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tau banner
首页 关于作协 主要领导 新近文集 推荐文章 文坛活动
散文园地 诗歌创作 小说世界 纪实报道 古典文学 传统艺术
春华秋实 翡翠文苑 椰风蕉雨 Aneka Sastra 友情链接 留言簿

张颖小说选(二)

外公与我

刚下“巴彩”,不等我按门铃,阿娇就急急忙忙跑来为我开了篱笆门。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在门口等你半个钟头了。”

“在××酒家遇上贵人,听到我歌声好,想介绍我当歌星。”想到就要当歌星,我觉得轻飘飘的,也没察觉阿娇脸色有异。

“我们家里来了远客。”阿娇似乎没感染到我的喜悦,边说边指向屋里。

“远客?是谁?”我一惊,从歌星梦中跌回现实。自从和阿娇在一起,我就很少与熟人来往,尤其是同乡人。

“是个老头子,头戴一顶宽边帽,手拄一根拐杖,说是你的亲戚,从坤甸来的。”

戴帽子,拄拐杖——好熟悉的印象;从坤甸来的亲戚,莫非——

“是外公!”我不禁叫出声来。只是,他老人家怎么来啦?顿时,我也不安起来。想起小时候,我天不怕、地不怕,爹不怕,娘不怕,就怕外公;每当我做错了事,爸不管,妈管不了,就靠外公整我。而今天,我更有作贼心虚的感觉。

怕归怕,总不能不见他。我硬着头皮,匆匆走进家门。

一进门,看见外公正坐在沙发椅上 ,悠闲地吞云吐雾,他手上拿着的,还是那支我小时候常拿来把玩的老烟斗。

“外公——”我轻轻地叫他。多年不见,外公的头发更白了,连眉毛也快全白了。只是那腰杆还挺得直直的,没有半点老态龙钟的模样。

“——你是谁?”他木无表情,静静地望住我。

我愣了一下,忽然想起外公是够老了——该要81了吧!何况离别那么多年,一时记不起我是不奇怪的。

“我是阿仁,您的外孙阿仁啊!”我急急地作自我介绍。

“阿仁?”他跟着念了一句。“哪个阿仁?你姓什么?你父母是谁?”他好象一时还想不起来,一连串地向我发问。

“我姓傅,傅新仁,我爸爸傅大头,妈妈李亚珍。而您,您是我外公呀!”我也一连串地回答,想把外公从老懵懂中“点醒”过来。

“好!傅新仁!”没想到外公忽然大喝一声,霍地站了起来,把拐杖往地上重重一击:“我还以为你得了失忆症,忘了自己忘了家人忘了祖宗八代,害我千里迢迢特地来看你,没想到原来你还那么清醒。现在我问你——”他伸手指着我的脸:“当年你说你要出来找事做,把老母和妻子儿女丢在家乡,一点讯息都没有,你是打算把他们当包袱扔了?”他顿了顿,清了清喉咙:“可怜你那苦命的老妈,当年嫁给你那窝囊的父亲,全靠她一双勤劳的手,好不容易把你们拉扯大,如今,你成人了,成家了,却还要她帮你养那一群小债主……”外公越说越气,声音也越来越大。

“外公,我……”

“你先别吵,我还没说完——”,他用拐杖指向呆怔在一旁的阿娇:“你有了新人了,是不是?你就这样打算把把阿花扔了,是不是?她为你生儿育女,起早摸黑地干,一点怨言都没有,你几年不回家,她一声也不吭,默默挑起生活的担子。这样的媳妇儿,打着灯笼也难找啊,你这样对她,于心何忍?”

我很想找个像样的理由为自己辩护几句,刚想开口,外公又把我压了下去:

“你别开口,你说什么也没有用,你把祖宗八代的脸都丢尽了。你不好好做事,高不成低不就;与你同来的那个阿强,辛勤工作了几年,把老婆孩子也接来了;你呢,成绩没看到,却还养小……”他斜眼望向阿娇。

我好想说,我不是存心这样做的,可是我说不出口,我即使有再好的口才,也无法把我这几年来的过错轻易抹去。一时,我像回到了少年时代,望着自己的脚尖,静听外公的训话。当年,我是不敢抬头看外公,而今却是抬不起头来。

我还以为今天遇上贵人,就要踏上阳关道;谁知,歌星梦还没圆,外公来了!


似曾相识

山城的市郊,一路是青山绿野,偶尔有单间屋子或整排住家点缀其间。这些在绿色田野中的住家,几乎每家门前都种有各种花树,尤其是那盛开的纸花,红橙白紫相映衬,让那纯朴的大自然增添几份艳丽的色彩。

在一间独立的屋前,小青和朋友们下了车。

“进去歇会儿,喝杯椰汁再走。”开车的亚文说。

屋里走出一位男子,高大的身材、黝黑的皮肤;他敞着上身,穿一条齐膝的裤子,一身庄稼汉的装扮。见到这一群城里来的客人,露出一脸憨厚的笑容。

“坐,随便坐。”他指着屋前一排木凳,热情地招呼大家。

“强兄,他们这些城里人想参观你的桔子园哩!”亚文说。

“请,请便!”他带领大家走进他家后园。

小青边走边打量这位纯朴的庄稼汉,总觉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她悄悄地问身旁的亚文,亚文听了,哑然失笑。他说:

“你一定是在照片上看过他吧!”

“什么照片?”

“我这位强兄可真‘红’哩!他的照片曾上过‘穷人榜’”。

“穷人榜?”

“对!名闻全国的‘穷人榜’。”亚文笑着说。

终于,小青想起来了,前不久,她曾看过“穷苦华人”照片展览,见过好多象强兄这样装扮的、憨厚的乡下人。怪不得有如此“面熟”的感觉。

“——可是,他怎么会被猎影呢?”

“也许是下田劳动,刚好遇上记者吧。其实,还不止他呢,还有一位阿姐,她生活安逸,可是她生性勤劳,闲来养了几头猪,有一天她戴着竹笠,骑着脚车,车后载满猪饲料,也被猎影上了‘穷人榜’。”……

辽阔的桔子园,棵棵果树上已结满了果实;小青边走边问亚文:“这么大的园子,就他一个人‘打理’么?”

亚文说:“就是他们夫妇俩,其实,他们也曾在首都生活过,后来面临失业,就干脆回家乡务农来了。那桔园的尽头,还有胡椒园呢!”……

参观了主人那广阔的桔子园、菜园,主人又热情地爬上门前的椰树,摘了几颗嫩椰子让大家解渴。

坐在他那简陋但却不缺什么的屋子里,看到他的卡拉OK设备(虽不是名牌的)和满桌的唱碟,吃着他从园子摘下的柚子,喝着那鲜甜的椰子水,小青心想:与其说他“穷”,不如说他勤;这回他们误上“穷人榜”,如果有一天有哪个单位要主办“勤人榜”,这些辛勤、憨厚的劳动者应该榜上有名!


寂寞黄昏

她坐在电视机前的大椅上,荧光幕上正放映一部外国片。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除了电视机的声浪,时不时从楼上传来工友们踩缝衣车的隆隆声。

西片是英语对白,她听不懂;虽译有印尼文,她却目不识丁,只能从演员的动作上猜测其内容。尽管如此,她还是把声音开到很响,像是要借此排除她内心的寂寞。

看久了,眼睛也疲倦了。她站起身,百无聊赖地朝里间走去。寂静的房间、寂静的厨房,一个人影儿都没有,只有满屋子的家具无言地和她对望着。站了一会儿,她又慢慢地踱了出去,到大门边朝外望了望:巷子里也是静悄悄的,只有那开亚弄店的伯阿利朝她打了个招呼,嘴里还叽里呱啦地讲了一大串——她一句也没听懂,她是道地的“唐山伯母”,自年轻时随丈夫下南洋后,一直在客家人聚居的山口洋一带生活,半个多世纪以来,也只懂得家乡的客家话。

转过身子,她无聊地只得又把自己抛在大椅上,再把眼睛对着电视机。看着看着,不自觉地斜靠在椅背上打起了盹儿……

这时,孙女从楼上下来,看见祖母睡着了,轻轻走过去把电视机关掉。突然的寂静使她猛然惊醒过来:“别关掉,我还要看。”她说着,擦擦眼皮,把身子摆正……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开始了这种刻板单调的生活。家里虽然不愁吃穿,每日三餐都由孙女把饭菜弄得热腾腾的,可她就是无法派遣心中那股寂寞感。自从华校的钟声不再响起,当教员的儿子媳妇失了业后,虽然儿子操的小贩生涯和媳妇孙女们的车衣手艺尚能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但当时家乡的气候不稳定,时不时掀起的小风浪搞得人心惶惶不安;于是,经过一番商量,他们全家随着那股流浪的热潮,把家乡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卖了,赤手空拳,分批来到这大都市闯天下。几年来,凭着全家人分工合作、刻苦耐劳,终于在这大都会里有了立足之地。

她本来极不愿意到这陌生的地方来的,她在家乡有极广的人缘。她虽未上过学、目不识丁,却有一手好技艺。她会酿糯米酒、会做豆酱,而她的“菜粄”更是远近闻名。她在家乡时,一双手是闲不住的,她会用她家传的手艺,做些可口的食品拿去亲友家兜售,赚些零用钱;有时卖完东西就跑到几个老朋友那儿,打打纸牌,傍晚才回家。生活虽不富裕,却过得悠哉游哉……

来到这儿定居后,起初她还有点新鲜感,她会和家里的车衣女工们拉拉家常、替小曾孙梳理她那长长的秀发,教小曾孙唱那她不知从哪儿学来的客家山歌。当小曾孙用她那稚嫩的童音唱着:“门前种竹尾拖拖,三岁孩儿会唱歌;鸭妈落塘唤不回,谁人拆散我娇娥……”她就会高兴得拍起掌来,开怀地笑。

可是,住久以后,她开始发出怨言了,为了生活,家里每个成员都在“拼命”,没有一个“闲人”——儿子媳妇从早上出外做生意,傍晚才回家;家里孙女和女工们没日没夜地赶工,没空陪祖母闲聊;而那小曾孙的客家山歌也唱厌了;左邻右舍都是她听不懂的印尼话,她听不到乡音,她的客家话变得“英雄无用武之地”;于是,她吃饱了睡,睡醒了就坐在电视机前,让电视的声浪陪着过日子。……

有时候,孙女下楼叫她吃饭,却见她歪着头、张着口靠在椅背上睡着了。孙女轻轻地走过去把电视关掉,生怕惊醒了祖母,可怎么还是惊动了她——“别关掉,我还要看”,她迷迷糊糊地说。当孙女重新把电视打开,一回头,却见她又歪着头、张着口睡着了,还打起了轻微的鼾声……


名片展

午后的太阳,依然在放出它强烈的光;空气中飘荡着滚烫的热气,即使安坐家中仍是“香汗淋漓”。这种时候,真该躲在家里听听音乐、看看书,享受周末不上班的悠闲时光。可是,好友欣欣却一再在电话中催促我,今天无论如何要去给她捧场。

“XX公司名片展览”,几天前已在报上的显著版位刊登。自从踏入社会工作以来,我收到的名片都足以开一个小型名片展,还去展览厅看什么名堂?而且我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根本不用什么名片。我把我的想法跟欣欣说了,她大骂我是“土包子”,不长进。“我公司制作的名片,都是别具一格的新产品,有新意。你来看看,开开眼界,就算你不用,也可帮我介绍、推销啊!”盛情难却,我只好乖乖地赴约。

看过了图书展、书法展,画展,“名片展”还是首次见识。展厅里,欣欣正神采飞扬地向来宾一一介绍她的新产品,除了有较普通的硬卡式,还有书本式、手风琴式(折叠式)等,各式各样的名片令你目不暇接,而且都是巧夺天工、精致美观,令人爱不释手。

“这是本公司最新的一种产品——”我正埋头翻看名片,忽听欣欣那清脆的嗓音在另一角响起。我循声望去,她手上正拿着一把折扇:“这是一把折扇式的名片,它款式新颖,不落俗套。你们看——”她以优美的姿势将折扇打开,一缕淡淡的幽香顿时飘散开来:“这种名片有很多优点:第一、它能将您的职位、名衔,有条不紊、分门别类,逐一写在每一个摺页;第二、它‘容量’大,不管名衔何其多,都能容得下,因为它可以双面使用;第三、里边的题字都是由名家执笔,俊秀的书法,让您的名片蕴满中华文化气息;第四、由于它款式不同于其他名片,您还可以当礼品送给您的亲友,让您的名气溢满香气,飘扬四方……”

我看着欣欣那种胸有成竹、满怀自信的神态,心里又是羡慕又是佩服。

这个社会,送名片是一种“自我介绍”的最佳方式。尤其在改革开放以后,各种华社团体应运而生,“一人数职”的身份已不是平常那种名片所能承载得了。而欣欣,她总能在生活中抓住机遇,看准势头,推陈出新,在平凡的行业中脱颖而出,独领风骚。……

参观的宾客越来越多,趁欣欣不注意,我悄悄地溜出了展厅。


张颖小说选 (一)/(二)



Perhimpunan Penulis Tionghoa Indonesia (c)2009