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张颖短文选

岁暮感怀

“嘀嘀、嘀嘀……”

桌上的手机又在不停地呼叫。自进入十二月底以来,这只为人们传情达意的手机就开始“忙”了。它捎来了亲友们的问候和祝福,令接手机发短讯的外子也忙得不亦乐乎。

屋外细雨飘飘,12月底的几张日历寂寞地悬在墙上。2006年,在无数天灾人祸的肆虐中蹒跚地走了过去,上天对我国人民的考验可真是无休无止。纵然道路再坎坷,生活还是要过,我国人民已在苦难的煎熬中学会了怎样生活。……

锅中翻腾着滚烫的汤圆,四溢的香味带来了“冬”的气息。炉灶旁,外子在为我念着手机上的祝福。——依稀仿佛,时光倒回二十多年前,在飘着细雨的十二月份,在老邮差“POS——”的呼唤下,一张张的贺卡愉快地飞到我手中。

发达的科技代替了邮差的服务,手机的“嘀嘀”声虽然也送来了亲友的问候,但以往那种在期盼后细细咀嚼“手写的祝福”的年代,还是那样令我怀念……

屋外,雨仍在飘。即将驾临的2007年,会不会是一个艳阳天?

(2006年12月)


日记一则

2006年1月14日,雅加达Balai Sidang一大早就热闹非凡。今天,在这儿将举行特利沙克帝高等院校经济系大学生的毕业典礼。

六时多,准学士们个个由双亲陪着,陆陆续续到达会场。他们在忙着典礼的准备工作,而家长们则悠闲地在大厅里等待着。

八时正,毕业典礼正式开始。689位准学士列队进场,井然有序地各就各位。我们坐在环形的观礼台上,往下看去,689顶方帽底下,是一张张年轻欢愉的笑脸;而我们的儿子,就在这欢乐自豪的队伍中。

时间过得好快啊!曾几何时,那小时候总喜欢坐在我膝上撒娇的儿子,今已走完了人生第一站——大学毕业,并继续迈入社会大学的门槛,找到了一份工作。想到这,心里甜滋滋的,虽不是“苦尽甘来”,却也有着浓浓的幸福、满足的感觉。

礼毕后,拍纪念照。比我们高出半个头的儿子,那身“学士”的装扮倒蛮好看的。回头看看孩子他爸,那头灰白的头发已掉落不少,快要成“地中海”了。看着他们父子俩,依稀仿佛,他陪孩子温习功课、一问一答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时光荏苒,曾经属于我们的“青春”,不知何时已悄悄地往孩子身上转移……

踏出会场,外面的阳光很灿烂。今天,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为孩子,也为我们。

(2006年1月14日)


美好的记忆

万隆两项文学会议已经过去好久了,可是会议期间的一些经历和所见所闻,却仍深深印在脑海里;其中,最令我感动的,是在Saung Angklung观赏竹乐器表演。

那群充满音乐细胞的年轻人,接过了前辈交下的“棒”,把民族艺术继续发扬光大。两个小时的时间,他们把百多人带进一个没有拘束、轻轻松松、充满欢乐的境界。

在观赏表演的那段时间,心中充满着温情。我想,如果在我们的周围多一些这样的艺术环境,为人民营造一个充满温馨的艺术气氛,那么我们的社会就会少一些纷争、少一点戾气,多一份和谐……

我正悠然地陶醉在美妙的音乐和幻想中,一只小手拉住我,把我拉下舞池。我望着这才四、五岁年纪的、穿着一身红衣的小演员,心里感到好温暖。他刚刚在教我如何掌握Angkelung乐器,如今又来邀我下舞池。多可爱的孩子!

在欢乐的气氛中,我忘了平日的矜持,忘我地随着音乐跳啊、唱啊;而那位紧紧拉着我的手的小演员,不时地指导我的动作、纠正我的舞步……我望着身旁的文友们,他们也都像我一样,忘情地陶醉在和谐、欢乐的气氛中。……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那充满欢乐的地方和充满热情的人们,一颗心仍然在激动、在澎湃……

美妙的竹筒音乐、热情的小演员,以及来自五湖四海的友情,都深深地铭刻在我脑海中,留下美好的记忆。


一双破鞋

经过一阵大雨的冲洗,巴刹里那平日干燥平滑的路面,此刻却成一条泥泞路;那上面除了有行人走过的大大小小的鞋印,还有自行车、摩托车和Bajaj辗过的车辙。

我小心翼翼地踩在那滑溜溜的路上,真个是“一步一个脚印”。——忽然,前面的一双鞋子吸引了我的视线。其实,那只不过是一双极普通的日本拖鞋,不同的是,鞋带已不是原装的塑料带,而是用透明的胶袋扭成一条带状,然后塞进鞋底的孔里权充“鞋带”。这双鞋子,“鞋带”已脱出大半,想是主人踩在烂泥路时“挣脱”出来的。

忽然想起兄妹俩“轮流穿鞋”去上学的电影故事。在这个世界上,贫富的差距就是这么大,有人穷得连一双拖鞋都买不起,鞋子坏了还要修修补补,非到不得已时才丢弃。想想自己,虽不是属于“富人”,但家里却拥有好几双鞋子;比起这些人,真是幸福多了。

如果这双破鞋的主人还在场,我想,我会送给他一双拖鞋;虽然,向一个人“施恩”——如果这算是“施恩”的话——并不能改变社会,但如果人人都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事,适时地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这个社会一定会充满温馨。


搭车

最近因为当上了家庭教师,每天都要出门。如果不赶时间,我总是坐“迷格罗烈”(公车),可节省一半的车费。即使在后座挤上二、三十分钟,也在“冥想”中一下子过去。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坐在司机座旁,那感觉绝不会输给坐“私家车”。

一般来说,坐公车的都是中下层的人们,不过偶尔也会遇上衣着光鲜脚蹬皮鞋的人士。车在路上走走停停,搭客上上下下,小小车厢仿佛是个戏台,不断变换着上演的角色。

车上的一段时间,除了可以任思绪随着车轮转动,还可以冷眼看人间百态。车窗外是繁忙的世界,车子川流不息,人们行色匆匆;遇上塞车的地带,车水马龙,烟尘滚滚,加上一阵阵烦人的汽笛声,构成一幅喧嚣的景象;车厢内,却是一个悠闲的世界,车上的人们似乎已习惯了任由司机去安排,气定神闲地安坐车中,坐到自己的目的地。有时候,一些喜欢吞云吐雾的乘客,旁若无人地把小小车厢弄得烟雾袅袅。不过,有时在这小小车厢中,也会让你见到一些暖人心的事例,让人感受到人性的真善美。

有一次,车满座了,又有一位中年妇人要上车,这时,坐在车门旁边的一个年轻人连忙站起来让座,他自己则和跟车员一道站在车门的踏板上;又有一次,一个小贩搁在车顶上的大纸盒掉了下来,车已滑行了好长一段路,坐在车门旁的一位中学生连忙跳下车,帮小贩拿回那个大纸盒………

这些平凡却又感人的小事,常会勾起我联想翩翩。我常常想,如果这个小小车厢代表我们的国家,那些可贵的思想行为是广大群众的“缩影”,那将是一个多么完美的社会!


姨妈的故事

适逢孩子放假,姨妈从香港来,于是,我们全家人陪同姨妈,浩浩荡荡地赴Pulau Ayer度假。

三天的假期,避开尘世间的俗务,在那美丽的岛上,听涛声、看日出;还有,听姨妈讲了好多有趣的小故事。

姨妈离开印度尼西亚已有40多年了,就在五十年代那阵“北返”的浪潮中,她和舅舅阿姨们先后随着热潮去投奔理想,在那遥远的北方升学、工作、结婚、生子……然后,又随着另一阵狂潮出港定居。

姨妈出港定居后,已是第三次回印度尼西亚探亲。第一次来时带着小表弟,活蹦活跳的;第二次来,却是坐着轮椅来的,并且是单枪匹马,她当时是动了脑瘤手术后第一次出远门,我们都好佩服她的勇气。她说:“我就是为了要证明给你们看,我已经好了。”

其实,姨妈还未全好,她柱着拐杖,双手还很不灵活,脚力也还没完全恢复,走起路来还会往一边倾斜;不过比起她病中,确实是好得多了。回想起当我们从友人手中接过她为姨妈拍摄的照片时,看到相中的她,真为她伤心得要命,那完全就不是原来的她呀!岂止是胖,简直是从头到脚肿了起来,就像一堆肥肉塞在轮椅上。那时,我们心中暗想,姨妈这回完了,不可能再好了!谁也想不到,凭着她的坚强意志和决心战胜病魔的信心,终于让她重新站了起来……提起这些往事,姨妈眼睛湿了,声音也哽咽了。

姨妈能说会道,话匣子一打开便没完没了。她谈起她病中的一些小故事,有些确实耐人寻味。有一回,一位传教士到她家作访,为她祷告,并问姨妈愿不愿意跟着念祷词。姨妈说行,没问题。当念到“你是我唯一信仰的神”时,姨妈忽然打断了传教士的话说:“对不起,这句话我现在还不能跟着念。”传教士笑问何因?姨妈说:“受了好多年的教育,思想上还一时转不过弯来,若我跟着你念,骗你们是没什么,可是我不能骗上帝。”她这一番话,使传教士很心服地为她改了祷词……这一点,比起一些见风转舵、口是心非的人,姨妈是坦白和可爱得多了。

一阵阵的浪涛声,伴着姨妈那永远说不完的故事,使这海岛的夜增添了一份说不出来的感觉。我仿佛又回到孩童时代,在那故乡的老屋里,听姨妈为我讲那家喻户晓的《大灰狼的故事》;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仍有机会坐在姨妈身边,倾听她诉说她那充满甜酸苦辣的人生旅程。姨妈感慨地说:“活了大半辈子,我深深体会到,人生就是由‘生离死别、喜怒哀乐’这八个字所组成,我多想把我的一生遭遇写下来,可却力不从心。……”我心里默默地想:姨妈,你的人生,就像许许多多的人们一样,有着时代的和个人的不幸和哀伤,这苦乐参半的人生旅程,是一幅生动的画;希望有那么的一天,我能够以我的秃笔将它细细描绘。……

张颖散文选 (一)/(二)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