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四面八方
悠悠流向远方的热泥浆

东爪哇Sidoarjo 的热泥浆,一年三个多月,不停地喷,不停地流,悠悠地流向了远方,淹没了村庄、房屋、学校、公共设施、厂房、铁路、高速公路、稻田;一年三个多月,变成了泥浆堰,泥浆湖、泥浆山。

这场灾难,是天灾还是人祸?是神话“潘多拉魔盒”释放的灾难吗?

5万多热泥浆受害者,在收容所中,等待着漫长、冗繁的赔偿手续而变得绝望和恐惧,漫长的等待是一场煎熬,疲惫的身心让他们的精神濒临崩溃和麻木不仁,就算总统亲临慰问,也无法引起他们的热情了。

最近,看到罗盘报一篇文章,谈到热泥浆事件如果拉上法庭,肇祸的“拉宾多公司”可能会提供足够的地质勘探分析资料和研究来证明他们无须对热泥浆的喷发承担责任,他们有权不给于任何赔偿。就算法庭判“拉宾多”输,公司还可以上诉,上诉要等四年,四年后,如果判“拉宾多”无罪,灾民的生活和前途就毁了。

文章还说,虽然事件可能会引起很多科学争议,法庭内,拉宾多极有可能赢得这场官司,因为这是印度尼西亚的法律,印度尼西亚的民族,印度尼西亚的文化。

这篇文章,作者用了一连串问号问:“5万个热泥浆受害者,对你很重要吗?他们沉淹在热泥浆里的财产、房屋、学校、教堂、村庄和公共设施,对你很重要吗?他们因为漫长、冗长的赔偿手续而变得绝望和恐惧的情况,引起过你的注意吗?我们的印度尼西亚民族?”

是的,作为印度尼西亚民族的一分子,我们关注过吗?

社会上每天都发生新的事件,注意力转移了;我们每天为生活奔忙,无暇去思考、关注别人了。是真得如此吗?或是我们太自私地只重视小我,在我们华人的小圈圈里,为名利争斗,为达到某种目的不择手段的例子太多,耗费很多精神,争夺的只是自身的价值。

对于那些因为争取最低生存条件和应有的赔偿而绝食抗议、把身体涂满泥浆步行到总统府抗议的灾民,对于那些厂房和机器被泥浆淹没的工厂企业,我们是否曾经试图关心和了解呢?

随着通货膨胀,人民的生活压力越来越沉重,种种不满、疑惑和对政府的不信任,产生的愤怒和怨意越来越沉积,我们不知道它的形态将以何种形式爆发,只希望它不像热泥浆的喷射,一发不可收拾。



返回《袁霓散文》

《袁霓新诗与小说》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