豆腐,炸鱼,炸鸡,无炸不欢。刚来印度尼西亚的人往往不习惯这样的饮食方式,中国人的饮食习惯以清淡为主,我们的口味则以浓烈为主。

小时候,看母亲常常把浓浓的椰浆以慢火熬成油,看它从浓浊到澄明,散发着它独特的香味,其它菜油无法与之比拟。邻居的女人们常常把多余的椰油抹在长长的头发上,每个人的头发都浓黑浓厚、油亮油亮,看不到白头发。自从使用化学方法提炼的护发剂,年纪轻轻,白了少年头的却比比皆是,幸好再出现了白头发的克星染发剂。

棕榈油出口,国内供应量减少,价钱昂贵,那么是不是可以像我们小时候用椰油呢?话才一出口,马上被驳回去。你知道现在椰子多少钱?现在的椰子身价飚涨,它被提炼成VCO,可以治百病,那里只是普通的椰油呢?就算把椰浆熬成油,你用什么熬?煤气?土油还是木柴?比椰子更贵!饭都没得吃了,还能用这费神费财的土方法吗?

是的是的,我错了。“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垄亩无东西”。

“人生一饱非难事,仅在风调雨顺时”,真是多么贴切的诗句。风不调雨不顺,国不泰则民不安哪。不久前,我们去西爪虾城,和一位中医师朋友谈起生活琐事,谈到下层民众疾苦的层度,闻之恻然。她的诊费才两万盾,比雅加达中医师动辄十万盾以上的诊费可说差之千里。可是就算区区两万盾,她的那些病人也付不起,最多来两三次就不复诊,有时候看他们病得很严重,她要他们再来,不必付费。但病人的回答是:就算医生给我免费,我也拿不出买药的钱,就算药也送给我,我也付不起来回看病的车费。



返回《袁霓散文》

《袁霓新诗与小说》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